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金量子论坛金量子.家留言板 → 中午30分:查理·芒格的智慧:投资的格栅理论(51)


  共有121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中午30分:查理·芒格的智慧:投资的格栅理论(51)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三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资深人士 贴子:1455 积分:4002 威望:1000 精华:0 注册:2006-2-22 21:10:00
中午30分:查理·芒格的智慧:投资的格栅理论(51)  发贴心情 Post By:2019-4-11 12:37:00



          要记住的一件事是,有效决策就是掌控正确的模块,把它们放入一个层级结构中。当然,我们也许永远都无法彻底了解最优的模块是哪些,但是我们可以对我们已有的东西进行完善。如果我们有足够多的模块,那么建立模型就只是在不同的情况下重新评估和重新组合它们。


           我们从约翰·霍兰德和其他科学家最近的研究成果中得知(见第1章),与花时间发现新的模块相比,人们更倾向于对现有模块做出改变。这是一个错误。霍兰德指出,我们必须找到一个能够有效利用我们已经知道的事情的方法,而在同时积极地寻找新知识——或者如霍兰德给出的巧妙说法,我们必须在利用和探索之间力争找到平衡。当我们的模型指明已有的利润时,当然我们应该尽量利用市场的无效率。但是我们永远不应该停止寻找新的构建模块。


          尽管数量最多的蚂蚁群会跟从味诱激素最浓的路径觅食,仍然会有一些蚂蚁随机地寻找其他食物来源。当美洲土著出外打猎时,他们大多数人会返回到过去的打猎地点。但是,也有一些猎人,会跟从有探险精神的人,去往别的方向寻找新猎物。挪威渔民也是如此。每天,大多数渔船会返回到前一天捕获鱼量最大的水域,但也有少部分渔船会随机地去到其他方向,找寻新的鱼群。作为投资者,我们也必须在利用最明显的信息和探索新的可能性之间把握平衡点。


          通过重新组合现有的模块,我们实际上学习和适应了变化的环境。请稍微回想一下第1章讲述的神经网络和联结理论,马上就能发现,通过选择和重新组合模块,我们所做的就是创造自己新的神经网络和联结模型。


           这个过程类似于生物进化过程中的交叉遗传。事实上,生物学家同意交叉遗传对于进化有着重要的作用。类似地,对于现有的思维模块的不断重新组合在投资进展中也会产生重要作用。当然,也有可能出现可以提供新的投资机会的新奇发现。正如突变可以加速进化的过程,新发现的观点也可以同样方式,提升我们对于市场如何运作的理解。如果你能够发现一个新的构建模块,你就有潜力改善你的思维模型。


           重要的是要了解,你有机会发现很多新事物,在你的思维模型上增加新的模块,而无需承担不必要的风险。你可以在思考时放入许多理论和观点,将它们装入一个模型中(就像飞行员在模拟驾驶舱中),尝试将这些理论用于市场之中。如果新的模块被证明是有用的,那么就保留下来,给予适当的重视。如果它们看上去没有增加什么价值的话,你只需先将其搁置一旁,等到将来的某天再拿出使用。


           但是要记住,如果你认为自己已经懂得足够多了,情况就将不会是这样。永远不要停止去发现新的构建模块。当企业削减其研发预算而只关注眼前,可能在短期里可以产生较大利润,但更可能在将来的某个时刻,使自己置身更危险的竞争环境。同样,如果我们停止探求新观念,我们可能仍然能够在股市中遨游一段时间,但最可能的是,在明天的变革环境中,我们将自己置于不利地位。


           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校园中央,路克斯路和三七街交叉的地方,有一尊活人大小的铜质雕像——本杰明·富兰克林坐在公园长椅上。他身着一件皱巴巴的衬衫和短裤,一件长外套和背心,脚上穿着一双方头鞋。他的鼻尖上架着一副圆圆的眼镜,正在读一份《宾夕法尼亚公报》。在宾夕法尼亚41尊本杰明·富兰克林的雕像中,这一尊由乔治W.伦丁设计的是我的最爱。那个长椅放在浓密的树阴下,坐着非常舒适,就在这位热心提倡人文学科教育价值的男人身边,很适合思考格栅思维模型。


          三七街是宾夕法尼亚大学校园的一条主干道。每天上午,只要有课,学生们就会从叫作四边形的宿舍楼涌向三七街。当他们走到和路克斯路交汇处时,就会分开不同的方向,走向他们所选专业的课室。


           物理系和数学系的学生向右转,去到三三街的大卫·瑞滕豪斯实验楼。生物系学生向左拐,走向大学街的雷迪实验楼。社会学系的学生向左转去路克斯路的社会学大楼,心理学系的学生继续沿着三七街直走,去沃尔纳特街的心理学大楼。哲学系学生向右转上路克斯路一直走到罗根堂。英文系学生再走几步就到了费希尔·博耐特堂。


           宾夕法尼亚大学金融系的学生就读于著名的沃顿商学院,走的距离最短。在本杰明·富兰克林的默默注视下,他们在交叉路口往右转,只走几步路就到了斯坦堡堂、迪特里希堂和亨特曼堂。在那里,他们将用4年时间学习经济学、管理学、金融学、会计学、市场营销学、商学和公共政策课程。在4年结束的时候拿到学位证书,大多数人将在金融服务业找一份工作。一些人将入读研究生院,再花费两年时间,学习他们之前已经学了4年的专业,并获得MBA学位。


           在一个春日下午,我坐在本杰明·富兰克林旁边,在思考这些金融系学生毕业后会得到什么样的机会,假如他们在大学里还学习了其他学科的话,是否会带来额外的优势。只要学习了物理学,他们就会了解到牛顿定律、热力学、相对论和量子力学。他们可能了解到了波的运动、湍流和非线性,可能已经意识到描述地心熔流或者小的地层运动导致强震的规律,也同样适用于金融市场上的各种力量。


           宾夕法尼亚大学生物系的学生用了4年时间学习分子生物学和进化理论、微生物学和基因学、神经生物学、脊椎动物和无脊椎动物生物学,以及植物学和植物种植。只要金融系学生学了一门课——生命的分子生物学,就能了解到动物、细菌和病菌的基因,并特别留意到现代的细胞和生物分子基因方法对我们理解进化过程的贡献。只需要从一个学期的一门课上,领悟力强的学生就可能意识到,存在于生物学中的模式看上去十分接近发生在公司和市场上的模式。


           沃顿商学院的学生将花费大量时间学习金融市场的理论和结构,但是他们从学习社会问题和公共政策、技术与社会、工作社会学或者社会分层法中可以得到额外的见解吗?要想成为一名成功的投资者,你无需花4年时间学习社会学,但是哪怕这个学科的几门课程,都可以提高你对各种系统的组织、操作、成长、失败以及再组织的理解。


           今天很少听到有关心理学影响投资的争论,金融学生从心理学基础课程的教育中能够获得多少附加值呢?考虑一下,也许是上一门激励行为心理学课,在课上学生可以学习大脑结构和行为功能的联系。或者认知心理学,研究人类的思维过程,包括人们如何使用模式认知决定行动。当然,没有一个金融系学生愿意放弃学习行为经济学和心理学的机会,这是将心理学研究应用于经济学理论,以检查有限认知能力的代理人在制定战略决策时的行为。


           在金融领域的工作,就是一个有关做出决定的工作,金融系学生如何能够放弃现代心理学、逻辑学和批判性思维的课程呢?通过学习笛卡尔、康德、黑格尔、詹姆士和维特根斯坦有关知识、头脑和现实的理论,他们能够获得哪些思维工具呢?考虑一下他们可以从一门有关批判性思维的课程上获得的竞争优势,可以让他们获得分析自然和统计语言表述的论断的分析工具。


           是的,我知道在大学里要读的东西很多,但为什么不在你的三门非限制选修课中选择一门“19世纪美国文学”课呢?你将读到从早期联邦党人时期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最杰出的美国文化精粹。最好再选修“创造性非文学写作班”,这是一个关于如何写作说明文的工作坊,你将学习写作诸如自传、评估、采访、广告分析和一般的规范文章。


           当然,作为金融系学生,你在会计和经济学课上肯定会碰到很多数学内容,但是为何不加学一门“信息时代的数学”课呢?你将从那里学习数学推理和媒体。在媒体发表的故事中,总是蕴含着数学假设,这门课将教会你如何识别和质疑各种数学假设。


           看着学生们从我面前纷纷走过,走向他们所选专业的课室,我不禁在想,25年之后他们将会在何处。他们在大学里接受的教育是否足以让他们应对最高水平的竞争?一旦他们到了退休年龄,他们能够回首往事,确信他们的一生工作已非常成功吗?还是会觉得不够成功呢?


            这些问题也是查理·芒格在哈佛法学院1948年第15次重聚会上对学生提出的问题。“我们的教育是否已经足够多学科化了?”他问道,“在最近50年里,学术精英在获得最佳的多学科化方面进展如何?”


          为了让自己关于单一思维的说法更易理解,查理经常引用一句格言“对于一个手里只有锤头的人来说,他看到的每个问题都像是一枚钉子”。现在,查理说,“对于这类只拿着锤子的人,很明显有一个治疗方法:如果这个人拥有一大套来自多种学科的工具,那么他从理论上就持有了多种工具,因此将限制从‘只有锤子’的倾向中产生的不良认知努力。如果‘A’是一个狭窄的专业领域,而‘B’包含了从其他学科获得的大量有用概念,那么很明显,将‘A’和‘B’相加,通常会更好地弥补只有‘A’的不足。如果不是这样,将会怎样呢?”


           查理相信,我们社会所面对的大量问题只需将其放入横跨多个学科的格栅中就能够得以解决。所以,他认为,教育机构应该大力提倡多学科教育的普及。还要说一下,查理马上补充道,“我们不是要求把每个人的技能提升到拉普拉斯的天体力学水平,也不是要求每个人在其他非专业知识方面的水平与专业知识方面的水平一样。”要记住,他说道,“事实上,每个学科最有用的思想精华,最有价值。”另外,他继续说道,获得多学科技能不需要我们在已经很昂贵的大学教育之外负担更重。“我们都知道,那些现代的本杰明·富兰克林,他们在常规领域之外只有零散的学习时间,但他们已经在正规教育中以较少的时间获得了大量的多学科综合知识,他们所学远远超过了现在提供给年轻人的教育,所以才在各自的领域里表现突出。”这就是查理的理念,如果大学里的跨学科课程被确定为必修而不是选修课,社会将变得更好。


           我们已经读到这本书接近尾声的部分了,我们发现自己又完全回到了起点。作为投资者,甚至作为一个个体,我们面对的挑战并非是面前的知识,而是我们应该如何把它们拼接起来。类似地,教育的主要问题是如何整合课程表。“知识碎片化及其导致的混乱,并非是这个真实世界的反映,而是学术界自身造成的结果,”爱德华O.威尔逊将其解释为《论契合》。对于契合,威尔逊将其描述为不同学科的知识“聚集在一起”,是建立一般性解释框架的唯一途径。


           这本书的一个首要目标是给出市场行为的一个较宽泛的解释,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帮助你做出更好的投资决策。我们已经学到的一件事情是我们在解释上的失败来源于描述失败。如果不能精确地描述一种现象,那么我们一定无法准确地解释它。我们从这本书中得到一个经验教训是,仅仅基于金融学理论的描述并不足以解释市场行为。

           获得查理·芒格所说的“普世智慧”是一种追求,看上去和古代和中世纪时期很相近,而与更强调获得某个领域特定知识的现代学术颇有差距。没有人会不赞同经过这么多年,我们已经增加了大量知识,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今天所迷失的正是智慧。我们的高等教育机构将知识进行分类,而智慧却是将它们联系起来。


           那些致力于获取普世智慧的人受益于一个特别的礼物。圣达菲研究所的科学家称之为突变。查理·芒格称之为“好上加好效应”:当基础概念组合起来并保持一致方向时,会带来放大效应,强化了各自领域的基础性真理。不管你决定如何称呼它,这种广泛的理解就是普世智慧的基础。


          罗马诗人卢克莱修写道:

   没有什么比居于宁静的高处

   通过智者的教导

   牢牢地立于高处更令人喜悦的了

   你能够俯视其他人

   看到他们到处流浪

   寻找着生活的道路却走入迷途


            对于许许多多的人来说,金融市场令他们迷惑难解,投资已经变成寻找正确的路的艰苦探索。但是更快地沿着旧有的路走下去,并非正确答案。而应该是从智慧人士教授知识的高度看下去才对。那些总是不断扫描各种方向以期帮助他做出好的决策的人,将成为未来成功的投资者。


           坐在校园公园长椅上,本杰明·富兰克林和我注视着最后一位上课迟到的金融系学生从眼前跑过,我不禁想到是否他也考虑过教育问题和自己的未来。富兰克林想过是否他们已经广泛阅读以发展其在1749年小册子中提倡的“人类事务的联结思想”呢?是否他们已经开始培养对思想进行关联的思考习惯?是否他们正在进行持续一生的学习?


           他肯定考虑过这些事情。我想我可以听到他正在大声读出手中那份费城公报的标题:“各年龄段的聪慧人士已经认识到,对年轻人的良好教育构成了幸福的甜美基础。”这是个人和社会成功的一个简单公式,无论在当今,还是在250年前,都同样有效。这也是一条收获普世智慧的永不过时的路线图。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三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资深人士 贴子:1455 积分:4002 威望:1000 精华:0 注册:2006-2-22 21:10: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19-4-11 12:38:00

全书连载完。


大家可以去:金量子论坛→金量子工作室→会员工作室→普通主题中找到中午三十分进行慢慢阅读。


此书非常有启发性,值得深度反复阅读。个人觉得芒格的这种不同学科不同理论的交叉,多角度思维模式不仅仅是在投资领域适用,这种思维模式在人生的各种问题上也适用。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周密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贴子:16848 积分:2027821 威望:2000000 精华:22 注册:2006-1-3 21:06:00
  发贴心情 Post By:2019-4-12 13:36:00

赞!给大家分享了高级有益的知识!谢谢!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