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金量子论坛 → 留言板

帐号:   密码: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公告:
     [发新贴] 按回帖排序 分页 [1][2][3][4][5][6][7][8][9][10] [上一页] [下一页] [发新贴]
留言者信息

老三 留言于: 2019-7-12 11:39:00

老三



主题: 中午30分:《国富论》(15)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中午30分:《国富论》(15)






第二节 论有时能提供有时不能提供地租的土地产品



在各种土地生产物中,只有人类的食物是必然能提供地租的;其他生产物,随着不同情况,有时能提供地租,有时不能提供地租。


除食物外,人类最需要的就是衣服及住宅。

在原始自然状态下,土地生产的衣服及住宅材料比食物能供给更多的人。但在进步状态下,前者就没有后者能提供得多了,至少就人们愿意支付代价这方面,是如此。在原始自然状态下,衣服和住宅材料总是过剩,因而没有任何价值。大部分这些材料由于用不上被抛弃,被使用的那少部分,其价格只等于改造这些材料使其适于人用所花的劳动与费用。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不能提供地租。在进步状态下,这些材料全被使用,而且往往供不应求,其价值增加。对于这些材料,总有人愿意以超过其生产和上市的劳动的价格来购买。所以,这种情况就能为地主提供地租。


原始的衣服材料,乃是较大动物的皮。所以,只以动物的肉为主要食料的狩猎和牧畜民族,在获取食料时,就获得了他们自身穿不了的衣服。如果没有对外贸易,那么此等多余材料,便看作无价值东西而被抛弃。未被欧洲人发现以前的北美狩猎民族,情况大抵如此。现在,他们以过剩的毛皮和欧洲人交换毛毡、火器和白兰地酒,这样就使他们的毛皮具有若干价值。我相信,在现在世界的通商状态下,即使最不开化的民族,只要土地所有制业已确立,就在一定程度上有这种对外贸易,他们在国内土地生产但不能在国内加工或消费的衣服材料,在较富裕的邻国中找到销路,以至此等材料的价格抬高到超过其运输费用。于是,此等材料的价格就给地主提供了若干地租。当苏格兰高地牲畜的大部分,在内部丘陵地带消费的时候,兽皮成为输出的最主要商品,换回其他物品,这样就稍稍增加了高地土地的地租。以前,英格兰不能在本国加工或消费的羊毛,也在当时更富裕和更勤劳的弗兰德人的国家里找到了销路,其售价对羊毛产地也提供了若干地租。然而,在耕作状态不比当时英格兰及今日苏格兰高地更为进步,又无对外贸易的国家,衣服材料显然是那么过剩,以至有一大部分由于无用而被抛弃,那就不能给地主提供地租。


住宅材料未必都能像衣服原料那样容易运往遥远地方,因而,也不像衣服材料那样容易成为国外贸易的对象。即使在今日商业状况下,也常常如此。在住宅材料生产过剩的国家,这些过剩材料,不能给地主提供什么价值。伦敦附近的良好石矿,提供了相当大的地租,而苏格兰和威尔士许多地方的石矿,却不提供地租。在人口稠密农耕进步的国家中,用于建筑的无果树木,价值很高,其产地提供了相当大的地租,而在北美许多地方,树木产地的所有者,却不但得不到地租,如果有人愿意采伐并运去他的大部分大树,他还会非常感谢。苏格兰高地有些地方,由于缺少公路和水运,所以能向市场运送的只有树皮,而木材则随地丢弃,任其腐烂。当住宅材料是那么过剩的时候,实际上被使用的那部分的价值,也不过等于加工时所花的劳动和费用。这一部分对地主不提供地租。然而当邻近富裕国民,有住宅材料的需要时,又另当别论。例如,伦敦街道的铺石,曾使苏格兰海岸一部分不毛岩石的所有者,从向来不提供地租的岩石收到地租。又如,挪威及波罗的海沿岸的树木,在大不列颠许多地方找到了国内找不到的市场,于是这些树木给其所有者提供了若干地租。


一个国家的人口,不与和衣住材料所能供给的人数成比例,而和食物所能供给的人数成比例。衣服和住宅问题比较好解决,而食物问题不好解决。在大不列颠的许多地方,一个人仅需花费一天,就可以建成用来居住的简单建筑物;把兽皮制成最简单的衣服,也花不了太多的时间。就野蛮或未开化民族来说,为获得这种衣服及住宅,所费不过占全年劳动的百分之一。而其余百分之九十九的劳动,用于获取食物,往往只勉强够用。


但由于土地改良和耕作进步的结果,少数人就足以生产供给全社会的食物,剩下的人就可以用其劳动去生产其他物品,满足人类的其他欲望和嗜好。衣服、住宅、家具以及其他各种应用物品,便是这些欲望和嗜好的主要对象。富人所消费的粮食,并不比他穷苦邻人所消费得多。在质的方面也许大不相同,选择和烹调富人的粮食,可能需要更大的劳动和技术,而在量的方面,几乎相同。但是,比较一下富人的豪宅和穷人的陋室以及两者的衣柜,其巨大差异,无论在质上还是量上,都会令人感叹。人类的食欲受到胃的狭小容量的限制,而对于住宅、衣服、家具及应用物品的欲求似乎却无止境。所以,一个人有剩余食物而又对其有支配权,一定愿意用剩余食物交换其他物品来满足其他欲望。用满足有限欲望的剩余物品,来换取无限欲望的满足。穷人为了获取食物,竭力劳作,以满足富人的嗜好;为了使自己的食物供给较有把握,往往相互竞争,使其作品日臻完善,日趋便宜。劳动者人数随食物量的增大而增加,或者说,随土地改良及耕作的进步而增加。由于他们的工作容许极度分工,所以他们能够加工的原料的数量增加得比他们的人数多得多。因此,人类对能用在衣服、住宅、家具以及各种应用物品上的各种原料有了需求,甚至土地中的化石、矿产、贵金属和宝石。


所以,土地改良和耕作进步不仅仅是食物能够提供地租的原因,对能够提供地租的土地的其他生产物来说,其价值中相当于地租的部分亦来自于此。但是,这些后来才能够提供地租的其他土地生产物,并不总是能够提供地租。即便在土地改良,耕作进步的国家,对这些土地生产物的需求,未必都能够使其价格在除了支付工资,偿还资本并提供资本一般普通利润外,还有剩余。这类土地生产物是否能提供地租,取决于各种情况。


例如,煤矿能否提供地租,既要看它的产出力,又要看它的具体位置。矿山的产出力的大小,要看使用一定数量劳动,从矿山所能采出的矿物量是多于或是少于使用等量劳动从大部分其他同类矿山所能采出的数量。


有些煤矿位置很方便,但由于产出力过小,不能开采。其生产物不能偿还费用。这样的煤矿既不能提供利润,也不能提供地租。


有些煤矿的产出物仅够支付劳动工资,偿还开矿资本,并提供一般利润。企业家能从这种煤矿获得若干利润,地主却不能由此得到地租。所以,这类煤矿,除了地主投下资本自己开采,可得到一般利润外,其余任何人都不能经营得利。苏格兰有许多煤矿由地主亲自经营。这些煤矿不能由他人经营,因为没有地租,地主不许任何人采掘,而任何人采掘也不能付给地主地租。


苏格兰还有些产出力很大的煤矿,但由于位置不好,不能进行采掘。这些煤矿虽然只需使用一般劳动量或比一般少的劳动量就能开采出来,但因人口稀少,缺少公路或水运,开采出的煤无法运到市场上出售。或者说,产出量仅够补偿采矿的资本和利润,而不够运输的资本和利润。


与木柴相比,煤炭不是那么令人满意的燃料;据说,它还是比较不太卫生的燃料。因此,在消费煤炭的地方,其费用一般必然要比木柴的费用少。


木柴的价格几乎像牲畜的价格一样,随农业状态的变动而变动,其变动的原因和牲畜价格变动的原因完全相同。在原始状态下,各国大部分地方都被森林覆盖。那些树木,在当时地主眼中,全是毫无价值的障碍物,如果有人愿意采伐,他定然是欢喜不过的。后来,农业进步,那些树木,部分由于耕作发达而被砍去,部分由于牲畜增加而归于毁灭。牲畜头数增加的比例,和全由人类勤劳而获得的谷物增加的比例,虽不相同,但在人类的注意和保护下,牲畜也繁殖起来。人类在丰饶的季节,预先给牲畜贮藏食料,以备在缺少的季节使用,这样人类给牲畜提供的食物量,就比未开发的自然所提供得多。人类给牲畜铲除敌害,使它们能安然自由享受自然所给予的一切。许许多多畜群,随意放牧森林,森林中的老树,虽不会受到损害,但幼树却受到摧残。其结果,在一两个世纪后,整个森林归于毁灭。这样,木柴的不足,抬高了木柴的价格。这价格给地主提供了很好的地租。地主有时觉得,以最好土地栽植无果树木更为有利,而大的利润往往足够抵消其收入的迟缓。这似乎是现今大不列颠境内许多地方的情况,在这些地方,树林的利润被认为和谷田或种牧草的利润相等。不过,地主由植林所得的利益,不论何处,至少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不能超过谷田或牧场的地租,而在耕作进步的内地,其利益往往比这种地租少得多。在土地改良得很好的海岸,作为燃料的煤炭,要是容易得到供给,那么建筑木材由耕作较落后的外国输入,往往比本国生产更为便宜。爱丁堡最近数年建筑的新城市,也许没有一根木材是苏格兰产的。


不论木柴的价格如何,如果一个地方烧煤炭的费用,和烧木柴的费用几乎相等,那么我们可相信,在那种情况下,煤炭在那地方的价格就达到最高的水平。英格兰内地某些地方,特别是牛津郡,情况似乎就是如此。牛津郡普通人民的火炉中,通常都混用木柴与煤炭,可见这两种燃料的费用不可能有很大的差异。


在产煤国家,任何地方的煤炭价格都比这最高价格低得多。否则,煤炭就担负不起由陆运或水运送往遥远地方的运输费用。这样,煤炭能够卖出的,不过是很少的分量。煤矿采掘者及所有者,为自己利益计,定会觉得,与其以最高价格卖出少量,倒不如以比最低价格略高的价格卖出多量。此外,产出力最大的煤矿,支配附近一切煤矿的煤炭价格。那些产出力最大煤矿的所有者及经营者发觉,只以略低于附近煤矿的价格出售煤炭,就能增大其地租与利润。这样一来,邻近煤矿不久也不得不以同样的价格出售煤炭,尽管它们不能以这价格出售。尽管这样的价格总要削减,有时甚至剥夺它们的地租与利润。于是一部分煤矿只好停止经营,另一部分煤矿因不能提供地租而只能由所有者自己来经营。


像所有其他商品一样,煤炭能在相当长的时期内继续售卖的最低价格,乃是仅够补偿使它上市所需用的资本及其普通利润的价格。那些对地主不提供地租,因而非由地主自己来经营就得完全弃置的煤矿,其煤炭价格,一般必和这最低价格大致相同。


即使有些煤矿能够提供地租,其价格中的地租部分一般也比其他大多数土地的生产物价格中的地租要小。土地的地面产出物的地租,通常等于生产总额的三分之一。这一比例很稳定,不大受意外变故的影响。但煤矿的地租,一般只有总生产额的十分之一,要是有五分之一,就是非常大的地租。而且,这一比例极不稳定,极易受意外变故的影响。这种意外变动特别大,以至在三十倍年租被认为是购买田产的普通价格的国家,十倍年租却被看作是收买煤矿的高价。


对所有者说,煤矿的价值既取决于煤矿是否丰富,也取决于煤矿的位置。而金属矿山的价值,则较多地取决于其丰富程度,较少地取决于其位置。由矿石分离出来的普通金属,尤其是贵金属,具有那么大的价值,以至一般地说,都负担得起长时间陆运和长距离水运的费用。其市场不局限于矿山邻近国家,而扩及全世界。例如日本的铜,成为欧洲贸易商品;西班牙的铁,成为智利及秘鲁的贸易商品;秘鲁的银,不仅在欧洲找到了销路,而且通过欧洲,也在中国找到了销路。


威斯特摩兰及什罗普郡的煤炭价格,对纽卡斯尔的煤炭价格,没有多大影响,而利奥诺尔的煤炭价格,对纽卡斯尔的煤炭价格,则毫无影响。这些煤矿产物,绝不会互相竞争。但距离很远的金属矿产物,却往往有发生相互竞争的可能,而事实上,也常常如此。因此,世界产金属最多的地方,普通金属价格,尤其是贵金属价格,必然或多或少地影响世界各地矿山的金属价格。日本铜的价格,必对欧洲铜矿上铜的价格发生影响。秘鲁银的价格,换言之,秘鲁银在当地所能购买的劳动量或货物量,不但对欧洲银矿银的价格有影响,而且对中国银矿银的价格也有影响。秘鲁银矿发现以后,大部分欧洲银矿归于废弃。银价降得那么低,以至那些银矿产物,不能偿还开采费用,或者说,除偿还开采时所消费的衣食住及其他必需品外,不能提供一些利润。波托西银矿发现后,古巴及圣多明各的矿山,乃至秘鲁的旧矿山,也有这种情况。


因此,各矿山所产各种金属的价格,在一定程度上,都受世界当时产量最大的矿山产物价格的支配,所以大部分矿山所产的金属价格,除偿还其采掘费用外,没有多大剩余,因而,对地主不能提供很高的地租。在大多数矿山所产的贱金属价格中,地租似乎只占小部分,而在贵金属价格中,地租所占部分尤小。劳动与利润,构成了贵贱金属价格的大部分。


总产量的六分之一可以算作康沃尔锡矿的平均地租,它是世界闻名的最丰富的锡矿,这是矿区副监督波勒斯所说的。他说,有些矿山的地租超过这一比率,有些不及这一比率。苏格兰许多产量很丰富的铝矿的地租,也占总产量的六分之一。


佛勒齐及乌罗阿两氏告诉我们,秘鲁银矿所有者,往往只要求经营银矿的人,在他设立的磨场中磨碎矿石,并把一部分磨碎的矿石给予所有者作为磨碾的代价。的确,直到1736年,西班牙国王对这些银矿所征收的矿税,计达标准银产额的五分之一;截至此时为止,这可视为大部分秘鲁银矿的真实地租,秘鲁银矿当时是世界最丰富的银矿。如果矿不征税,这五分之一当然属于地主,而当时由于负担不起这种捐税而没有采掘的许多矿山,定会开采。康沃尔公爵所征的锡税,据说为全价值的百分之五以上,即二十分之一以上;不论其税率怎样,要是不课税,这当然属于矿山所有者。假定以二十分之一与上述六分之一相加,就可发现,康沃尔锡矿的全部平均地租对秘鲁银矿的全部平均地租的比例,是十三比十二。然而,秘鲁银矿现今连这低微的地租也不能担负,而银税也在1736年由五分之一,减到十分之一。银税虽轻微如此,但与二十分之一的锡税比较,却更能引诱人们做走私生意,而就走私而言,贵重的物品比容积大的物品容易得多。所以,有人说,西班牙国王得不到什么税收,而康沃尔公爵却得到很好的税收。以此之故,地租在世界最丰富锡矿生产锡的价格中所占的部分,可能比地租在世界最丰富银矿生产银的价格中所占的部分大。在偿还开采那些矿产物所使用的资本及普通利润后,留归矿山所有者的剩余部分,贱金属比贵金属大。


秘鲁银矿开采者的利润通常也不是很大。最熟悉当地情形并最受人敬佩的上述那两位作者告诉我们说,在秘鲁着手开采新银矿的人,都被认为是注定要倾家荡产的,所以大家都避开他。看来,采矿业在秘鲁和在这里一样被看作彩票,中彩的少,不中彩的多,而几个大彩,却诱引许多冒险家做这样无结果的尝试,失去他们的财产。

可是,由于秘鲁国王的收入大部分来自银矿的产品,所以秘鲁法律尽量奖励新矿的发现及开采。发现新矿山者,不论是谁,一律按照他看准的矿派方向,划出一块长二百四十六英尺,宽一百二十三英尺的矿区归他所有,并自行开采,不给地主任何报酬。鉴于自己的利益,康沃尔公爵也在那古公国内,制定了类似的规定。凡在荒野或未圈地内发现锡矿的人,都可在一定范围内,划出锡矿的境界,这叫作为矿山定界。这境界设定者,就是该矿区实际所有者。他可以不经原地主许可自行开采,或租与他人开采,不过在采掘时要给地主微薄的报酬。在以上那两种规定中,私有财产的神圣权利都由于国库岁入想象上的权利而被侵犯了。


秘鲁同样奖励新金矿的发现与开采,而国王的金税只占标准金产量的二十分之一。原来金税与银税同为五分之一,后来减到十分之一,然而就开采的情况看来,即十分之一的税率也太重。上述两作家佛勒齐和乌罗阿曾说,由银矿发财的已属罕见,由金矿发财的更为罕见。这二十分之一似乎是智利和秘鲁大部分金矿所支付的全部地租。金的走私比银的走私容易得多,这不但由于和容积对比,金的价值高于银的价值,而且由于金的固有状态特殊。像大多数其他金属那样,银在被发现时,一般掺有其他矿物,很少是纯质,要把银从这矿化物中分解出来,需经过极困难和极烦琐的操作,而这种操作,要在特设的厂坊进行,这样就容易受到国王官吏的监督。反之,金在被发现时,几乎都是纯质,有时发现相当大的纯金块,即使掺有几乎看不出来的沙土及其他外附物,但通过极简单的操作,也能使纯金从这些混杂物分解出来。不论何人,只要持有少量水银,就可在自己私宅中进行分解工作。所以,国王如果从报税得到很少的收入,那么他从金税所得的收入可能要少得多,而地租在金价中所占的部分,必定比它在银价中所占的部分小得多。


贵金属能在市场出卖的最低价格,换言之,贵金属长期在市场上所能交换的最小其他货物量,要受决定一切其他货物普通最低价格的原理的支配。决定这种最低价格的,是使贵金属从矿上进入市场通常所需投入的资本,换言之,是使贵金属从矿上进入市场通常所需消费的衣食住。这最低价格必须足够偿还所费的资本并提供这种资本的普通利润。


但贵金属的最高价格似乎不取决于任何他物,而只取决于贵金属本身的实际供给是不足还是丰裕。贵金属的最高价格,不由任何其他货物的最高价格决定,不像煤炭那样,其价格由木柴的价格决定,除木柴外任何东西的缺乏都不能使煤炭价格上涨。把金的稀缺性增加到一定程度,那么最小一块金可能变得比金钢钻还昂贵,并可能换得更大数量的其他货物。


对这些金属的需求,部分地出于其效用,部分地出于其美质。除铁外,贵金属也许比任何其他金属有用。贵金属容易保持清洁,而且不易生锈,所以,食桌及厨房用具,如以金银制造,更惹人喜爱。银制的煮器比铝制、铜制或锡制的煮器清洁。金制的煮器又比银制的煮器清洁。不过,贵金属的主要价值,在于它的美质,而这美质,使贵金属特别适宜于做衣物和家具的装饰。任何颜料或染料,都不能提供像镀金那么光亮的色彩。贵金属的这种美质,又因贵金属的稀少而大大增加。在大部分富人看来,富的愉悦,主要在于富的炫耀,而自己具有别人求之不得的富裕的决定性标志时,算是最大的炫耀。在他们看来,有几分用处或有几分美的物品,由于稀少而大大增加其价值,换句话说,由于收集相当数量的这种物品,需要有很大劳动量,而这么大的劳动量的代价,只有他们才能支付,因而大大增加其价值。他们情愿用比这种物品美丽得多,有用得多,但比普通物品的价格更高的价格来购买这种物品。效用、美丽和稀少这些特质,乃是贵金属具有高价,即到处都能换得很大数量其他货物的根本原因。贵金属并不是由于用作货币而后具有高价值的,它在未用作货币以前,就已有了高价值,而高价值正是使它适宜于做这种用途的特质。不过,这种用途,由于引起了新需求,由于减少了能被用于其他用途的数量,后来保持或增加了其价值。


对宝石的需求,全由其美质而产生。宝石除作为装饰物外,没有其他效用。其美质的价值,因为稀少,即因为采掘困难和采掘费用浩大,而大大增加。所以,在大多数场合中,工资及利润几乎占宝石高价格的全部。地租在宝石价格中只占极小部分,往往不占任何部分,只有产出力最大的矿山才提供相当大的地租。宝石商塔弗尼埃考察戈尔康达和维沙波尔两地的金刚石矿山时听说,当地矿山是为着国王的利益而开采的,而国王曾命令,除产最大和最美的金刚石的矿山外,其余所有矿山一律封闭。在所有者看来,其余所有矿山似乎是不值得开采的。


由于世界各地贵金属及宝石的价格都受到世界上最丰富矿山产物价格的支配,所以贵金属或宝石矿山给所有者所能提供的地租,不和其绝对产出力成比例,而和其相对产出力成比例,换言之,和它比同种类其他矿山优越的程度成比例。如果有新矿山发现,而这些新矿山之优于波托西矿山,正像波托西矿山之优于欧洲矿山一样,那么,银价就会下降得多,甚至波托西矿山也无经营价值。在西领西印度发现以前,欧洲最丰富矿山,也许已能对其所有者提供像秘鲁最丰富矿山对其所有者所提供的那么大的地租。就银量来说,当时虽较今日少得多,但当时由此所能换得的其他货物量,可能与今日相同,而所有者当时所得份额所能换得的劳动量或商品量,也可能与今日相等。生产物和地租的价值,换言之,生产物和地租给公众与矿主所提供的实际收入,可能完全一样。


贵金属或宝石最丰富的矿山,对于世界财富,不能有多大的增加。因为这类产品的价值,主要来自其稀少。要是这类产品多了,其价值必然下跌,这时,金银餐具,及其他衣服家具的奢华装饰物,就能以较少的劳动量或商品量买入。这就是世界能得自金银宝石之丰富的唯一利益。


就土地财产来说,情况并非如此。土地的生产物及地租的价值,不和其相对丰富程度成比例,而和其绝对丰富程度成比例。生产一定数量衣食住的土地,总能给一定数量的人提供食物、衣服和住宅,而且,不论地主享有的比率如何,他总能因此支配相当的劳动,和支配这劳动给他提供的商品。最贫瘠土地的价值,并不因近邻有最肥沃土地而减少;反之,其价值却常因此而增加。肥沃土地所养活的众多人口,给贫瘠土地的许多生产物提供了市场,而贫瘠土地的生产物,在能以自己产物维持自己的人民中是找不到市场的。


凡是能提高生产食物的土地的肥沃程度的东西,不仅会增加被改良土地的价值,而且也会给许多其他土地的生产物创造新的需求,从而使这些土地的价值也增加了。由于土地的改良,许多人都有自己消费不了的剩余食物,因而对贵金属和宝石有了需求,对于衣服、住宅、家具和设备方面其他一切便利品和装饰品,也有了需求。食物不仅成为世界上财富的主要部分,而且使许多其他各种财富具有主要价值的,乃是食物的丰富。当古巴和圣多明各刚被西班牙人发现时,那边的穷苦居民,常以小金块作为头饰和服饰。他们对这些金块的评价,似乎和我们对那些比一般略美的小鹅卵石的评价相同,就是说,值得拾取,但有人要时,却不值得拒绝。他们对新客第一次请赠金块,无不立即赠与,似乎并不认为赠送了新客非常珍贵的礼物。他们看到西班牙人那么热切地想获得金块,感到惊讶。他们没有想到世界上竟有这样的国家,它的许多人民,对于他们老是缺乏的食物有那么大的剩余量,愿意以足够供养全家好几年的大量食物,来交换小量会发亮的玩意儿。如果他们能够理解此中理由,西班牙人的黄金热,就不会使他们惊异了。




留言者信息

随缘人 留言于: 2019-7-12 9:48:00

随缘人



主题: 2019年7月12日(周五)将进行新股申购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交控科技:申购代码:787015,申购价格:16.18/股,申购上限:1.00万股;

方邦股份(科):申购代码:787020,申购价格:53.88/股,申购上限:0.55万股;

瀚川智能(科):申购代码:787022,申购价格:25.79/股,申购上限:0.75万股;

沃尔德 (科):申购代码:787028,申购价格:26.68/股,申购上限:0.55万股;

天宜上佳(科):申购代码:787033,申购价格:20.37/股,申购上限:0.90万股

航天宏图(科):申购代码:787066,申购价格:17.25/股,申购上限:1.15万股

嘉元科技(科):申购代码:787388,申购价格:28.26/股,申购上限:1.60万股.



留言者信息

大树 留言于: 2019-7-12 9:25:00

大树



主题: 3000点是底部,拿住好股票不动摇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大树观点】

股友们珍惜现在自己手中的股票。

天朝A股这一次是慢牛。将在未来三年突破6124点。

很可能最高点会达到8000点以上。

理由就是天朝银行股的估值修复,

只要市盈率从现在的6倍恢复到正常的12倍,

也就是翻一倍,大盘就突破6000点啦,

往上冲一冲就到8000点,然后,然后牛市就结束。




大树: (2019-7-12 9:27:00) ——

这次牛市3000只高估的中小创没有希望。




小小智慧树: (2019-7-12 15:59:00) ——

那拿什么股比较好




米粒: (2019-7-12 23:36:00) ——

我就坚持定投为主,打新为辅,慢慢来等




米粒: (2019-7-12 23:36:00) ——

市值波动好像不大




找到白马: (2019-7-29 23:42:00) ——

找到白马不容易




找到白马: (2019-7-29 23:43:00) ——

也许要买指数基金才能取得正收益




大树: (2019-7-30 9:25:00) ——

对于大多数股民,现在买金融ETF指数基金就是最好的选择。

510230就是金融大白马。




找到白马: (2019-7-30 20:06:00) ——

跟风好像也好难

感觉指数基金也是分好多种

为什么股指看起来也没多高

但是指数基金都在高位






留言者信息

小小溪 留言于: 2019-7-11 22:26:00

小小溪



主题: 早茶新闻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商务部:6月实际使用外资1092.7亿元 同比增长8.5%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2019-07-11/doc-ihytcerm2961515.shtml


《财富》中国500强:中石化中石油中国建筑位列前三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2019-07-10/doc-ihytcitm1122286.shtml


航天宏图等7科创板公司确定发行价 7月12日申购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relnews/cn/2019-07-11/doc-ihytcerm2842944.shtml




留言者信息

周密 留言于: 2019-7-11 15:04:00

周密



主题: ——+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002078 太阳纸业 卖出 7.220 * 3000
600271 航天信息 买入 22.490 * 1000

勿仿


留言者信息

小小智慧树 留言于: 2019-7-11 14:13:00

小小智慧树



主题: 航信如此低迷的原因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原因是什么



大树: (2019-7-11 15:10:00) ——

因为到了调整的底部区域




小小智慧树: (2019-7-11 15:13:00) ——

这调整力度够大的




大树: (2019-7-11 15:14:00) ——

技术上航天信息从3月最高点30.8元到6月最低点21.26元

调整31%,已经很充分了。耐心持有吧!




大象: (2019-7-11 15:35:00) ——

好多股票分红了,分红的钱也换成票票!




纯洁朋友: (2019-7-16 16:39:00) ——

因为到了调整的底部区域





留言者信息

老三 留言于: 2019-7-11 11:33:00

老三



主题: 中午30分:《国富论》(14)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中午30分:《国富论》(14)





        地主从这种改良所获得的好处,似乎仅仅足以补偿原来开支的费用。在古代耕作中,除葡萄园外,农场中能提供价值最高产品的那部分农地,似乎是便于浇水的菜园。但是被古代人尊为农业耕作技术之父的德谟克利特,在两千年前,写了关于这方面的著述。他认为,把蔬菜园用围墙圈围起来是不聪明的做法。他认为,菜园的利润不足以补偿石墙的费用,而砖墙(我想他指的是日光晒干的砖)容易被大雨和冬季风暴侵蚀,需要经常修补。科伦麦勒在提及德谟克利特的意见时,不加反驳,但提出了一个省钱的办法:由荆棘和石南做成篱笆。他说,根据他的经验,那是既持久又不易侵入的屏障;然而,在德谟克利特时代,一般人似乎还不知道这种圈围方法。科伦麦勒的意见,首先被瓦罗推荐,以后又被帕拉第乌斯采用。根据这些古代农事改良者的意见,蔬菜园生产物的价值似乎仅足以支付特殊栽培和灌溉所花的费用;因为在靠近太阳的国家,那时和现在一样,认为应掌握水源,以便将其引导至园中的每个地方。在欧洲的大部分地方,现在都认为蔬菜园只值得用科伦麦勒提倡的围篱方法。在大不列颠及其他一些北方国家,如果不借助石墙,那就不能获得优良的果实。所以,它们的优良果实的价格,必须偿付其生产上必不可少的石墙的建筑费和维持费。常常用果树围墙圈围菜园,这样就使不能用生产物来补偿围墙建筑费和维持费的菜园,也得到圈围的好处。


种植适当而培养完善的葡萄园,乃是农场中最有价值的部分,这似乎是古代和现代一切葡萄酒生产国都承认的农业上不容置疑的原则。但科伦麦勒告诉我们,种植新葡萄园有无利益,却是一件有争议的事情。他像一个确实喜好各种新奇植物的人一样,表示赞同种植新葡萄园,并力图通过利润与费用的比较来证明,种植新葡萄园是一种最有利的改良。然而,关于这种新产业计划中利润与费用的比较,通常是很不可靠的,而在农业中尤其如此。如果这类种植所获得的利益,都像科伦麦勒想象的那么大,那么就不会有关于这个问题的这种争论。直到现在,在葡萄酒产国中,这还是个争论纷纭的问题。这些国家的农事作家、高级种植的爱好者和提倡者,通常似乎和科伦麦勒一样,都赞同栽种新葡萄园。法国旧葡萄园所有者阻止种植新葡萄园的焦急心情,似乎可以支持那些作家的意见,并表明那些有经验的人都觉得现今在那个国家种植葡萄,比栽种其他任何植物都更有利可图。可是,从另一方面来看,这种高额利润只能维持到现时限制葡萄自由培植的法律有效时为止。1731年,他们接到政府命令,除非得到国王许可,否则禁止种植新葡萄园,也禁止重新培种辍耕两年的旧葡萄园。要得到国王的特许,须先请州长查验,证明这块土地不适宜于任何其他耕作。当时发布这道命令的托词是谷物和牧羊稀少,葡萄酒过剩。但是,如果葡萄酒过剩确系事实,那么它就会使这种种植的利润降至牧场和谷田的利润的自然比例以下,这样无须上述命令就可有效阻止新葡萄园的种植。关于所谓葡萄园增加,招致谷物缺乏,我们知道,就法国来说,在土地适宜于生产谷物的葡萄产州,谷物耕种得比其他各州都更精细,在勃艮策、吉延、上郎格多克均是如此。一种耕作雇用很多劳动者,必然给另一种耕作的产品提供好市场,从而鼓励另一种耕作。减少购买葡萄酒的人数,无疑是最有效果的奖励谷物耕作的方式。这种方式简直等于通过阻遏制造业来促进农业的政策。


因此,最初要求较大土地改良支出或每年要求较大耕种支出的那些生产,其地租和利润,虽往往大大超过谷物或牧草的地租和利润,但当其超过额仅足以补偿这种额外开支时,那么其地租和利润,实际上是受普通作物的地租和利润的支配。

有时也发生这样的情况,适合于栽种某种特殊作物的土地数量太小,不够供应其有效需求。全部生产物可出售给愿出比一般价格略高的那些人。他们所出的价格,稍稍超过作物生产以至上市,按地租、工资和利润的自然比率,或按大部分其他耕地的地租、工资和利润率所必须支付的全部地租、工资和利润。在其价格中,除去改良及耕作的全部费用,剩余部分,在这种情况下,而且只在这种情况下,可不和谷物或牧草的同样剩余部分保持一个正常比例,而且可在任何程度上超过。超过额的大部分自然归地主。


例如,葡萄酒的地租利润与谷物、牧草的地租利润之间的通常和自然比例,必须理解为只在生产好的普通葡萄酒的葡萄园才会有。这种葡萄园的土壤,或是疏松,或是含有沙砾,或是含有沙。而所产葡萄酒,除浓度与适合卫生外,又无可以称道的特色。国内普通土地,只能和这种普通葡萄园相提并论,至于有特殊品质的葡萄园,那显然是非普通土地所能媲美。


在一切果树中,葡萄树最易受土壤差异的影响。一般认为,葡萄从一种特殊土壤获得其特殊滋味,任何培育或管理办法都无法做到。这种真实的或想象的味道,有时仅为几个葡萄园产物所特有,有时为小区域中绝大部分葡萄园所共有,有时又为一大州中大部分葡萄园所共有。这种葡萄酒在市场上出售的总量,不够满足有效需求,即不够供应那些愿意支付为生产和运输这种葡萄酒,按一般地租、工资和利润率,或按上述葡萄园所支付的地租、工资和利润率,所必须支付的全部地租、工资和利润的人的需求。因此,这总量可卖给愿意支付更高价格的人,必然会把这种葡萄酒的价格抬高到超过普通葡萄酒的价格。这两种价格相差的大小,取决于这种葡萄酒的流行与稀少程度所激起的购买者竞争程度的大小而定。但无论相差多少,其差额的大部分,归于地主。虽然这种萄葡园在栽培上一般都比其他葡萄园更为谨慎周到,但其较高的价格,与其说是慎重栽培的结果,倒不如说是慎重栽培的缘故。就生产这种高价产物来说,由怠慢而产生的损失非常大,所以,即使最不小心的人,也不得不注意。因此,这高价中的一小部分,就足够支付生产所需额外劳动的工资和额外资本的利润。


欧洲各国在西印度拥有的食糖殖民地可与这种贵重的葡萄园相比较。它们的全部产量不足以满足欧洲的有效需求;其全部产量可以卖给愿以超过这产品生产和上市,按其他任何产品通常支付的地租、工资和利润率,所必须支付的地租、工资和利润的价格而购买的人。在交趾支那,最上等的精制白糖的普通售价为每昆特尔三皮亚斯特,折合英镑十三先令六便士,这是波佛尔先生告诉我们的。他对该国农业做过非常仔细的观察。那边所称的昆特尔,重一百五十磅到二百巴黎磅,平均为一百七十五巴黎磅,按英格兰一百镑磅计,其价格为每百磅约八先令英币。这与我们从我们的殖民地输入的红糖或粗砂糖通常支付的价格相比,不及四分之一,与最上等精制白糖相比,价格也不及六分之一。交趾支那的大部分农地,是用来生产大多数国民所需的米麦。在那里,米麦和砂糖的价格,也许具有自然的比例,即大部分农地的各种作物自然而然地成比例,使各地主和各农场主,都尽可能得到按通常原始改良费用和每年耕作费用计算的报酬。但我国蔗田殖民地的砂糖价格,对欧美稻田或麦田的生产物价格,却没有这种的比例。据说,甘蔗栽培者常常希望以糖酒及糖蜜两项,补偿所有的栽培费,而把全部砂糖作为纯利润。就我来说,不敢冒昧确认此系事实。假如确系如此,正如谷物耕作者希望以糖酒及糖蜜两项,补偿其耕作费用,而以全部谷粒作为纯利润。我常常看见,伦敦及其他都市的商人团体,收买我国蔗田殖民地的荒地,托代办人或代理人从事改良和耕作,以期获取利润;虽然距离遥远,而当地司法行政又不健全,不能保障他们的确定收入,他们亦在所不顾。而在苏格兰、爱尔兰或北美产谷区域的最肥沃土地,谁都不想用同一方法来改良和耕作,虽然这些国家的司法行政更加严格,他们渴望得到比较正常的收入。


在弗吉尼亚和马里兰,由于栽种烟草更为有利,人们情愿栽种烟草,不愿栽种谷物。在欧洲大部分地方,栽种烟草也获得利益。但是,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都以烟草为主要课税对象,而大家认为,国内要是栽种烟草,对各栽种地征税,比对输入烟草课关税更为方便,于是大多数地方,竟因此以不合理的命令,禁止栽种烟草。结果,允许栽种烟草的地方,便取得了一种垄断,而弗吉尼亚和马里兰的烟草生产量最大,所以它们虽有若干竞争者,却享受这种垄断的大部分利益。可是,栽种烟草,似乎不像栽种甘蔗那么有利。我从来不曾听过,居住在大不列颠的商人,投资改良和培植烟草园。靠种烟草发财由殖民地返国的,也不像由我们蔗岛以生产砂糖发财而返国的那么常见。从殖民地居民乐于栽种烟草,不愿栽种谷物这一事实来看,欧洲对烟草的有效需求,似乎未全部得到供给,但烟草的供给,也许比砂糖的供给更接近有效需求。现在,烟草的价格,也许超过烟草生产和上市,按谷田一般支付的地租、工资和利润率所必须支付的全部地租、工资与利润,但其超过额必定小于现今糖价的超过额。因此,我国殖民地的烟草种植者,像法国旧葡萄园所有者那样,都害怕生产过剩。于是,通过议会法令,限定每个年龄在十六岁到六十岁的黑奴,只能栽培烟草六千本,他们认为六千本可出烟草一千磅。他们计算,每个黑奴,除生产这个数量的烟草外,还能耕作玉蜀黍耕地四亩。道格拉斯博士告诉我们(我想他的话未必可靠),他们为防止市场供给过剩,在丰年有时把每个黑奴所生产的烟草,烧去若干,像荷兰人把他们所生产的香料烧去若干一样。如果维持现今烟草的价格,需要采用这种过激办法,那么,栽种烟草优于栽种谷物的好处,即使目前还或多或少存在,恐怕也不会长久继续下去。


因此,生产人类粮食的耕地的地租,支配着其他大部分耕地的地租。任何特殊作物耕地的地租不会长期低于食物耕地的地租,因为那部分土地定会立即改为他用;要是特殊作物耕地的地租高于食物耕地的地租,那也是因为适合于这作物的土地过少,不能供应其有效需求,属于特殊例外情况。


在欧洲,直接充作人类粮食的土地产品是五谷。所以,在一般情况下,谷田的地租支配所有其他耕地的地租。英国不必羡慕法国的葡萄园,也不必羡慕意大利的橄榄园。因为如果没有占据特殊位置,葡萄与橄榄的价值亦需由谷物价值规定,而英国的土地肥沃程度并不比这两国差。


如果一个国家的国民爱吃的植物性粮食,不是谷物,而是另一种植物,并且假设在这个国家的一般土地上通过和谷田耕作相同或几乎相同的耕作,所生产的这种植物量比最肥沃谷田所生产的还要多,那么,地主的地租肯定要大得多。也就是说,在扣除劳动工资、农场主的资本及一般利润后,剩余量肯定更多。不论这个国家劳动的一般工资是多少,较大的剩余量总能维持较大的劳动量,因此,地主也就能购买或支配更多的生活必需品和便利品。换言之,地租的真实价值会更大。


稻田比麦田能生产出更多的食物。据说,每英亩稻田,一般每年收获两次,每次产量三十蒲式耳到六十蒲式耳。因此,虽然耕种稻田比耕种麦田需要更多的劳动,但其产量除了维持劳动外的剩余量也多。因此,以大米为主要粮食的国家和以小麦为主要粮食的国家,前一个国家的地主比后一个国家的地主的所得要多。在卡罗林纳和英领其他殖民地,耕作者一般兼有农场主和地主双重身份,因此,地租与利润混淆在一起。当地的稻田虽每年只收获一次,并且当地人民根据欧洲的习惯不以大米为主要食粮,但是也认为耕种稻田比耕种麦田更为有利。


良好的稻田一年四季都是沼泽地,其中一季充满了水。它除了种稻以外,不适合用作其他任何用途——不适合种麦,不适合放牧,不适合种葡萄,等等。而适合种麦、放牧、种葡萄的土地也不能作为稻田。所以,即使在产米的国家里,稻田的地租也不能规定其他耕地的地租,因为其他耕地不能转化为稻田。


马铃薯地的产量,不亚于稻田的产量,却比麦田的产量大得多。一英亩土地生产一万两千磅马铃薯并不算高产,一英亩地生产两千磅小麦也不算低产。诚然,由于马铃薯所含水分很大,从这两种植物所得的食物或纯粹养料,不能与其重量完全成比例。但是,从马铃薯这块根食物的重量中,即使扣除一半作为水分(这是很大的扣除),一英亩地的马铃薯,仍有六千磅纯粹养料,仍三倍于一英亩麦地的产量。况且,耕作一英亩马铃薯的费用比耕作一英亩麦地的费用少,而就麦地在播种前通常需要的犁锄休种而言,其花费就超过栽种马铃薯的锄草及其他特殊费用。所以,这块根食物,如果在将来成为欧洲某地人民的普通爱好食物,正如米在一些产米国家成为人民的普通爱好食物那样,使得栽培马铃薯的土地面积在全耕地中所占的比例,等于现今栽种小麦及其他人类食用谷物的土地面积在全耕地中所占的比例,那么同一面积的耕地必能养活多得多的人民。而且,劳动者如果一般都靠马铃薯生活,那么在生产中,除了扣除耕作资本及维持劳动外,还有更大的剩余。这剩余的大部分,亦将属于地主。于是,人口就会增加,而地租也会高出现在的地租许多。


凡是适合栽种马铃薯的土地,也适合栽种其他任何一切有用植物。假如马铃薯耕地,在全部耕地中所占比例,和今日谷田所占比例相同,那么马铃薯耕地的地租,就将像现今谷田地租那样,规定其他大部分耕地的地租。


我听说,在兰开夏的某些地方认为,燕麦面包对劳动人民来说是一种比小麦面包营养更为丰富的食物。而在苏格兰,我也听到同样的话。我对其真实性总觉有点儿疑问。吃燕麦面包的苏格兰普通人民,一般地说,不像吃小麦面包的普通英格兰人民那么健康那么漂亮;他们既不像英格兰人那么起劲儿地工作,也不像英格兰人那么健康。由于两地的上层人之间没有这种差异,经验似乎告诉我们,苏格兰普通人民的食物,没有英格兰普通人民的食物那么适合于人类的体质。但就马铃薯来说,情形却完全两样。伦敦的轿夫、搬运工和煤炭挑夫,以及那些靠卖淫为生的不幸妇女(也许是英国领土中最强壮男子和最美丽女子),据说,这些人的大部分,一般来自只以马铃薯为食物的爱尔兰最下层人民。马铃薯提供最明确的证据,证明它含有营养素,而且特别适合于人类的体质。


马铃薯很难保存到一年,更不可能像谷物那样贮藏两三年。不能在腐烂以前卖出的恐惧,使人不想栽种马铃薯,而在任何大国,马铃薯不像面包那样,成为各阶级人民的主要植物性粮食,这也许是一个主要原因。




留言者信息

随缘人 留言于: 2019-7-11 10:28:00

随缘人



主题: 2019年7月11日(周四)将进行新股申购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国林环保(创):申购代码:300786,申购价格:26.02元/股,申购上限:1.30万股;

心脉医疗(科):申购代码:787016,申购价格:46.2元/股,申购上限:0.40万股;

南微医学(科):申购代码:787029,申购价格:52.45元/股,申购上限:0.95万股;

虹软科技(科) :申购代码:787088,申购价格:28.88元/股,申购上限:0.75万股;

西部超导(科):申购代码:787122,申购价格:15.00元/股,申购上限:0.80万股.



留言者信息

小小溪 留言于: 2019-7-10 20:19:00

小小溪



主题: 早茶新闻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国务院:全面推开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2019-07-10/doc-ihytcitm1091068.shtml


8家中央单位联合发布意见 11项措施惩戒科创板失信者
https://finance.sina.com.cn/roll/2019-07-09/doc-ihytcerm2510972.shtml


减持猛如虎 报喜鸟、中国中铁等股东巨资增持反被套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marketresearch/2019-07-10/doc-ihytcerm2544137.shtml



留言者信息

老三 留言于: 2019-7-10 11:40:00

老三



主题: 中午30分:《国富论》(13)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中午30分:《国富论》(13)




                第十一章 论地租



        作为使用土地所支付的价格,地租自然是承租人按照土地实际情况所能支付的最高价格。在决定租约条件时,地主试图让留给土地租地人的土地产品的份额,仅足够维持其用来提供种子、支付劳动、购买和维持牲畜以及其他农具的资本,并提供本地区农业资本的普通利润。这一数额显然是承租满意的且不遭受损失的最小份额,地主绝不会多留给他任何东西。超过这一份额的生产物或那一部分产物的价格,地主自然会设法留给他自己,作为地租,这显然是承租人按照土地实际情况所能支付的最高份额。的确,有时候由于慷慨,更多的是由于无知,地主接受比这一数额略低的地租;有时候,虽然比较少见,由于承租人的无知,他愿意按照本地区农业资本的普通利润而言,支付更多或接受略少的地租。但这种比例仍可视为自然地租,或自然会使大部分土地出租的租金。


也许有人认为,地租只不过是地主为改良土地所支付的资本的合理利润或利息。毫无疑问,在某些场合,情况可能部分是这样,但只不过是部分如此而已。对于未改良的土地,地主也要求收取地租,而所谓土地改良所付出的利润或利息,一般只是这种原始地租的附加额。土地改良所需的资本未必总是由地主支出的,有时候,承租人也可以支出资本。不过,在续订租约时,地主通常同样要求增加地租,好像土地改良的资本是由他出的。


有时,地主对完全不能进行人工改良的土地也要收取地租。巨型海藻(kelp)是一种海草,经过燃烧之后,可提供一种制造玻璃、肥皂以及其他用途的碱盐。这种海草生长在大不列颠的几个地区,尤其是苏格兰高水位标志之下的岩石上,每天被海潮淹没两次,所以,生长在这些岩石上的海草绝不是靠人工增多增加其数量的。但是,地主对生长在属于他的海岸范围内的这种海草,也像对待他的谷地一样要求收取地租。


设得兰群岛附近海域的鱼类极为丰富,因此鱼构成当地居民粮食的大部分。但是,居民要想从水产物获利,就不得不居住在近海地带的陆地上。因此,地主收取的地租就不是和农民从土地上获得的利益成比例,而是和他从土地和海上两方面获得的利益成比例。这种地租部分是用鱼缴纳的。地租构成鱼类商品价格一部分的实例很少见,我们在设得兰群岛看到的就是其中的一个实例。


因此,作为使用土地所支付的价格,地租是一种垄断价格。它一点儿不与地主改良土地所支出的资本成比例,或者它不与地主所能收取的地租成比例,而是与农场主所能支付的数额成比例。

经常送往市场出售的土地产品的普通价格必须足够偿还将这些产物送往市场所需垫付的资本,并提供普通利润。如果普通价格超过此数,其剩余部分自然就是地租。若不超过此数,商品虽仍然可以送入市场,却不能给地主提供地租。价格是否超过这一限度,取决于需求。


对土地产物某些部分的要求,总是使它以较高的价格出售,超过将它送往市场的原价;另外的部分则可能或者不可能卖到这么高的价格。前者总是能给地主提供地租,而后者有时可能,有时不可能提供地租,这取决于不同情况。


因此,应当指出,地租构成商品价格一部分的方式与工资和利润是不同的。工资和利润的高低,是价格高低的原因,而地租的高低,却是价格高低的结果。商品的价格的有高有低是因为这种商品上市所需支付的工资与利润有高有低。但这种商品能提供高地租,能提供低地租,或不能提供地租,却是因为这种商品价格有高有低。但商品价格大大超过或稍稍超过足够支付工费及利润的数额,或是仅够支付工资及利润。


本章分为三部分,主要讨论:


第一,总能提供地租的那部分土地产品;

第二,有时能提供有时不能提供地租的那部分土地产品;

第三,这两种不同的天然产物,互相比较和制造品比较时,在不同改良阶段时期自然产生相对价值的变动。



第一节 论总能提供地租的土地产品


像所有其他动物一样,人类的繁殖自然地与其生活资料成比例,所以,食物总是或多或少地有需要。食物总能购买或支配多一些或少一些数量的劳动,总可以找到愿为获得食物而从事劳作的人。诚然,食物购买到的劳动量并不总是等于按照最节约的方式进行管理所能维持的劳动量,这是因为有时支付的劳动工资较高。但食物总能按照附近地区劳动者的普通生活标准维持一定数量的劳动。


但是,在几乎所有情形中,土地产出的食物数量大于将其送往市场所需的全部劳动的生活费,而这是按照维持劳动的最节约的方式计算的。剩余部分也总是等于偿还使用劳动的资本及其利润。因此,还留有一部分作为地主的地租。


挪威和苏格兰的最荒凉野外有某种饲养牛羊的牧草地。该牧草地饲养的牛羊产出乳汁与繁殖的幼畜,除了足够维持饲养所需的全部劳动和支付农场主或所有人的普通利润外,还有少量剩余,作为地主的地租。地租随着牧场条件的优良程度而增加。相同面积的优良土地不但能维持较大量的牲畜,而且由于这些牲畜聚集在较小范围内,饲养及收集其产品所需的劳动也较少。于是,地主就从产品数量的增加和用产品维持费的劳动的减少两方面获利。


无论土地的产品是什么,其地租随土地肥沃程度的不同而不同;无论土地的肥沃程度如何,其地租又随土地位置的不同而不同。与偏远地区同样肥沃的土地相比,城镇附近的土地能提供更多的地租。耕种后者耗费的劳动量虽然与耕种前者耗费的劳动量差不多,但要把偏远地区的产品运到市场,就需要较大的劳动量。因此,偏远地方必须维持较大数量的劳动,而农场主的利润,地主的地租得到支付的剩余部分势必减少。但是,正如前面已经说过,偏远地区的利润率一般比城镇附近的利润率高。所以,减少的剩余中只有一小部分属于地主。


良好的道路,运河和通航河道,由于运输费用的减少,使偏远地区和城镇附近地区更加接近于同一水平。所以,交通改良是全部改良中最有实效的。便捷的交通促进了偏远地区的开发,尽管这类地区在一个国家的幅员中占据最广阔的部分。由于它们打破了城镇附近乡村的垄断地位,因而对城镇有利,即使城镇附近的乡村也可能因此受益。尽管它们把竞争性商品引入了旧市场,除了通过自由与普遍的竞争,促使每个人为了自卫而被迫进行良好经营之外,这种良好经营绝对不可能建立起来。将近五十年前,伦敦附近的一些州郡曾向国会提出抗议,反对征收通行税的道路延伸到偏远的州郡。他们认为,由于低廉的劳动,这些偏远州郡会将他们的牧草和谷物以低于他们自己产品的价格在伦敦市场出卖,从而降低他们的地租,破坏他们的耕种。可是,从那时起,他们的地租已经上升,而他们的耕种也已经得以改善。


一块中等肥沃程度的谷地为人类生产的食物比一块同样面积的最好牧草地所生产的多得多。虽然耕种谷地需要更多的劳动,但是在补偿种子和维持一切劳动以后剩余的食物量同样大得多。所以,假如过去从未有人认为一磅肉的价值超过一磅面包的价值的话,那么,这较大的剩余到处都会有更大的价值,并且构成了农场主利润和地主地租的更大资源。在农业开始初期,情况似乎普遍如此。


但是,在不同农业发展时期,面包与肉类这两种食物的相对价值是大不相同的。在农业开始初期,占全国绝大部分未改良荒野全部用于牲畜放养。肉类多于面包,因此面包成为竞争最大的食物,其价格最贵。乌洛阿告诉我们,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四五十年前,一头牛的普通价格为四里尔(real),折合英币二十一个半便士,而且可从两三百头牛中挑选。乌洛阿没有提及任何有关面包价格的事情,或许是因为他没有发现其中的异常之处。他说,布宜诺斯艾利斯一头牛的价格与捕获它的劳动没有差别。但无论哪里,栽种玉米需要大量劳动,而在一个位于普拉特河流域的国家,而且是欧洲通往波托西银矿的直接通道,其劳动的货币价格不可能非常便宜。当耕种在国内大部分地区推广的时候,情形就不同了。当时,面包比肉类多,竞争的方向变了,肉类价格比面包价格高。


由于耕种面积的扩大,未改良荒野不足以满足肉类的需求。大部分耕地必须用来饲养并喂肥牲畜,所以,肉类价格须足以支付饲养牲畜所需的劳动,地主的地租以及农场主将土地用于耕种应该获得的利润。在未开发的荒野上饲养的牲畜,与得到最大改良的土地上饲养的牲畜,在同一市场,比照其重量或品级,以同一价格出售。荒野的所有者因此获利,并按照其牲畜的价格,提高自己土地的地租。不到一个世纪以前,苏格兰高地许多地方的肉类价格和燕麦面包的价格同样便宜,或者更便宜。英格兰和苏格兰统一之后,英格兰的市场向苏格兰高地的牲畜开放。它们的普通价格现在约为本世纪初的三倍,而苏格兰高地的许多不动产的租金涨至三倍和四倍。在几乎大不列颠的每个地区,现在一磅最好的肉的价值一般比两磅最好的白面包的价值还要多;在丰收年,有时值三磅乃至四磅。


于是,在土地改良过程中,未改良草地的地租与利润在一定程度上受已改良草地的地租与利润的支配,而已改良草地的地租与利润又受谷物地的地租与利润的支配。谷物是一年生作物,而肉类却需要四五年工夫才有收获。因此,一英亩土地生产的一种食物的数量比另一种食物的数量少得多,较少的产量必须以较高的价格去补偿。假若补偿超过了限度,那么,更多的谷地会变成牧草地;假若补偿未达到限度,那么,部分牧草地又会变成谷物地。


然而,牧草和谷物之间在地租和利润上的这种平等,直接生产牲畜食物的土地和直接生产人类食物的土地在地租和利润之间的这种平等,只在大部分土地已经改良的国家才会发生。在某些特殊的当地情况下,牧草地的地租和利润比从谷物地获得的地租和利润高得多。


在大城镇附近,对牛奶及马料的需求以及肉类的高价经常造成牧草价格高于它同谷物价值的自然比例。很显然,这种地方优势不能被扩散到偏远地区。


特殊情况有时使某些国家的人口变得非常稠密,以致整个国土,像大城镇附近地区的土地一样,生产的牧草及谷物不足以满足其居民生活上的需求。因此,这些国家的土地主要用来生产容积较大且不易从远方运来的牧草,而人民生活所需的食物则主要从外国进口。当今的荷兰就是这样的状态,而且,在古罗马繁荣时期,古意大利的大部分地区也是如此。西塞罗告诉我们,老伽图说,私有土地管理首要和最有利可图的事情是饲养好;饲养得还算好是第二位的;饲养得不好是第三位的。他把耕作的利润与利益列为第四位。的确,在罗马附近的古意大利,因古罗马常把谷物无代价的或以极低的价格分配给人民,所以大大阻碍了耕作。这种谷物来自被征服省份。这些省份中,有几个不纳赋税,但需以每配克六便士的规定价格将各自产品的十分之一卖给共和国。共和国以这种低价将谷物分配给人民必然降低了从罗马旧领土运往罗马市场的谷物的价格,因而必然阻碍了该国的谷物耕种。


在以谷物为主要产物的旷野,一片圈围的草地的地租往往比附近谷物地的地租高。圈地更加便于维持耕种谷地所需的牲畜。在此情况下,圈地的高地租不是用它自己的产品支付的,而是用它耕种的谷物地的价值支付的。假若邻近土地全被圈围,那么,圈地的地租就会下跌。苏格兰圈地目前的高地租,似乎由于圈地太少,或许只能维持到这种稀少性存在的时候。就圈地而言,对草地的好处比对谷物的多,因为它不但可节省看管牲畜的劳动,而且牲畜不受守护人和他的狗的干扰,吃得更好些。


但是,在没有地方性利益的地方,草地的地租和利润必然受到适宜谷物或其他植物性食物生产的土地地租和利润的支配。


在相同面积的土地上,仅仅使用天然牧草所能饲养的牲畜比较少,而使用芜菁、胡萝卜、包菜等人工牧草,或使用其他已经用过的方法,所能饲养的牲畜就比较多。这样就可降低进步国家中肉类的价格。而且,情况似乎的确如此;至少在伦敦市场上,目前的肉类价格对比面包价格比上世纪初低得多。


伯奇博士在他所著的《亨利亲王传》的附录中列举了亲王日常支付的家畜肉的价格。重六百磅的一头牛通常约花去他九镑十先令,即每百磅三十一先令八便士。亨利亲王是在1612年11月6日逝世的,时年十九岁。


1764年3月,议会曾对当时高昂的食品价格的原因进行了调查。在这次搜集的许多证据中,有一个弗吉尼亚商人证言:他于1763年3月备办船上食物,支付每百磅牛肉二十四先令或二十五先令,他认为这是普通价格,而在高物价的1764年,对于同质同量的牛肉,他却支付二十七先令。但是,1764年这样高的价格,却比亨利亲王所付的日常价格还低四先令八便士;应当指出,为远道航海而购买的是适于腌藏的牛肉,而只有最好的牛肉才适于腌制。


亨利亲王所支付的价格包括整个牛身、次肉、好肉计算在一起的价格,为每磅三又五分之四便士;依照这一比率,当时零售的上等肉,每磅至少在四便士半到五便士之间。


1764年在议会作调查时,做证人都说,当时上等牛肉的上好肉块的零售价格每磅为四便士到四又四分之一便士,而下等肉块的价格,每磅为七个铜元到二便士半或二又四分之三便士。这种价格比三月间的普通市价,每磅约高半便士。但是,即使是如此高的价格,也比亨利亲王时代的普通零售价便宜得多。


在上世纪的前十二年间,温莎市场上等小麦的平均售价为每亨特(合九温彻斯特蒲式耳)一镑十八先令三又六分之一便士。


然而,在1764年前的十二年(包括1764年)内,同一市场的上等小麦的平均价格,每亨特为二镑一先令九便士半。

因此,小麦价格在上世纪前十二年内,比它在1764年前的十二年(包括1764年)内便宜得多,而家畜肉价格却高得多。


在一切大国中,大部分耕地都用来生产人类或牲畜的食物。这类耕地的地租和利润支配着其余一切耕地的地租和利润。假若用以生产某种特殊生产物的土地,提供了比上述更少的地租和利润,那么这类土地马上就会改作谷田或牧场。若它能提供更多的地租和利润,那么部分谷田或牧场不久就改用来生产那些特殊的生产物。


为使土地适合生产特殊生产物,有的需要有较大的最初改良支出,有的需要有较大的年度耕作支出;与谷物和牧草相比,似乎前者能提供较大的地租,后者能提供较大的利润。然而,这样较高的收入很少发现能超过较高支出的合理利息或补偿。


如在啤酒花园、果树园及蔬菜园,地主的地租和农场主的利润一般比谷田或草地的大。但是,要使地基变成这种状况,需要有更大的开支。因此,地主能得到更多的地租。此外,由于这种土地需要更细心和更专门的管理,所以农场主能得到更多的利润。况且,要确定这些作物的收成是更难的,至少对啤酒花园和果树园来说是如此。所以,其价格必须提供类似保险利润的某种东西,以补偿一切意外损失。种园者的境遇一般是平常的,最多是中等的,这就使我们相信,他们的聪明才智通常并未得到超额的补偿。他们的令人愉快的技巧被许多有钱人当作消遣来操作,以至赖以生存的人不能得到什么好处;因为那些应该成为他们产物的最佳顾客的人都给自己提供了他们所有最名贵的产品。




留言者信息

随缘人 留言于: 2019-7-10 9:24:00

随缘人



主题: 2019年7月10日(周三)将进行新股申购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容百科技(科):申购代码:787005,申购价格:26.62元/股,申购上限:0.85万股;

光峰科技(科):申购代码:787007,申购价格:17.50元/股,申购上限:1.15万股;

中国通号(科):申购代码:787009,申购价格:5.85元/股,申购上限:25.20万股;

福光股份(科) :申购代码:787010,申购价格:25.22元/股,申购上限:1.05万股;

新光光电(科):申购代码:787011,申购价格:38.09元/股,申购上限:0.70万股;

中微公司(科):申购代码:787012,申购价格:29.01元/股,申购上限:1.00万股;

乐鑫科技(科):申购代码:787018,申购价格:62.60元/股,申购上限:0.50万股;

安集科技(科):申购代码:787019,申购价格:39.19元/股,申购上限:0.35万股;

铂力特(科):申购代码:787333,申购价格:33.00元/股,申购上限:0.35万股。

 


[align=right][color=#000066][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9-7-10 9:26:22编辑过][/color][/align]
留言者信息

小小溪 留言于: 2019-7-9 21:54:00

小小溪



主题: 早茶新闻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新华社:市场热议科创板定价 部分专家称超募是伪命题
http://finance.sina.com.cn/zt_d/rykcbdj/


周小川:Libra代表数字货币的趋势 中国应未雨绸缪
https://finance.sina.com.cn/blockchain/roll/2019-07-09/doc-ihytcitm0741491.shtml


报道称“80后”无养老金 人社部:对制度理解不到位
http://finance.sina.com.cn/zt_d/yanglaojin_2/



分页 [1][2][3][4][5][6][7][8][9][10] [上一页] [下一页]   [发新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