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金量子论坛金量子.家留言板 → 中午30分 国富论 (72)


  共有5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中午30分 国富论 (72)

帅哥,在线噢!
正一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资深人士 贴子:2160 积分:732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6-1-3 14:49:00
中午30分 国富论 (72)  发贴心情 Post By:2019-10-9 11:13:00

                汉堡市有一种公家当铺,人民把实物交与当铺,当铺即贷款于人民,利息是百分之六。这些当铺——或称为“郎巴德”——向国家提供了十五万克朗的收入,以每克朗四先令六便士计,约合三万三千七百五十英镑。



                宾夕法尼亚政府是不曾积蓄任何财富的,但它发明了一种对人民的贷款方法,即不交货币,只交与货币相等的信用证券,以双倍价值的土地做担保,并需付若干利息。此证券规定十五年偿还,在偿还以前,可以像银行支票一样在市面上流通,而且由议会法律宣布为本州民间的法定支付货币。宾夕法尼亚政府是节俭而有秩序的,它每年的开支费用不过四千五百镑,它由这种贷款方法筹到的收入足以维持政府的开支。不过,实行这种方法的功效如何,需视下面三种情形而定:第一,对于金银货币以外的其他交易媒介有多少需要,换言之,对于必须以金钱向外国购买的消费品,有多少需要;第二,采用此策略的政府,信用如何;第三,信用证券的全部价值,决不可超过在没有这证券的情况下流通界所需金银币的全部价值,所以这种方法是否使用得适度,亦与其成功与否大有关系。在美洲其他几处殖民地,曾一度也使用过这种方法,但由于滥用无度,结局往往是弊大于利。



                 只有确实的,稳定的,恒久的收入,才能够维持政府的安全与尊严。资本及信用不具备这些性质,决不可把它当作政府的主要收入资源。所以,一切已经越过游牧阶段的大国政府,基本不会通过这种源泉来获取大部分的公共收入。



                  土地是一种比较稳定和恒久的资源。所以一切越过了游牧阶段的大国的收入都是以国有土地地租为主要源泉。古代希腊及意大利各共和国就是如此。它们国家大部分必要费用的开支,在很长时间内取自国有土地的产物或地租。而以前欧洲各国统治者大部分的收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是来自王室土地的地租。在近代,战争和备战这两件事体,占了一切大国必要费用的大部分。但是在希腊及意大利古代各共和国,每个市民都是兵士,服役也好,准备服役也好,费用都是自备的,国家无需支出很多的费用。所以,一项数额不大的地租,就足够开支政府一切必要的费用了。



                  在欧洲古代的君主国中,大多数人民因当时风俗习惯,对于战争都有充分准备。一旦参加战争,依照封建的租地条件,他们自己支付自己的费用,或由领主出资维持,统治者无需增加新的负担。政府其他费用,大都非常有限。司法行政一项,不但毫无所费,而且是收入的来源,这是我们前面说过的。乡下人民于每年收获前后,各提供三日劳动;国内商业上认为必要的一切桥梁、大道及其他土木工程,有这项劳动,就足够营造和维持了。当时统治者的主要费用,似乎就是他自身家庭及宫廷的维持费。他宫廷的官吏,即国家的大官。财政大臣是为统治者收地租的,内务大臣是为他的家庭掌管支出的。治安大臣和警卫大臣管理统治者的马厩。统治者所居的宫室,通常是城郭形式的建筑,与他的其他堡垒基本无异。这堡垒的看守者,就可以被看作是卫戍总督。统治者平时必须出费维持的武官,就只限于这些人。在这种情况下,一项大的地租,通常就可开支政府一切必要的费用了。



                  在现代的欧洲文明各国中,全国所有土地,即使管理得有如全部属一个人所有,全部土地所能够提供的地租,恐怕决不会达到各国平时向人民征收的普通收入那么多。例如,英国平常的收入,包括其用作开支必要经营费,支付公债利息,及清偿一部分公债等用途的,每年达一千万镑以上。然而所收土地税,以每镑征四先令计,尚不及二百万镑。这所谓土地税,按照设想,不仅包括由一切土地地租征取的五分之一,而且包括对一切房租,一切资本利息征取的五分之一,免纳此税的资本,只放贷于国家的及用于耕作的部分。这土地税,很大部分是取自房租及资本利息。例如,以每镑征四先令计,伦敦市的土地税,计达十三万三千三百九十九镑六先令七便士;威斯敏斯特市,六万三千零九十二镑一先令六便士;沃特赫尔及圣詹姆斯两宫殿,三万零七百五十四镑六先令三便士。这土地税的一定部分,按照同样规定向王国内大小城市征收的,而几乎全部出自房租及商业资本和借贷资本的利息。总之,英国值五抽一的土地税,既然不到二百万镑,则全部地租、房租、资本(贷给政府及用于耕作的资本除外)的利息收入总额,当然不超过一千万镑,也就是说,不超过英国在平时向人民征收的收入额。英国为征收土地税对各种收入所作的估计,虽说在几个州和几个区,该估计额和实际价值很接近。但就全国平均起来,无疑是和实际价值相差太远。有许多人估计,单单土地地租一项,即不计房租及资本利息,每年总额当有两千万镑。他们这种估计,是非常随便的,我认为估得过高。但是,假若在目前耕作状态下,英国全部土地所提供的地租,未超过两千万镑,那么,土地如果由一人全部所有,而且置于他的代办人、代理人的怠慢、浪费和专横的管理之下,那全地租额,莫说两千万镑的二分之一,恐怕连四分之一也提供不出来。英国今日王室领地所提供的地租,恐怕还不到这个情况下所能提供的数额的四分之一。如果王室领地更加扩大,则其经营方法必定更加恶劣。



                   人民由土地获取的收入,不与土地地租成比例,而与土地生产物成比例。除播种的种子外,一国全部土地年生产物,都是由人民每年消费或者用以交换他们所需的其他物品。凡使土地生产物增加到其本来可能增加到的原因,无论是什么,它使人民收入因而减少的程度,总大于它使地主收入减少的程度。英国土地地租,即生产物中属于地主的部分,差不多没有一个地方达到生产物三分之一以上。假使在某种耕作状态下,一年只提供一千万镑地租的土地,如在另一种耕作状态下,一年可提供两千万镑地租,又假使在这两种场合,地租都是相当于生产物的三分之一,那么,地主收入因土地被阻滞在前一耕作状态下所受的损失,只不过一千万镑,而人民收入因此所受的损失要达三千万镑;未计入的,不过播种的种子罢了。一国土地生产物既减少三千万镑,其人口就也要按照这三千万镑减去种子价值后的余额,按照所养各阶级人民的生活方式和费用方式所能维持的人数减少下来。



                 在欧洲现代文明国家中,以国有土地地租为公家大部分收入的情况已不复存在了。但统治者拥有广大领地的情况,仍是一切大君主国共有的现象。王室领地大抵都是林地,可是有时在林地走几英里也不一定能找到一棵树木。这种土地的保留,既使国家产物减少,又使国家人口减少。假使各国统治者将私有领地都卖了,所得的货币必很可观。可以之清偿国债,收回担保品,由此所得的收入,较之该地在任何时候给统治者提供的收入恐怕都要多得多。在土地改良,耕种得极好,且其出售时能产生丰厚地租的国家,土地的售价以三十倍年租为准。既未经改良耕植,地租又低的王室领地,其售价当可望相当于四十倍年租,五十倍年租或者六十倍年租。统治者以此大价格,赎回国债担保品,就立即可以享受此担保品所提供的收入。而在数年之内,还会享有其他收入。因为,王室领地一旦变为个人财产,用不了几年,即会好好地改良,好好地耕植。生产物由此增加了,人口亦必随着增加,因为人民的收入和消费必因此增大。人民收入和消费增大,统治者从关税及国产税得到的收入势必随着增加。



                 任何文明国家的统治者,由其领地获取的收入,看似对人民个人无损,但实际上社会所支付的代价,比统治者所享有的其他任何同等收入都来得多。所以,为社会全体利益计,不如拍卖王室领地,从而分配给人民,而统治者一向由其领地享有的收入,则由人民提供其他同等收入来代替。



               土地用作公园、林地及散步场所,其目的在供游乐与观赏,不仅不是收入的源泉,而且时常还需出资维护。我看,在大的文明国家中,只有这种土地可属于统治者。



                因此,公共资本和土地,即统治者或国家所特有的两项大收入源泉,既不宜用以支付也不够支付一个文明大国的必要费用,那么,这些费用的大部分,就必须取自各种税收,换言之,人民须拿出自己一部分私人的收入,构成君主和国家的公共收入。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