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金量子论坛金量子.家留言板 → 中午30分:查理·芒格的智慧:投资的格栅理论(31)


  共有8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中午30分:查理·芒格的智慧:投资的格栅理论(31)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三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资深人士 贴子:1428 积分:3949 威望:1000 精华:0 注册:2006-2-22 21:10:00
中午30分:查理·芒格的智慧:投资的格栅理论(31)  发贴心情 Post By:2019-3-13 11:30:00



         1997年,加利福尼亚大学的行为经济学家特伦斯·奥丁发表了一篇名为“为何投资者交易如此频繁?”的文章。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他查阅了10000名匿名投资者的投资表现。


        在长达7年的时间里(1987~1993年),奥丁跟踪了一家大型经纪行10000个随机挑选的账户,收集到97483次交易。他看到的第1个现象是投资者每年买入或卖出他们投资组合中的80%(确切来说是78%)的资产。然后他从3个不同的时间段(4个月、1年和2年)比较了组合的表现。在这些数据中,他发现了两个令人吃惊的趋势:①投资者买入的股票表现总是低于大市,②卖出股票的表现总是优于大市。


        为了更深入地理解这个现象,奥丁接着研究了66465户家庭的交易表现和结果。在名为“交易会吞噬你的财富”(2000)的文章中,奥丁和加利福尼亚达大学戴维斯分校的金融教授布拉德·巴伯,比较了高频交易者和低频交易者的交易记录。他们发现,平均来说,最激进的交易者的回报率最低,而那些交易最少的投资者获得的回报最高。这显示,那些因为短视性损失趋避而痛苦,然后卖掉表现不好的股票的人的股市表现——远低于那些在自然波动中坚持下来并持有股票的人。


        不幸的是,投资者面临的问题可能只会越来越糟糕。在2001年的一篇名为“互联网与投资者”的文章中,奥丁和巴伯认为互联网对投资者来说,伤害性可能更大。乍一看上去,这与我们认为信息是有益的说法相悖。但奥丁和巴伯认为,网上巨量的信息让投资者轻易地锚定那些对他们的预测有支持作用的证据,这使得投资者对自己的选股能力过于自信。


        “互联网对投资的改变,可能让在线投资者对自身的知识和控制能力产生错误的幻觉,使得他们更加自大。”他们解释说,“当人们对某一个预期或评估获得更多的信息,他们对预期的正确性的自信心的增速(这一点很重要)比预期的准确性要快得多。”他们说,信息过载会导致知识幻觉。


        另一个担忧是,有了互联网,投资者现在可以实时查询股票的状态。过去,投资者可能只能1天或1星期查询一次股票价格。现在有了线上交易,投资者只用看一下电脑或在街头看一眼智能手机,就可以监控他们的投资组合。


        我们再回想一下泰勒和贝纳茨关于“短视性损失趋避”的研究。他们发现每个小时计算一次股票表现会增加投资者的负面效应。对于那些每分钟都计算投资组合价值的人,我能想象到的就是短视性损失趋避。


        投资专家花了很多力气帮助投资者精确计算他们的风险容忍度。本来应该给出恰当资产配置意见的咨询师就看着他们的客户在股市上升的时候冒进地买入股票,又在股市下跌的时候卖出股票买入债券。这种在冒进和保守之间的进进出出,让很多人重新思考如何研究风险容忍度。


        传统计算风险容忍度的方法简单而直接。通过一系列的会面和问卷,咨询师会询问顾客在不同场景下对投资组合的看法。比如说,如果将一半的资产买入股票,股市下跌了20%,而你的资产短暂减少了10%时,你会做何感想?然后他们又会给出另外一个场景,再另外一个。这种问卷的原理在于,通过研究不同的市场表现和资产配置,我们可以建立一个与客户的风险容忍度相匹配的投资组合。这种方法的问题是,无论问及多少不同的场景,对客户风险容忍度的估计,很有可能是错误的。


        为什么会这样?著名的社会心理学家迪安G.普鲁伊特认为,投资者的行为可以被称为“沃尔特·米蒂效应”。


        沃尔特·米蒂是詹姆斯·瑟伯杰出的短篇小说《沃尔特·米蒂的秘密生活》中的故事人物。这篇小说在1939年发表于《纽约客》杂志,并于1947年被改编成由丹尼·凯主演的电影(1947年)。沃尔特·米蒂是他傲慢的妻子的恐吓之下的温顺的绵羊。对此他的对抗方式是做白日梦,想象自己成为了充满勇气的英雄。上一分钟他还畏惧于妻子的毒舌;下一分钟他就成为了一名无畏的轰炸机机长,独自执行一项危险的行动。


        普鲁伊特认为投资者面对股市时的反应,与沃尔特·米蒂面对人生的反应一样。当市场走好时,他们在自己的眼中变得勇敢,同时渴望承担更多的风险。但如果股市下跌,他们慌忙夺门而出。所以当你直接让投资者解释他们的风险容忍度时,他们给出的答案可能是无畏的轰炸机机长(牛市)或一个唯唯诺诺的丈夫(熊市)。


         我们如何才能克服沃尔特·米蒂效应?不妨试试找到间接衡量风险容忍度的方法。你要思考那些标准问题的内涵,调查其中的心理学基础。

在与维拉诺瓦大学的贾斯廷·格林博士的合作过程中,我开发出了一种侧重于个体性格而非直接问问题的风险分析工具。我们找出了一些重要的人口统计学因子和性格方向,可以帮助人们更精确地计算他们的风险容忍度。


         我们发现,恰当的风险与两个人口统计学因素相关:年龄和性别。老年人比年轻人更谨慎,女人比男人更谨慎。个人的财富并不在其中,钱多钱少看上去并不影响一个人的风险容忍度。


         另外两种性格因素也很重要:个人控制力和成就动机。第一个因素是指一个人控制周围环境和决定人生的能力。那些认为自己拥有控制力的人被称为“坚定者”。相反,“飘荡者”认为他们的控制力很弱;他们认为自己就像浮萍一样飘荡。根据我们的研究,承担高风险的人大部分可以被划分为坚定者。另一个性格成就动机,描述的是人们目标明确的程度。我们发现愿意承担风险的人也是目标明确的人,尽管孤注一掷可能会带来很大的失望。


         而了解自己的风险可适度比单纯地测量个人控制力和成就动机要复杂多了。想要解密个人性格与风险承受力之间的关系,你需要了解你是如何看待风险环境的。你认为股市是①一个只凭运气定输赢的游戏,还是②一项基于精确的信息和理性的选择而获得成功的事业?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