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金量子论坛金量子.家留言板 → 中午30分:《坚毅》连载


  共有3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中午30分:《坚毅》连载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三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资深人士 贴子:1550 积分:4195 威望:1000 精华:0 注册:2006-2-22 21:10:00
中午30分:《坚毅》连载  发贴心情 Post By:2019-11-29 14:16:00

中午30分:《坚毅》连载(10)




          要了解皮特这些话的含义,方法之一是将目标设想分出层次。


        即顶级目标层,中级目标层,低级目标层

在这个层阶的底部是我们最具体的、特定的目标,也就是我们必须完成的短期任务,例如,上午8点出门、给业务伙伴回电话、写完一封邮件。这些低水平的小目标仅仅是实现终极大目标的手段。在这个层次系统中,目标所处的位置越高,就越抽象,就越发重要,离终极大目标也越近;而目标所处的位置越低,就意味着它仅仅是一种手段。


        我在这里所讲的图中,只有三个层次,它是一个简单化的图例。事实上,在最低和最高水平的目标之间,可能还有好几层的中级目标。举例来说,早上8点出门是一个低级的目标,而它之所以有意义,是因为还有一个中级水平的目标——准时去上班。那么,你为什么要在意这件事呢?因为你想准时。那你又为什么在意准时这件事呢?因为守时意味着你尊重与你一起工作的人。这一点为什么很重要呢?因为你想努力成为一个好的领导者。


        如果你不断地追问自己“为什么”,直到你的回答是“就是因为它本身”时,你就进入了一个目标层次的顶端。顶级目标不是任何终极追求的手段,相反,它本身就是一个终极追求。一些心理学家喜欢把它称之为“终极关怀”,我个人认为,这个顶级目标,就像一枚指南针,给下层的所有目标提供了方向和意义。


        让我们看看名人堂投手汤姆·塞沃。1987年退役时,他42岁,已经赢得了311场胜利、3 640次的三振、61个接连,以及2.86投手责任失分。1992年,当塞沃被选入名人堂时,他获得了历史上的最高票比:98.8%。在他20年的职业棒球生涯中,塞沃的追求始终是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比赛中投出我所能投出的最好的球”。以下便是他对这种愿景如何给他的低级目标提供了意义和框架的解读:


        “投球……它决定了我吃什么、何时上床睡觉、醒来时做什么。它决定了当我不投球时,怎么继续我的生活。如果这意味着我去佛罗里达时不能晒太阳,因为我可能会被晒伤,而这会让我好几天不能投球,那么我就不会在太阳底下光着上身……如果这意味着我必须提醒自己只能用我的左手来扶摸宠物狗,或用左手往篝火里扔木柴,那么我就会这样做。如果这意味着为了让我的体重下降,我要在冬天吃奶酪而不是巧克力饼干,那么我就会吃奶酪。”

塞沃所描述的生活听起来很严苛,但他并不这么看:“投球使我快乐,我已把我的生命奉献给了它……我已经想清楚了我要做的是什么。当我投出一个很好的球时,我会很开心,所以我只做令我快乐的事情。”


        我说的激情不是指你所关注的某一件具体的事,而是指你以一种持久的、忠诚的、稳定的方式去关心的某一个顶级目标。你不会反复无常。每一天,你日思夜想的都是这个问题。你向着同一个方向,迫切渴望能够向前走哪怕一小步,而不是向另一个目的地迈一大步。一些人可能会说你有强迫症。你的大部分行动通过服务于这个顶级目标和你的人生哲学而获得意义。

         你有你自己的优先顺序。


        坚毅是指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持续追求同一个顶级目标。用皮特·卡罗尔的话来说,这一人生哲学非常有趣并且重要,它能将你的非睡眠时间组织起来。对一个坚毅的人来说,他们大部分的中级和低级目标,都会以不同的方式与其顶级目标相连。相比之下,坚毅指数较低的人可能缺少连贯性的目标结构。


         缺乏坚毅会以某种方式表现出来。我见过很多年轻人,他们本可以很好地表述自己的梦想,比如成为一名医生或去NBA(美国男子职业篮球联赛)打篮球,他们可以想象出那有多棒,但他们没能制定出实现理想的中级和低级目标。他们的目标层次中只有一个顶级目标,却没有支持性的具体目标。


        这就是我的好朋友和心理学同行加布里奥·欧亭根所说的“积极幻想”。加布里奥的研究表明,很多人都沉迷于一个积极的未来愿景,却没有搞清楚如何实现它,他们想得最多的是前面将有什么障碍。这样做可能会有短期的回报,但从长期来说,是要付出代价的。在短期内,你觉得拥有成为一名医生的愿景是感觉很好的,但就长期而言,你会永远活在没能实现目标的失望中。


        在我看来,更常见的是有一堆的中级目标,但它们不与任何一个统一的顶级目标相契合。


         或有几个由相互竞争的目标组成的层次结构,它们不以任何方式相互连接。


         在某种程度上,目标冲突是人类存在的必要特征。例如,作为一名专业人士,我有一个目标层次系统;而作为母亲,我会有另一个系统。即使是汤姆·塞沃也承认,作为职业棒球手,他的旅行和训练日程使他很难像他希望的那样,有更多的时间与他的妻子和孩子在一起。所以,虽然投球是他的专业激情,但他也会有其他重要的目标系统。


         我也有一个工作目标层次系统,运用心理学帮助孩子茁壮成长。但是,我还有另外一个目标层次系统,包括成为两个女儿最好的母亲。任何职场上的父母都知道,同时拥有两个顶级目标是很不容易的,你似乎从来都没有足够的时间、精力去关注、处理周围的事。我已经决定接受这种紧张的生活。年轻的时候,我考虑过二选一:不要事业或不要家庭,但我最终想明白了,世上没有一个绝对“正确的决定”,只有一个对我而言更合适的决定。


       所以,最理想化、极端化的看法是,我们在生活中每一刻,都应该被一个顶级目标引导,对此,即使是最坚毅的人也不会认为这是可取的。不过,我认为,以如何服务于最重要的目标做标准,来简化中级和低级目标,这是有可能的。我认为理想的情况是,每个人都有一个(而不是多个)职业上的顶级目标。


       总之,我们的目标层次越统一、一致和协调,就越好。


       沃伦·巴菲特,一个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其个人财富相当于哈佛大学所得捐款的两倍。据说,巴菲特曾给他的私人飞行员提出了一个简单的三步法来决定事情的优先顺序。


        故事是这样的:巴菲特对他的飞行员说,“你必须拥有比能随时将我送到任何地方更大的梦想”。飞行员告诉巴菲特,他是有梦想的,然后,巴菲特建议他按照以下三步法来练习。


       首先,写下25个职业目标的列表。

       其次,做一次心灵探索,将5个最高优先级的目标圈起来。只能圈5个。

       第三,好好地看一看没有被圈起来的那20个目标——它们是你需要不惜一切代价去避免的。它们会分散你的注意力,把你的时间和精力耗尽,将你的目光从更重要的目标上移开。

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时,我想,谁会有25个不同的职业目标啊?那真是太可笑了,不是吗?然后,我开始在一张画有横线的纸上写下所有我当下正在做的项目。当我写到第32行时,我意识到,我也可以从这个练习中受益。


        有趣的是,我自动想到的大部分目标都是中级目标。当被要求写下多个而非一个目标时,人们通常都会自动地来到这个目标层次。

为了设定优先项,我增加了一些栏目,以便梳理这些项目的趣味和重要程度。我对每一个目标按1~10打分,从最无趣到最有趣,然后再从最不重要到最重要。我把这两个数字相乘,得到一个从1~100之间的数字。结果发现,我的目标中没有一个在“兴趣×重要性”的得分中高达100,也没有一个低至1。


        然后,我根据巴菲特的三步法,只将最有趣和最重要的5个目标圈起来,把其他目标都降级到要不惜一切去避免的类别。

        我尝试了,但我无法做到。


        我思考了一天,究竟谁是正确的呢?是我自己,还是巴菲特?我意识到,我的很多目标,实际上彼此相关。大多数小目标都是实现顶级目标的手段,它们激励着我不断前进,只有个别专业方面的目标不太清晰。尽管很不情愿,我还是决定把它们放在要不惜一切避免的清单上。


       现在,如果我能坐下来和巴菲特一起检视我的目标清单,他或许会告诉我,这项练习的要点就在于认清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这一事实。任何一位成功人士在一定程度上都是经由决定不做什么来决定自己要做什么的。对此,我是同意的,而且在这个方面,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是,在我看来,传统的优先排序是不够的。当你不得不将自己的行动计划分配到几个不同的高层次的职业目标中时,就会发生很大的冲突。你需要一个内在的指南针,而不是两个、三个、四个或五个。


       所以,对于巴菲特所设定的优先顺序的三步法,我会添加一个额外的步骤:问问你自己,这些目标有多少是为同一个顶级目标服务的?当它们越靠近同一个目标体系,或成为该体系的一部分时(这很重要,因为它们都服务于同样的顶级目标),你的激情就越能够聚焦。


       你遵循了这种设定优先顺序的方法,是不是就能成为名人堂中的一个投手,或是赚到更多的钱呢?可能不会,但你会站在一个更好的位置上来得到你在乎的东西,你会拥有一个更好的机会去实现你的顶级目标。


       当看到你的顶级目标是以层级结构组织在一起时,你会发现,坚毅并不代表不惜一切、执拗地追求清单上的每一个低级目标。事实上,你需要放弃一些迄今为止你一直都在为之奋斗的事情。这些事情并不是都能行得通。当然,你应该更有耐心地去努力尝试,但不要去撞南墙,有些事情只是实现顶级目标的一个手段。


        知道如何将低级目标融入一个人的整体目标系统,这是非常重要的。我在思考这个问题时,聆听了著名的《纽约客》漫画家罗兹·切思特的一场演讲。她告诉我们,在她的职业生涯中,她投稿的被拒率大约是90%。


       我给《纽约客》的漫画编辑鲍勃·曼考夫打电话,询问这个90%的拒稿率是否具有代表性。对我来说,这个数字高得惊人。鲍勃告诉我,罗兹的经历的确是不同寻常。哇!我想,要是全世界所有的漫画家在投稿时都十有八九被拒,那真让人不忍卒闻。但是鲍勃接着告诉我,大多数漫画家都在比这更悲惨的状态中生活。在《纽约客》,签约漫画家明显要比别人拥有更多的机会。平均而言,《纽约客》每周会收到500幅漫画,而每期杂志平均只会用到17幅漫画。我算了算:拒绝率超过96%。


       “我的天啊,谁还会继续干下去呀?”

        有的,其中一位便是鲍勃本人。


        鲍勃的故事说明,在向顶级目标前进的过程中,不但需要顽强的毅力,而且需要让低级目标具备一定的灵活性。那些顶级目标就好比是用墨水写的,而较低层次的目标则是用铅笔写的,你可以修改它们,甚至删除它们,然后以新的目标取代它们的位置。


       西点军校的口号之一是:“提高、适应、战胜”。很多人在孩提时代就被灌输着这样的理念:“如果你没有成功,那么就尝试,再尝试。”其实更合理的建议应该是:“尝试,再尝试,然后试试不同的东西。”当你处于目标结构的较低层次时,这是必须要做的。


       让我们来看看鲍勃·曼考夫的故事。

        像《纽约时报》东非局局长杰夫瑞·盖特曼一样,鲍勃开始时也没有找到一个定义明确的激情点或目标。小时候,鲍勃喜欢画画,为此,他考上了拉瓜迪亚音乐艺术高中,这所高中的故事后来被改编在电影《成名》中。到了学校之后,鲍勃在观摩了一场比赛后,被吓住了。


        鲍勃回忆说:“终于接触到真正的绘画天才,却让我的才能枯萎了。在毕业后的三年里,我都没有碰过画笔。”之后,他进入雪城大学学习哲学和心理学。


         在大学的最后一年,他买了西德·霍夫的《学画卡通》,霍夫为《纽约客》贡献了571幅漫画,撰写并绘制了60多本儿童书籍,画了两个漫画系列,并为其他出版物贡献了数以千计的画作。霍夫在书的开篇就愉悦地写道:“成为一个漫画家很难吗?不,不难。为了证明这一点,我写了这本书……”这本书的最后一章名为“如何在拒稿单中生存下来”。书的内容包括一些关于组合、感知、人像、面部表情等方面的课程。


        鲍勃按霍夫的建议画了27幅漫画。他不停地奔走,试图将画卖出去。他没去《纽约客》,因为那里的编辑根本不愿意见漫画作者本人。当然,每一个他见到的编辑都拒绝了他,很多编辑要求他再次尝试,之后带来更多的漫画。“更多?”鲍勃想知道,“怎么可能有人一周就能画出27幅漫画呢?”


        在鲍勃重读了霍夫《学画卡通》最后关于退稿单的那章内容之前,他接到通知,对方希望他可以画一画有关越南战争的主题。对此,他没有多大的兴趣。于是,他将自己迅速重新定位为一名实验心理学的研究生。在之后的几年,只要一有时间,他就画画。在获得博士学位之前,他意识到做心理学研究并非他的人生使命。“当时我想,定义我人格特质的是其他的东西。我应该是你见过的人中最滑稽的一个——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我很滑稽。”


         有一阵子,鲍勃认为有两种方式可以让他以制造幽默为业:“我想,我应该去说单口相声,要不然我就当一名漫画家。”他对两者都很有兴趣:“我会写一整天的台词,然后在晚上画漫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两个中级目标中的其中一个变得比另外一个更具吸引力:“那时说单口相声和现在不一样,因为没有真正的喜剧俱乐部,所以我得去剧场和夜总会,但我真的不想去……我知道,对那里的观众来说,我的幽默并没有达到想象中那么好的效果。”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