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金量子论坛金量子.家留言板 → 中午30分:《国富论》(36)


  共有36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中午30分:《国富论》(36)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正一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资深人士 贴子:2179 积分:7379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6-1-3 14:49:00
中午30分:《国富论》(36)  发贴心情 Post By:2019-8-12 11:28:00

      照这样看来,以资本贷人取息,实无异于由出借人以一部分的年产物让与借用人。但为报答这种让与,借用人需在借用期内,

每年从较小部分的年产物让与出借人,称作付息;在借用期满后,又以相等于原来由出借人让给他的那部分年产物让与出借人,

称作还本。在转让这较小部分和较大部分的场合,货币虽然都作为让与出借人,称作还本。

在转让这较小部分和较大部分的场合,货币虽然都作为让与证明,但和其所让与的东西,完全不同。



         一从土地生出或由生产性劳动者制出,即被指定作补偿资本之用的那部分年产物,如果增加了,

则所谓金钱上的利害关系亦自然随之增加。资本一般增加了,所有者无意亲自使用但希望从此获得收入的资本,

亦必增加。换言之,资财增加了,贷出生息的资财亦必逐渐增加。



         贷出生息的资财增加了,使用这种资财所必须支付的价格即利息必然低落。那些使物品市价随物品数量增加而减低的一般原因,

固然是这时利息低落的一个原因,但除了这个原因,我们还可寻出几个特殊的原因。第一,一国的资本增加了,投资的利润必减少。

要在国内为新资本找到有利的投资方法,将日渐困难。资本间的竞争于是发生,资本所有者常互相倾轧,努力把原投资人排挤出去。

但要排挤原投资人,只有把自己的要求条件放宽一些。他不仅要贱卖,而且,有时因为要出卖,还不得不贵买。

第二,维持生产性劳动的基金增加了,对生产性劳动的需求亦必日益增加。因此,劳动者不愁无人雇用,资本家反愁无人可雇。

资本家间的竞争提高了劳动的工资,降低了资本的利润。因使用资本而造成的利润既然减低了,

为使用资本而付给的代价,即利息率,非随之减低不可。


         洛克、劳氏、孟德斯鸠,还有许多别的作家,都认为,因为西属西印度的发现,金银量增加了,

这一增加就是大部分欧洲利息率低落的真实原因。他们说,这两种金属本身的价值减低了,所以,它们特定部分的使用,

亦只有较小的价值,因而使用它们时出得起的价格亦较小。这个观念乍一看来似乎很有道理,但其实是错误的。

这错误已为休谟充分揭露了,我们也许没有再讲的必要。但下面极简明的议论,或可进一步说明迷惑这几位先生的谬见。



         在西属西印度尚未发现以前,大部分欧洲的普通利息率似为百分之十。从那时起,各国的普通利息率,

已降为百分之六、百分之五、百分之四,甚至百分之三。姑且假设某国银价低落的比例,恰等于利息率低落的比例。

比方说,在利息率由百分之十减至百分之五的地方,等量的银,现在所能购买的货物量,只等于从前的一半。

这种假设,真与事实符合吗?我相信,事实绝不是如此,但这种假设,对于我现今要考察的那种学说却很有利。

而且,就是根据这个假设,我们亦绝不能说,银的价值的低落,有一点点减低利息率的趋势。

因为,假若现今一百镑的价值仅等于昔日五十镑的价值,那么现今十镑的价值亦只等于昔日五镑的价值。

减低母本价值的原因,无论它是什么,这原因也必然会减低利息的价值,且按同一比例减低其价值。

母本价值与利息价值的比例,必然依旧,虽然利息率并未改变。如果利息率真的改变了,这两个价值之间的比例,就非改变不可。

如果现今一百镑的价值,只等于昔日五十镑的价值,那么,现今五镑的价值,也只等于昔日二镑半的价值。

所以,在母本价值折半的时候,把利息率由百分之十减至百分之五,那对使用资本所付的利息的价值,

就只等于昔时利息价值的四分之一了。


        在靠白银流通的商品的数量未曾增加的时候,银量增加只会减低银的价值。这时,各种货物的名义价值都会增大,

但它们的真实价值却依旧不变。它们可换得较多的银,但它们所能支配的劳动量,所能维持和雇用的劳动者人数,必依旧不变。

移转等量资本由甲到乙所需要的银量,可能增加了,但资本却没有增加。像冗长的委托书一样,是累赘多了,

但所让与的物品却仍旧一样,而只能产生同样的效果。维持生产性劳动的基金既然依旧,对生产性劳动的需求自然也依旧。

所以,生产性劳动的价格或工资,名义上虽是增加了,实际上却是未变。以所付的银量计,工资虽是增加了,

以所能购买的货物量计,工资却是依旧。资本利润,无论就名义说,就实际说,都无变动。劳动的工资,

因为常以所付银量计算,所以在所付银量增加时,有时工资虽毫无增加,外表上却似乎已经增加。

资本的利润,却不是这样。资本利润,不由所得银量的多寡计算。计算利润的时候,我们只计算所得银量与所投资本的比例。

比如,我们说到工资,常常说这个国家的普通工资是每星期五先令;我们说到利润,常常说这个国家的普通利润是百分之十。

但国内所有的资本,和从前一样,这全部资本的国内各个人的资本的竞争,亦必和从前一样。

他们做交易时所享受的便利和从前一样,所遭遇的困难也和从前一样。因此,资本对利润的普通比例依旧不变,

而货币的普通利息亦依旧不变。使用货币一般所能支付的利息,必须受使用货币一般所能取得的利润的支配。


        在国内流通界货币量不变的场合,国内每年流通的商品量的增加,却除了发生货币价值提高的结果外,

还会引起许多别的重要结果。这时,一国资本,名义上虽是依旧,实际上却已增加。它可能仍继续由同量货币表示,

但却能支配较大的劳动量。它所能维持和雇用的生产性劳动量增加了,劳动的需求因此亦增加。

工资自将随劳动需求的增加而提高,但从表面上看,却可能似乎在下跌。这时劳动者所领受作为工资的货币量,可能比以前少,

但现今这较少的货币所能购买的物品量,却比从前较多货币所能购买的物品量还要多。

但无论在实际上和名义上,资本的利润都会减少。国内所有的资本总量既已增加,资本间的竞争,当然会随之增加。

资本家各自投资的结果,即使有所收获,在各自资本所雇的劳动的生产物中所占比例比以前小,亦只有自认晦气。

货币的利息,既然与资本的利润共进退,所以,货币的价值虽然大增了,换言之,一定量货币所能购买的物品量虽然大增了,

但货币的利息仍然可能大减。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