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金量子论坛金量子.家留言板 → 中午30分 国富论 (74)


  共有5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中午30分 国富论 (74)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正一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资深人士 贴子:2162 积分:733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6-1-3 14:49:00
中午30分 国富论 (74)  发贴心情 Post By:2019-10-11 11:26:00

                上述那种管理制度,一方面也许可以免除由于不确定性而给纳税者带来的压迫与不便;另一方面,在土地的一般经营上,也许又可由此引进一种对全国土地的一般改良及良好耕作的计划或政策。

土地税随地租的变动而变动,其征收费用,无疑较额定税要多。因为,在这种制度下,不得不在各地多设登记机构,而当地主决定自耕其土地时,就需重新评定该地的地租,而两者都要增加费用。不过,这一切费用,大抵都很轻微,远比征收其他赋税的支出要低,而后者和土地税所提供的收入相比又是相当小的。



                 对可变土地税提出反对的最重要的理由是,它可能会阻碍耕地改良。因为,如果统治者不分摊改良的费用,那么地主就不太愿意从事土地的改良。然而,就是这种阻碍,也许能有办法免除。要是在地主进行改良土地之前,允许其会同收税官吏,依照双方共同选择的邻近地主及农夫各若干人的公平裁定,确定土地的实际价值,然后在一定年限内,依此评价征税,使其改良所费能完全得到赔偿,这样他就没有什么不愿改良土地了。这种赋税的主要利益之一,在于使统治者为自身收入的增加,而留心土地的改良。所以,为赔偿地主而规定的上述期限,只应求达到赔偿目的,不应定得太长;如地主享受这利益的时间太长,那就恐怕会大大阻碍统治者的这种注意了。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与其把那期限定得太短,却不如定得略长一些。因为,促进统治者留意农事的刺激虽再大,也不能弥补哪怕是最小的阻碍地主改良土地的动机。统治者的注意,至多只能在极一般的极广泛的考虑上,看怎样做才有利于全国大部分土地的改良。至于地主的注意,则是在具体地详细地考虑,看怎样才能最有利地利用他的每寸土地。总之,统治者应在其权力所及范围内,以种种手段鼓励地主及农夫关注农事,就是说,使他们两者能依自己的判断及自己的方法,追寻自己的利益;让他们能最安全地享受劳动的报酬;并且,在领土内设置最便利最安全的水陆交通设施,使他们所有的生产物有最广泛的市场,同时可以自由无阻地输往其他各国。



                  假若这种管理制度,能使土地税不但无碍于土地的改良,而且对土地改良有所促进,那么土地税除了无可避免的纳税义务以外,就不会叫地主感到任何的不便。

社会状态无论怎样变动,农业无论怎样进步或退步,银价无论怎样变动,铸币标准无论怎样变动,这样一种赋税就算不加任何注意就能自然地很容易地与实际情况相适应。而且在这些变动下,都会显得公平合理。所以。最适当的办法,不是把它定为一种按某种评估来征收的土地税,而是把它定为一种不变的规定,或所谓国家的基本法。



                   有的国家,不采用简单明了的土地租约登记法,而不惜多费劳动力,实行全国土地丈量。它们这样做,也许因为怕出租人和承租人会伙同隐蔽租约的实际情况,以骗取公家收入。所谓土地丈量册,似乎就是这种非常准确的丈量的结果。



                  在以前普鲁士国王的领土内,征收土地税,都以实际丈量及评价为准,随时丈量,随时变更。依当时的评价,对普通土地所有者,征收其收入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二十五的税,对教士们征收其收入百分之四十至百分之四十五的税。西里西亚土地的丈量及评价,是依现任国王的命令施行,据说非常精确。按这一评价,属于布勒斯洛主教的土地,征其地租百分之二十五;新旧两教教士的其他收入,则取其百分之五十。条顿骑士团采邑及马尔达骑士团采邑,均收百分之四十。贵族保有地,为百分之三十八点三三,平民保有地,则为百分之三十五点三三。



                   按照一般丈量及评价而定的土地税,其开始虽很公平,但实行不多久,就必定变为不公平。为防止这一弊端,政府要不断地耐心地注意国内各农场的状态及其产物的一切变动。普鲁士政府、波希米亚政府、沙廷尼阿政府以及米兰公国政府,实际上都曾非常注意。不过,这种注意很不适于政府的性质,所以很难持久,即使能长久注意下去,久而久之,不但对纳税者无所助益,而且会引起更多的不便。



                   据说,在1666年,芒托本税区所征收的税赋,是以极精确的丈量及评价为准的。但到了1727年,这税却变得极为不公平了。为矫正这种弊病,政府没有其他办法,只得对全区征收了一万二千利弗的附加税。这项附加税,虽按规定要加在一切依照旧的估定税额征收贡税的地区,但事实上只加在实际上纳税过少的地方,用以补贴实际上纳税过多的地方。比如现在有两个地区,一个地区按实际情况应征税九百利弗,另一个地区应征税一千一百利弗。而按旧的估定税额,两者均征税一千利弗。在征收附加税后,两者的税额,都定为一千一百利弗。但要纳附加税的,只限于此前纳税少的地区;此前纳税多的地区,则由此附加税给予救济。所以后者所交纳的不过是九百利弗。附加税既完全用以救济旧估定税额上所生的不公平,所以,对政府毫无得失可言。不过,这种救济方法的运用完全是凭税区行政长官的裁夺,所以,在很大程度上是独断专行的。



不与地租成比例而与土地生产物成比例的赋税



                  土地生产物的赋税,实际就是土地地租的赋税。这一赋税,起先虽由农民垫支,结果仍由地主付出。当生产物的一定部分作为赋税付出时,农民必尽其所能计算这一部分逐年的大体价值究竟有多少,于是从他既经同意付给地主的租额中,扣除相当的数目。向教会缴纳的什一税,就是这类赋税。农民交出年产物,而不预先估算其逐年大抵价值,那是不可能的。



                  什一税及其他一切类似土地税,表面看似乎十分公平,其实极不公平。在不同情况下,一定部分的生产物,实际上等于不相同部分的地租。极肥沃的土地,往往产有极丰富的生产物;那生产物只需一半,就够偿还农耕资本及其普通利润,另一半,或者另一半的价值,在无什一税的场合,是足够提供地主的地租的。但是,租地者如把生产物之十分之一付了什一税,他就必须要求减少地租五分之一,否则,他的资本及利润,就有一部分没有着落。在这种情况下,地主的地租,就不会是全生产物的一半,而只有十分之四了。至于贫瘠土地,其产量有时是那么少,而费用又那么大,以致农家资本及其普通利润的偿还,需用去全生产物的五分之四。在此情况下,即使不收什一税,地主所得地租,也不能超过全生产物的五分之一。如果农民又把生产物的十分之一付了什一税,他就要从地租减除相等的数额,这样,地主所得,就要减到只相当于全生产物的十分之一了。在肥沃土地上,什一税往往不过每镑五分之一或四先令的税,而在较贫瘠土地上,什一税有时要等于每镑二分之一或十先令的税。



                  什一税是加在地租上的极不公平的赋税,因此对于地主改良土地及农夫耕种土地,常常是一大妨碍。教会不支出任何费用,却要分享如此大的利润。这样一来,地主就不会进行那些最重要的花费最大的的各种改良;农民也不肯种植那最有价值大抵也就是最多费用的谷物。欧洲自什一税实施以来,栽培茜草的国家只有荷兰联邦,因为那里是长老教会国家,没有这种恶税,并享有生产这种有用染料的垄断权。最近英格兰亦开始栽培茜草了,这就因为法律规定种茜草地每亩只征抽五先令,以代替什一税。



                 亚洲有许多国家,正如欧洲大部分地方的教会一样,其主要收入,都依靠征收土地税,这种土地税不与土地地租成比例而与土地生产物成比例。中国帝王的主要收入,由帝国一切土地生产物的十分之一构成。不过,这所谓十分之一是从宽估计的,据说许多地方还没有超过普通生产物的三十分之一。印度未经东印度公司统治以前,孟加拉回教政府所征土地税,据说约为土地生产物的五分之一。古代埃及的土地税,据说也为五分之一。



房租税



                 房租可以区分为两个部分:其一,或可称为建筑物租金;其二,通常称为地皮租金。



                 建筑物租金,是建筑房屋所花费资本的利息或利润。为使建筑业与其他行业立于同一水准,这种建筑物租金,就必须:第一,足够支给建筑业者一种利息,相当于他把资本对确实抵押品贷出所能得到的利息;第二,足够他不断修理房屋,换句话说就是他在一定年限内能收回其建筑房屋所费的资本。因此,各地的建筑物租金,或建筑资本的普通利润,就常受货币的普通利息的支配。在市场利率为百分之四的地方,建筑物的租金,如除去地皮租金后,尚能提供相当于全部建筑费用的百分之六或百分之六点五的收入,那建筑者的利润就算是足够了。在市场利率为百分之五的地方,就也许要提供相当于全部建筑费的百分之七或百分之七点五的建筑者利润,才算是足够的。利润既与利息成比例,如果建筑业的利润,在任何时候超过上述比率过多,则其他行业上的资本,将会有很多移用到建筑业上来,直至这方面的利润降到它正当的水平为止。反之,如果建筑业的利润,在任何时候低于该比率过多,则这方面的资本立即会移用到其他行业上,直至建筑业利润再抬高到原来的水平为止。



                全部房租中,凡超过合理利润的部分,自然归作地皮租金。在地皮所有人与房屋所有人是两个不同的人的情况下,这部分大抵要全数付与前者。这种剩余租金,是住户为房屋所提供的某种真实或想象的利益而付给的代价。在离大都市遥远和可供选择建筑房屋很多的地方,那里的地皮租金,就几乎等于零,或比那地皮用于农业的场合所得不会更多。大都市附近的郊外别墅,其地皮租金有时就昂贵得多。至于特别便利,或周围风景佳美的位置,不待说,那是更加昂贵。在一国首都,尤其是在对房屋有最大需要的特别地段内(不问这需要是为了营业,为了游乐,或只为虚荣和时尚),地皮租金大都是最高的。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