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金量子论坛金量子.家留言板 → 中午30分 国富论 (71)


  共有5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中午30分 国富论 (71)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正一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资深人士 贴子:2160 积分:7325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6-1-3 14:49:00
中午30分 国富论 (71)  发贴心情 Post By:2019-10-8 11:16:00

第四节 论维持统治者尊严的费用



                    一国统治者,除了履行种种职责所必要的费用以外,为维持其尊严,也需有一定的费用。这费用的大小,随社会发达时期的不同而不同,随政体形态的不同而不同。



在富裕而发达的社会中,各阶层人民的房屋、家具、食品、服装以及车马用具,都由质朴而转向奢华,在这种情况下很难要求统治者抵制这种风尚。因此,在这些方面,统治者所费也必日益加多。因为不是这样,就不能维持他的尊严。



                   就尊严来说,专制君主对于他的臣民,比共和国元首对于其同胞市民,更要高不可攀,所以为了维持这较高的尊严,势必要较大的费用。我们自然能聊到,国王的宫廷肯定比总督或市长的官邸更加富丽堂皇。



【结论】



                   防御社会的和维持统治者尊严的费用,都是由社会的共同利益来支出的。因此,照正当道理,这两者应当来自全社会一般的收入,而社会各个人的贡献,又需尽可能与他们各自能力相称。

司法行政的费用,亦无疑是由全社会的一般利益而支出的。这种费用,由全社会一般的利益来开支,并无不当。不过,国家之所以有支出此项费用的必要,乃是因为社会有些人的不公正行为,使得他人非向法院寻求救济和保护不可;而最直接从这项开支受益的,又是那些由法院恢复其权利或保护其权利的人。因此,司法行政费用,如按照特殊情形,由他们双方或其中一方支付,即由法院手续费开支,最为妥当。除非罪犯自身无财产资金支付此手续费,否则,这项费用是无需由社会全体负担的。



                  为了当地利益所做的地方费用或各州的费用(例如为特定城市或特定地区支出的治安费),当由地方收入或各州收入开支,而不应由社会一般收入开支。为了社会局部的利益而增加社会全体的负担,那是不公平的。



                 维持良好的道路及交通设施,无疑是有利于社会全体的,所以,其费用由全社会的一般收入开支,并无不妥。不过,最直接享受这些利益的人,乃是往来各处转运货物的商人,以及购用那种货物的消费者。所以,英国的道路通行税,欧洲其他各国所谓路桥费,完全由这两种人负担;这样一来,社会一般人的负担就要减轻许多了。



                 一个国家的教育设施及宗教设施,无疑是对社会有益的,其费用由社会的一般收入开支并无不妥。可是,这费用如由那些直接受到教育利益或宗教利益的人来支付,或者由自以为有受到教育利益或宗教利益的必要的人自发地出资支付,恐怕是同样妥当,说不定还有某些好处。



                凡有利于全社会的各种设施或土木工程,如不能全由那些最直接的受益人来维持,或不全是由他们维持,那么,在大多数情况下,不足之数,就必须由全社会一般的收入来弥补。因此,社会的一般收入,除开支国防费及统治者的花费外,还需补充许多特别收入部门的不足。这一般收入或公共收入的源泉,我将在下一章详细说明。




第二章 论社会一般收入或国库收入的源泉



                  国家每年支出的费用,不但有国防费和统治者的花费,而且有国家宪法未规定由何等特定收入来开支的其他必要花费。这些费用的开支有两个来源:第一,只属于统治者或国家,而与人民收入无关的资源;第二,人民的收入。


第一节 只属于统治者或国家的收入来源



               只属于统治者或国家的收入源泉,由资本及土地构成。

统治者通过其资本取得收入的方式和其他人一样,有两种情况:一是亲自经营这些资产;二是把它贷与他人。他的收入在前者为利润,在后者为利息。



               鞑靼或阿拉伯酋长的收入全为利润,他们自身是本集团或本部族中的主要牧畜者,他们自己监督牲畜的管理,由牛羊奶及牲畜的繁殖获取收入。不过,以利润为王国收入的主要部分,只是最早期最原始政治状态下的事情。



              小共和国的收入,有大部分是得自商业经营上的利润。据说,汉堡共和国的大部分收入,就是来自国营酒库及国营药店。统治者有时间从事酒、药的买卖,那个国家当然不会很大。国家银行的利润,常是更大国家的收入源泉。不但汉堡是如此,威尼斯及阿姆斯特丹亦是如此。许多人认为,就连英国这样大的一个帝国,也不容忽视这种收入。英格兰银行的股息为百分之五点五,资本为一千零七十八万镑,每年除去营业费用剩下的纯利润是五十九万二千九百镑。有人主张政府用百分之三的利息,把这项资本借过来,自行经营,则每年可得二十六万九千五百镑的纯利润。经验表明,在像威尼斯及阿姆斯特丹那种贵族政治下井然有序,谨慎节约的政府,才适合这么干。像英国这样的政府,不论其优点如何,但并不善于理财。它在和平时期总是由于君主政治统治下的懒惰和疏忽造成浪费,在战争时期又常常因为民主政治统治下的毫无打算而造成浪费。把这种事业让它来经营管理,它是否能胜任,至少是一个很大的疑问。



                邮政局本来就是一种商业。政府事先垫款设置各地邮局,并购买或租赁必要的车辆马匹,这种垫款不久即由邮费偿还,而且可有很大的利润。我相信,由政府经营的各种商业中,成功的恐怕只有这种行业。这上面投下的资本不是很多,而其业务又不具有什么秘密。资本的回收,不但是肯定的,而且是快速的。



                但各国统治者往往从事许多其他商业,他们同普通人一样,为改善其财产状态,也常常不惜冒险涉足普通商业部门,但成功的不多。一种业务,一旦让统治者经营,就往往免不了造成浪费,这就是他们不可能成功了。统治者的代理人,往往以为主人有无尽的财富,货物以何种价格买来,以何种价格售去,运费是多少,他们都不放在心上,不去精打细算。他们往往过着与统治者一样的奢华生活,并且,有时即使是浪费了,仍能以适当方法捏造账目,而积聚起像统治者那样大的财产。据马基雅弗利说:麦迪西的洛伦素,并不是无能的统治者,但他的代理人替他经营商业就是如此。由于他的代理人浪费而负的债务,使得弗洛伦斯共和国不得不为他偿还了好多次。于是,他放弃了他的家族所从事的商业经营。在后半生,他把剩下的财产及可由他自由支配的国家收入用在更适合于自己地位的事业及用途上。



                 商人的性格与统治者的性格是极不相同的。假若东印度公司的商人性格,使它成为极坏的统治者,那么统治者的性格,似乎也使它成了极坏的商人。当该公司专以商人资格经商时,它是成功的,而且能在赢得的利润中支给各股东相当的红利。但自从它成为当地的统治者以来,虽据说有三百万镑以上的收入,却仍需要政府的援助来避免破产。在以前,该公司在印度的人员都视自己为商人的伙计;而现在,他们却视自己为统治者的钦差。



                 国家收入的若干部分,往往得自货币的利息和资本的利润。假若国家积蓄了一笔财富,它可把这笔财富的一部分贷于外国或本国的臣民。伯尔尼联邦就把一部分财宝贷给外国,即把它投资于欧洲各债务国,主要是英国、法国,由此获得了很大的收入。这种收入的安全性,第一要看那种债务的安全性如何,管理此债的政府信用如何;第二要看与债务国继续保持和平的可能性的大小。如果爆发战争,债务国方面最初采取的敌对行为,恐怕就是没收债权国的公债。据我所知,以货币贷于外国就是伯尔尼联邦特有的政策。


0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