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金量子论坛 → 留言板

帐号:   密码: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公告:
     [发新贴] 按回帖排序 分页 [1][2][3][4][5][6][7][8][9][10] [上一页] [下一页] [发新贴]
留言者信息

老三 留言于: 2019-7-26 11:21:00

老三



主题: 中午30分:《国富论》(25)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中午30分:《国富论》(25)







         让我们假设,如果某个国家在某个时刻的全部流通货币为一百万镑,这个数目已够使其土地和劳动的全部年产物得以流通。再让我们假定,后来有许多银行和银行家发行凭票支付的本票一百万镑,而在金柜内仅保留二十万镑,以备不时之需。于是,在流通中会有八十万镑金银币和一百万镑的银行券,总共有一百八十万镑纸币和硬币。但国内土地和劳动的年产物以前仅需一百万镑来流通并分配到它的合适的消费者手中,而年产物是不能通过银行的运作来立即增加的。所以,一百万镑就足以使这些年产物流通,进行买卖的货物和从前完全一样,相同数量的货币足以进行这种买卖。流通的渠道,如果我们可以使用这个词的话,将仍然和以前完全相同。我们假定一百万镑足以充满渠道。因此,超过这个限度注入的货币不能在其中流通,而只能溢出。现在,我们灌注下了一百八十万镑。八十万镑一定会溢出来,这一数额超过了该国流通中所能使用的货币的数目。但是,尽管这一数目的货币不能在本国使用,它却是大有价值的,不能任其闲置。因此,一定会把它送到国外去寻找在本国寻找不到的有利可图的用途。不过,纸币不能运往国外,因为远离发行的银行,远离可使用法律强迫其兑现的国家,在普通支付中是不被接受的。所以,送到国外去的一定是八十万镑金银币,而国内流通的渠道由一百万镑纸币充满,而不是以前充满它的一百万镑金银币。


如此大量的金银送往国外绝不是毫无所得的,也绝不是送给外国国民作为礼物的。它们将用来换进各种外国货物,供本国人消费或转卖给别国人消费。


假如用它们在一个外国购买货物以供应另一个外国的消费,即从事所谓的转口贸易,他们所得到的利润将使他们自己国家纯收入的增加。这就像新创设的基金一样,可以被用来进行新的贸易;国内的业务现在由纸币来经营,金银变成了从事这种新贸易的基金。


如果他们用这些金银币购外国货物来供国内消费,第一,他们可以购买什么也不生产的懒惰人们所消费的东西,如外国葡萄酒、外国绸缎等;或者第二,他们可以购买额外的原料、工具和食物,以维持和雇用更多的勤劳人民,这些人民再生产出他们每年消费的价值,外加利润。


如果用于前一种途径,就无异鼓励奢侈,增加开支和消费,而不增加生产,或者说是设置一种永久的基金来支持这种开支,无论就哪个方面来说,对社会都是有害的。


如果是用于后一种途径,它可鼓励勤劳,虽然会增加社会消费,但也会提供维持这项消费的永久性基金。消费者会把每年消费的全部价值再生产出来,并提供利润。社会的总收入,即社会的土地和劳动的年产物的增加额,等于工人的劳动在其加工的原料上增加的全部价值;社会纯收入的增加额等于这一价值减去机器和生产工具的必要开支以后剩下的价值。


由于银行的运作而被迫送往国外的大部分金银比被用来购买外国货物供本国消费,事实上是而且一定是用来购买第二类货物。这似乎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不可避免的。虽然有的人的收入没有增加,但他的开支却大大增加。但我们可以肯定,绝对没有一个阶级的人全都这么办。因为谨慎从事的原则虽然不能支配每个人的行为,但至少会影响每个阶级的大多数人的行为。但是,把懒惰的人作为一个阶级来看,他们的收入不能因银行业的这种运作而有丝毫增加。因此,他们的一般支出也不会因这种运作而大大增加,尽管其中少数人的支出可能增加,而且实际上又确实增加了。因此,懒惰人对外国货的需求仍然和从前一样,或者差不多一样;在由于银行业的这种运作而被迫送往国外的货币中,有一小部分用来购买外国货物供本国消费,这一部分有可能是用来购买这些懒惰人需要的物品。其中大部分自然会用于雇用勤劳的人,而不是用来维持懒惰。


当我们在计算任何社会流动资本所能推动的劳动量时,我们只应该考虑由食物、原料、制成品造成的那一部分,而把货币构成的另一部分扣除,货币只能起到使三者流通作用。要推动劳动,三件东西是必不可少的:供制作的原料、用来进行制作的工具以及完成制作的工资或报酬。货币既不是制作的材料,也不是供制作的工具;工资虽普遍用货币支付,但工人的真实收入也像其他人的真实收入一样,不是货币,而是货币的价值;不是金块,而是金块所买到的货物。


任何资本所能推动的劳动量,显然等于该资本能供给以材料、工具以及适应于工作性质的维持费的工人的数量。货币之所以必要,是为了购买原料和生产工具,以及维持工人的生活。但全部资本所能推动的劳动量肯定不等于用以购买的货币和货币购买到的原料、工具和维持费,而只等于这两种价值之一,说等于后者不如说等于前者恰当。


纸币代替金银币之后,全部流通资本所能提供的原料、食物和维持费的数量的增加,与过去用来购买它们的金银币的全部价值相等。巨大流通和分配轮毂的全部价值,现在被加在本来靠它而流通的货物的价值上面。这种作业在某种程度上与某种巨大工程的经营者相似。由于机器的某种改进,他拆掉旧机器,把新旧机器的价格差额加在他的流动资本上,即加在用来购置原料和给工人提供工资的基金上。


一国流通的货币,对于用它来流通的年产物的全部价值究竟应该保持什么比例,也许是不可能确定的。不同的作者计算为全部价值的五分之一、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乃至三十分之一。但是,无论流通货币与年产物全部价值之间的比例是多少,由于只有一部分,往往是很小一部分年产物预定用作劳动的维持费,货币对这一部分年产物的比例肯定是很大的。因此,用纸币代替后,流通所需的金银币就减少到以前的五分之一,如果其余五分之四的大部分价值被加在用来维持劳动的基金内,那当然会大大增加这种劳动的数量,进而大大增加土地和劳动的年产物的价值。


最近二十五至三十年间,在苏格兰几乎所有大城市甚至乡村都设立了银行公司,推行这种业务。其效果正如上面所描述的那样。国内的营业几乎完全用这些银行发行的纸币来进行,通常都用纸币来购买东西并进行支付。除兑换二十先令的银行券票,很少出现银币,金币尤其少见。尽管这些银行的行为并非全是无可非难的,于是要求议会立法进行管理,但国家显然从银行业得到巨大益处。我听说,格拉斯哥自银行创立以来,其贸易在十五年间增加了一倍;自两家公立银行在爱丁堡开设以来,苏格兰的贸易增加三倍以上,一家是1695年通过议会立法开设的“苏格兰报行”,另一家是1727年由皇家特许状设立的“皇家银行”。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苏格兰的一般贸易,尤其是格拉斯哥的贸易是否真的增加了这么多,我不敢确定。如果情况真是如此,那么其效果似乎太大,不能仅用银行业务去解释。不过,如果说苏格兰的贸易和劳动在这时已经大有增加,而且极大地促进了这种增加,这都是毫无疑问的。


在1707年英格兰和苏格兰联合之前在苏格兰境内流通银币,以及随后的一段时间内返回苏格兰重铸的银币的价值为四十一万一千一百一十七镑十先令九便士。尽管没有得到关于金币的记录,但从苏格兰造币厂的旧账簿来看,似乎每年铸造的金币的价值略超过银币。当时有许多人担心银币一旦进入苏格兰就收不回来,不曾将银币送往苏格兰银行重铸;此外,也有一些英格兰银币并不需要重铸。可见,联合之前在苏格兰流通的金银币的总价值估计不下于一百万镑。这一数额似乎构成苏格兰全部流通量,因为苏格兰银行的流通量虽没有其他银行与之匹敌的,但在全部流通量中仅占极小一部分。现在苏格兰的全部流通量估计不下两百万镑,其中金银币最多不超过五十万镑。但是,苏格兰的金银币流通量虽是大减,其真实财富和繁荣却丝毫未受到影响;反之,它的农业、制造业和贸易,它的土地和劳动的年产物均显著增加。


大多数银行和银行家发行的本票,主要是通过贴现汇票,即在汇票到期前垫付货币。在垫付的款项中扣除汇票到期前应付的决定利息。通过汇票到期后的支付,偿还银行垫付的数目以及作为利润的利息。银行家给贴现商人预支的不是金银币,而是他们自己的本票。他的好处是通过贴现可以增加自己的本票发行量,他凭自己的经验发现,这类本票都在流通。因此,他能从较大数量的发行额中获取利息纯收入。


苏格兰的商业规模现在还不是很大,在上述两家银行公司初次创立时就更小了。如果这两家公司将业务限制在票据贴现内,它们的营业就会更小。于是,它们发明了另一种方法来发行本票:凡是能找得到两个信用卓著且拥有良好地产的人做担保,开设他们所称的现今账户,给予他一定数额(如两三千镑)的信贷,并在此限额内预支给他的钱,他应在被请求时连同其法定利息偿还。我相信,世界各地的银行和银行家都会给予这种信贷的。但据我所知,苏格兰银行公司所接受的还款条件的宽松是他们特有的,这也许是他们营业兴盛,国家得益的主要原因。


在苏格兰,凡具有上述信用条件而按照此方法向银行借到一千镑的人,可以随时分期还款,有二三十镑就可还款一次。银行方面就从每次收款的日期起,至全数偿清的日期止,计算每次所收回的数额,并在全部金额的利息中,扣除相应数目的利息。各种商人和实业家都感到在银行设立现金账户的便利,因而乐于促进银行的这类业务,在一切支付中乐意接受它们的银行券,并鼓励自己所能影响到的人都那样做。在顾客申请贷款时,银行大都以自己的本票支付。银行用本票支付制造业者的贷款,制造业者用本票购买农场主的原料和食物,农场主用本票支付地主的地租,地主用本票支付商人提供的各种便利品和奢侈品,商人最后又把它送回银行去平衡自己的现金账户或偿还其他借款。于是,国家的全部货币业务均采用银行券进行。银行的业务自然也就兴旺了。


通过这种现金账户,商人们可以随意做比以前更大的生意。假设有两个商人,一个在伦敦,一个在爱丁堡,他们在相同的贸易中投入了相同的资本。爱丁堡商人因有现金账户,他的生意规模就会比伦敦商人的更大,能够雇用更多的人。伦敦商人因没有现金账户,需在自己金柜内或在他的银行家的金柜内保有巨额货币(银行家不支付利息),以应付不断提出的偿还赊购的要求。假定这一数目在通常情况下是五百镑,那么,他的货仓中的货物必然因此而减少五百镑。假设商人保有的存货普通每年脱售一次。由于他必须保持五百镑不用,所以每年售出的货物就少了五百镑,他每年的利润和他所能雇用来办理销售的工人人数均相应都减少了。反之,爱丁堡的商人无需保有货币来应付这种不时的需要。万一遇有急需,他可通过银行的现金账户去付款,逐渐用今后出售货物所得的货币或纸币去偿还这种借款。与伦敦商人比较,他可毫无顾虑地用同量资本去囤积更多的货物,从而为他自己赚取更大的利润,并经常雇用更多的勤劳人民准备货物上市。因此,国家也可以从中获得巨大好处。


诚然,英格兰银行通过贴现汇票所给予英格兰商人的便利,可等于现金账户给予苏格兰商人的便利。但要记住,苏格兰商人也可和英格兰商人一样容易地向银行贴现汇票。除了贴现票据,苏格兰银行还有现金账户提供的额外便利。


在任何国家,各种纸币能毫无阻碍地到处流通的全部金额绝不能超过其所代替的金银币的价值,或(在商业状况不变的条件下)在没有这些纸币的场合所必须具备的金银币的价值。例如,苏格兰流通的纸币,假设最低的是二十先令纸币,那么,能在全苏格兰流通的纸币其总额绝不可超过国内每年交易二十先令及二十先令以上的价值的交易通常所需的金银币的数额。如果超过了这个总额,其过剩的部分既不能在国内流通,也不能输往国外,只能马上回到银行去兑换金银币。得到钞票的人立即觉得他们所有的钞票超过国内交易的需要。既然他们不能把纸币送往国外,当然马上会转向银行,要求其兑现。因为过剩的钞票一旦换成金银币被输往国外,很容易就有用处;在钞票还是钞票的时候,却一点儿用处也没有。总之,过剩的数额将全数回到银行兑现,如果银行兑现困难或迟缓,回到银行去的钞票,还会更多。由此造成的恐慌,必然会加剧挤兑。


每种商业普通开支包括房租以及雇工、办事员、会计师等的工资。除了这些项目之外,银行还有两项特有的开支:第一,在自己的金柜内随时保持大量的货币,以应付自己发行的银行券持有人随时提出的兑现要求,它损失的是这笔钱的利息;第二,应付兑现要求的金柜一旦变空,要立即进行补充。


一家发行纸币超过国内流通所需的银行公司,由于超过部分将不断回到银行并请求兑现,所以必须增加自己金柜中经常保持的金银币数量,而且要按照彼此更大的比例,因为银行券的归来,其速度比超额部分的扩大要快得多。所以,银行不仅要按被迫增加的比例,而且还要按更大的比例增加第一项的开支。


这样一家公司的金柜,不但应更充实,而且肯定会空竭得更快。因此,为了补充金柜,不仅需要较大的开支,而且需要较常的和不间断的开支。但是,源源不断从金柜中流出来的铸币却不能在国内流通,它是用来代替国内流通中不能使用的纸币的,所以也不能在国内流通中使用。然而,铸币是不会被闲置的,它必须以某种形式流入国外,以寻求在国内找不到的其他有利用途;但金银币的不断输出,由于增加了寻找新的金银币去补充空竭得非常迅速的金柜的困难,定会进一步增加银行的开支。所以,像这样的银行,必须按强迫增加的业务比例,增加第二项的开支,其增加幅度比第一项更大。




留言者信息

小小溪 留言于: 2019-7-25 20:15:00

小小溪



主题: 早茶新闻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人社部:截至6月底7062亿养老基金已到账投资运营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bwdt/2019-07-25/doc-ihytcerm6134842.shtml


证监会: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 讲究方法把握好力度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y/2019-07-25/doc-ihytcitm4586550.shtml


新城控股断臂求生 金科、龙湖、旭辉等接盘
http://finance.sina.com.cn/zt_d/xckgdd/




留言者信息

周密 留言于: 2019-7-25 15:14:00

周密



主题: ——+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002078 太阳纸业 卖出 7.210 * 3000
600704 物产中大 买入 5.450 * 3000

勿仿

长期操作部分
000001  平安银行 卖出 14.210 * 100000
000402 金 融 街 买入 7.745 * 192900

[align=right][color=#000066][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9-7-25 23:51:59编辑过][/color][/align]
留言者信息

老三 留言于: 2019-7-25 11:46:00

老三



主题: 中午30分:《国富论》(24)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中午30分:《国富论》(24)






         第二章 论作为社会总资财的一个特殊部门或作为维持国民资本的费用的货币


我在第一编里已经指出,因为商品的生产和上市都使用劳动、资本与土地,所以大部分商品的价格都分解为三部分:一部分为劳动工资;另一部分为资本利润;第三部分为土地地租。诚然,有些商品的价格仅由两部分构成,即劳动工资和资本利润;甚至极少数商品的价格仅由一部分构成,即劳动工资。但无论如何,每一种商品价格终归成为上述那三个部分中的一个部分或全部,不归于地租也不归于工资的部分,必归于某人的利润。


如前所述,分开来看,每种商品的情况是如此,合起来看,构成每个国家的土地和劳动的年产物的全部商品的情况也是如此。这种商品的总价格或总交换价值一定也分解为这三个部分并分配给该国的不同居民,作为他们的劳动工资、资本利润或者土地地租。


然而,尽管一个国家的土地和劳动的年产物的全部价值是这样划分的并成为各居民的收入,但是,好像个人私有土地的地租分为总地租和纯地租一样,国内全部居民的收入同样可分为总收入和纯收入。


个人私有土地的总地租包含农场主付出的一切;在总地租中,减去管理上、修缮上所需的各种必要费用,其余留给地主支配的部分,称为纯地租。换言之,所谓纯地租,就是在不伤害其财产的条件下可供地主直接消费的资财,或者说,可用来购置衣食和车马、装饰房屋、家具、享受和娱乐的资财。地主的实际财富与纯地租成比例,而不与总地租成比例。


一个大国全体居民的总收入包含他们土地和劳动的全部年产物。在总收入中减去维持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的费用,其余留给居民自由支配的便是纯收入。换言之,所谓纯收入,乃是不损害他们的资本,供居民直接消费的资财,可以用来购买自己所需的生活资料、便利品、娱乐品等。国民的真实财富与他们的纯收入成比例,而不与他们的总收入成比例。


很显然,补充固定资本的费用绝不能算在社会纯收入之内。有用的机器,需修补而方能使用;耕种所需的工具,需修补后才能使用;有利可图的建筑物,需修缮后才有利可图。这种修葺所要的材料,只是把各种材料加工为成品所需要的劳动产品,均不能算作社会的纯收入。诚然,这种劳动价格也许会成为社会纯收入的一部分,因为从事这种劳动的人可能要把工资的全部价值留作自己直接消费的资财。但就其他劳动而言,不仅劳动的价格属于这类资财,而且劳动的产品也属于这种资财;劳动的价格属于留作自己直接消费的资财,劳动的产品则成为别人直接消费的资财。别人的生活资料、便利品和娱乐品都随工人的劳动而增加。


固定资本的目标在于增加劳动生产力,即使同一数目的工人能够完成更大数量的工作。设备完全且所有必要建筑物、篱笆、沟渠、排水和道路均处于良好状况的农场,和不具备这些条件的农场相比,即使广狭相等,肥瘠相等,劳动人数相等,役畜数目相等,所获产物也一定多得多。有最精良机器设备的厂坊,和工具不怎么完备的厂坊比较,虽所雇工人的人数相等,其产量也一定会多得多。适当地花在固定资本上面的任何费用,一定都能很快地带来很大的利润,而且年产物价值由此而来的增加,会比这类改良物所必要的维持费多得多。不过,这种维持费需动用这种年产物的一部分。原来可直接用于增加食物、衣服、住宅等社会生活资料和便利品的生产,就有一部分改作他用。这新的用途当然是很有利的,但与原来的用途不同。因此我们说,机械方面的改进,使同一数目的工人,得以较便宜较简单的机器,进行同量的工作,这确实是社会的福利。从前比较昂贵复杂的机器,其修补常需花去一定数量的材料和人工。现在机器改良了,这一定数量的材料和人工,可以被节省下来,再凭借某种机器的力量,用来增加产品的数量。例如,大制造厂主原来每年需以一千镑作为机器修理费,现在,倘若能够把修理费变成五百镑,其余五百镑可用来增购材料和增加工人。于是,机器所生产的产品数量,自然就会增加。产品的增加自然会带来社会福利的增加。


在一个大国,固定资本的维持费可与私有土地的维修支出相比。保持土地产物从而保持地主的总地租和纯地租的数额,都常需有维修费。但是,当措施得当时,维修费减少;当产物不减少时,则总地租至少总会保持不变,而纯地租则一定会增加。


但是,固定资本的维持费,虽然不能列在社会纯收入之内,但流动资本的维持费却有所不同。流动资本包含四部分,即货币、食物、原料和制成品。前面已经说过,后三个部分经常从流动资本中抽出,变成社会的固定资本或留作直接消费的资财。这些消费品中不用作维持固定资本的那部分,全部变成留作直接消费的资财,成为社会纯收入的一部分。所以,维持这三部分流动资本,并未从社会纯收入抽出任何部分的年产物,除了维持固定资本必需的之外。


就这点而言,社会流动资本便与个人流动资本不同。个人流动资本决不能算作个人纯收入;个人纯收入全由他的利润构成。但社会流动资本,虽由社会内各个人的流动资本组成,但不能因此便说社会流动资本绝对不是社会纯收入的一部分。商店内的货物,虽然不是商人自己留作直接消费的资财,但可以是别人留作直接消费的资财。由其他财源取得收入的其他人,可以经常为商人补充货物的价值,并支付利润。商人或其他人的资本均不会减少。


因此,货币是社会流动资本中的唯一项目,其维持费可以使社会纯收入有所减少。

就对社会收入的影响而言,固定资本与货币构成的那部分流动资本很相似。


第一,机器和工具的建造与维持需要一些费用。这些费用,虽然是社会总收入的一部分,但是从社会纯收入中扣除下来的。货币也是如此。货币的收集与弥补,也需要一项费用,这种费用虽然是社会总收入的一部分,但也是从社会纯收入中扣除下来的。货币是商业上的伟大工具,有了它,社会上的生活资料、便利品、娱乐品才得以适当的比例,经常被分配给社会成员。但由于它是非常昂贵的工具,其维持须花费社会上一定数量的极有价值的材料即金银和一定数量的极其精巧的劳动,不是用来维持这种伟大而昂贵商业工具,社会上每个人通过它得到自己的生活资料、便利品和娱乐品。


第二,无论个人或社会,构成固定资本的机器和生产工具均不构成个人或社会总收入或纯收入的一部分;同样,虽然货币要通过使社会全部收入在社会成员间进行经常的分配,但货币本身并不是这种收入的一部分。货币只是货物流通的巨轮,而与通过它来流通的货物大不相同。构成社会收入的只是货物,而不是流通货物的巨轮。在计算社会总收入或纯收入时,我们永远必须从货币和货物的每年流通总量中扣除货币的全部价值,没有一个法新的货币是总收入或纯收入的组成部分。


这个命题之所以显得可疑和矛盾,是因为文字的暧昧不明。如果解释适当,理解无误,那几乎是不言自明的。


当我们谈及一定数额的货币时,有时指的仅是货币内含的金块,有时又暗指它能购买的货物或持有货币所赋予的购买力。譬如,当我们说英格兰的流通货币为一千八百万镑时,我们只不过想表示某些作者所计算或设想在英格兰流通的金块数量。但是,当我们说一个人的年收入为五十镑或一百镑时,我们通常所指的不仅是他每年可收入的金块量,而且是他每年可以购买或可以消费的货物价值。我们通常要表示的是他的生活方式应当是什么,或他所能正当享受的生活必需品和便利品的数量与质量。


当我们用一定数额的货币表示货币内含的金块数量和暗指这些货币能够购买的货物时,这一数额的货币所表示的财富或收入,绝不能同时等于这两种价值,却只能等于二者之一。即说等于货币的价值比说等于货币本身更恰当。


例如,如果某人每星期的养老金是一几尼,一星期内,他可用这一几尼购买一定数量的生活资料、便利品、娱乐品。其数量是多少,他每星期的真实财富以及他每星期的真实收入就是多少。他每星期的收入绝不能既与一几尼相等,又与这一几尼所能购买的货物相等。它只等于这两种相等价值之一。事实上,与其说等于前者,毋宁说等于后者;与其说等于这一几尼,毋宁说等于这一几尼所值。


如果付给这个人的养老金不是金币,而是一几尼的票据,那么,肯定不能说他的收入就是这样一张纸,而应当说是用这张纸所能换得的东西。这一几尼可以被看作这样一张票据:有了这张票据,他可以从邻近所有商人那里得到一定数量的必需品和便利品。接受一几尼的人的收入,不是由这块金子组成的,而是由这块金子所能得到或交换的东西组成的。如果这一几尼不能换得任何东西,那么,它的价值就像给破产者所开的票据一样,不比任何其他废纸更有价值。


尽管一个国家的全体居民每星期或每年的收入都可以,而且实际上通常也是用货币支付,但他们每星期或每年的真实收入加起来的大小,总是和他们用这种货币所能购买的消费品的数量成比例。他们的全部收入显然不是既等于货币又等于消费品,而只等于这两种价值之一,说等于后者比说等于前者更恰当。


于是,我们常用一个人每年领取到的金块数量来表示他的收入,这是因为这些金块的数量规定他的购买力的大小或他每年所能取得的消费品的价值。我们仍然把他的收入看作由这种购买力,而不是表达购买力的金块构成的。


如果这个道理对个人来说已足够明显的话,那么,对一个社会来说,就更加明显了。一个人每年领取到的金块数量往往恰好等于他的收入。他所领取到的金币数量,最能简单直白地表示他收入的价值。但在一个社会中流通金币数量,决不能等于社会全体成员的收入。同一几尼的金币作为支付每星期养老金的手段,今天可以付给一个人作为他的养老金,明天也可以付给另一个人作为他的养老金,后天又可以付给第三个人作为他的养老金。所以,在任何一个国家,每年流通的金币数量的价值必然小于每年支付给他们的所有货币养老金。这种陆续支付的全部货币养老金的购买力或用它能陆续购买的货物,必然恰好等于这些养老金的价值,也一定就是所有领取养老金的人的收入。因此,构成社会收入的不可能是金块,因为社会上所有的金块的数量比这种收入的价值要小得多。构成社会收入的只是购买力,只是那些辗转在各个人手中流通的金块所陆续购得的货物。


因此,货币是流通巨轮,是商业的伟大工具。像一切其他生产工具一样,尽管它是资本的一部分,是资本的一个极有价值的一部分,但不是它所属的社会收入的组成部分;虽然构成货币的金块在每年流通的过程中把应当属于每个人的收入分配给他们,但那些金块本身却不构成收入的一部分。


第三,构成固定资本的机器和工具,与由货币构成的那部分流动资本有些相似。建造和维持这些机器节省的费用,在不降低劳动生产力的情况下,都使社会纯收入增加;同样,节省收集和维持由货币构成的那部分流动资本的支出,也能使社会纯收入增加。


节省固定资本维持费,为什么能使社会纯收入增加?这个问题是能够明白的,而且我们曾做过部分解释。每项工程的经营者的全部资本,必然会分作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在其资本总额保持不变的情况下,这一部分小些,那一部分就必然要大些。提供材料、付给工资以及推动产业的是流动资本。所以,节省固定资本维持费,在不降低劳动生产力的情况下就一定会增加推动的基金,从而增加土地和劳动的年产物,增加社会的真实收入。


以纸币代替金银货币,是用一种不那么昂贵但有时同样方便的商业工具去代替另一种极其昂贵的商业工具。有了纸币,流通似乎使用了一种新轮子,它的建造费和维持费却比旧轮子少。但这种作用是采用何种方式完成的,它又如何增加社会的总收入或纯收入,道理还不十分清楚,所以,需要进一步的解释。


纸币有好几种,而银行和银行家的流通券则是最著名的一种,也是最适于这种目的的一种。

当一个国家的人民对某个银行家的资产、正直和谨慎抱有信心,相信他会随时兑换自己可能接到的他所发行的本票,这些票据就会和金银币一样流通,因为人们深信用这些票据可以随时兑换金银币。


假设某个银行家把十万镑本票贷给他的顾客,由于这些票据的作用与货币相同,债务人付给银行家的利息就和银行家贷给他的一样也是货币。这种利息便是银行家得利的来源。由于发出去的票据有一部分会不断回来兑现,但总有一部分票据会连续几个月或几年在社会上流通。所以,他发出去的票据通常只有十万镑在流通,但只要有两万镑金银币,通常就足够应付兑现了。于是,这种票据的发行使两万镑金银币发挥了十万镑金银币才能完成的职能。同一数量消费品的交换、周转和分配,可通过这十万镑票据实现,和通过十万镑金银币相同。因此,国内流通用途,可省八万镑的金银币。假如在同一时间有许多银行和银行家都在办理相同的业务,那么整个流通就可以由五分之一本来需要的金银币来完成。


留言者信息

随缘人 留言于: 2019-7-25 9:43:00

随缘人



主题: 2019年7月25日(周四)将进行新股申购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柯力传感:申购代码:732662,申购价格:19.83元/股,申购上限:1.10万股。



留言者信息

小小溪 留言于: 2019-7-24 20:32:00

小小溪



主题: 早茶新闻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深改委会议:推动改革补短板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2019-07-24/doc-ihytcerm5985609.shtml


知情人士曝新城40项目出售收尾:账面资金或达安全值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s/2019-07-24/doc-ihytcerm5897987.shtml


29家私募超配股票浮盈3.6亿 将捐赠给公益机构(表)
https://finance.sina.com.cn/money/fund/jjyj/2019-07-24/doc-ihytcerm5989934.shtml



留言者信息

周密 留言于: 2019-7-24 15:05:00

周密



主题: ——+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131810 R-001 卖出 2.820 * 100

勿仿


留言者信息

老三 留言于: 2019-7-24 11:34:00

老三



主题: 中午30分:《国富论》(23)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中午30分:《国富论》(23)






          第二篇论资财的性质及其蓄积和用途



         导言


     当社会处于原始状态时,没有劳动分工,很少进行交易,每个人都为自己提供一切所需东西。此时,没有必要去预先积累或积蓄资财,用于事实社会业务。人人都力图依靠自己的劳动来满足自身随时发生的需要。饿了便到森林去打猎;衣服破烂时,便剥兽类的皮来穿;当房屋开始倒塌时,便利用附近的树木和草皮加以修葺。


在彻底实行劳动分工之后,一个人自己劳动的产物,仅能满足自身随时发生的需要的极小部分。其他绝大部分需要依赖他人的劳动产物来供给,他用自己的产品或自己产品的价格(二者是一回事)去购买。但是,在他自己的劳动产品已经完成且已出售之前,他是无法购买的。因此,他必须在某个地方积累各种存货以维持他自己的生活,并为他自己的工作提供原料和工具,至少是自己的产品已经完成并出售的时候。一个织匠在织物尚未完成,尚未卖掉以前,要不是在自己手中或他人手中有所积蓄,足以维持他的生活,并给他提供原料和工具,他就织不出任何东西。很显然,这种积蓄必须在他开始从事这项职业很久以前完成。


按照事物的本性,资财的积蓄必须在分工以前进行;只有在预先积累的资财越来越多的时候,劳动分工才能越来越细。相同数量工人所能加工的原料数量,随着越来越细的分工,增加的比例就会越来越大;由于每个工人所承担的操作越来越简单,所以各种新机器的发明使得操作更加简便。于是,当劳动分工推进的时候,雇用工人数目不变,所必须预先积累的食物供应,要和在分工没有这样推进时相同;而必须预先积累的原料和工具,却要比在分工没有这样推进时所需要的数量更大。况且,一种行业分工越是精细,它的工人人数往往越是增加;更确切地说,使他们分工能够越来越精密的,就是他们人数的增加。

要这样大大改进劳动生产力,预蓄资财是绝对必要的。而这种积蓄,自然会导致这种改进。运用自己的资财维持他人劳动的人,自然希望在资财运用时能够尽量完成尽可能多的工作。所以,他尽力最适当地分配工人的职务,并向他们提供他自己能够发明的或有能力购买的最好的机器。但在这两方面,他的能力如何往往要看他的资财数量以及所雇工人人数。因此,在每一个国家,其劳动数量随着使用劳动的资财增加而增加,而且,由于上述资财增加的结果,同量劳动能够完成数量大得多的工作。


资财增加对劳动及其生产力的效果通常就是这样。


我在本篇将要尽力说明的是资财的性质、资财积累对各种资本的影响、各种资本的不同用途的效果。本篇共分五章。第一章说明个人资财或大于社会的资财,自然分成不同部分或部门。第一章说明货币作为社会总资财的一个特殊部门,货币的性质和作用是什么。在第三章和第四章,我试图考察在这两种情况下,它发挥作用的方式。第五章,即最后一章,我将讨论资本的不同用途对国民劳动量及土地和劳动的年产物量会产生什么不同的直接影响。



第一章 论资财的分类


如果一个人拥有的资财仅够维持他数日或数周的生活,那么他就很少会想到用这笔资财取得任何收入。他将尽可能节约地消费它,并希望在用完它之前,能依靠自身的劳动取得某种东西来取代它。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收入完全来自他的劳动。这是每个国家大部分劳动穷人的生活状况。

如果他拥有的资财足够维持他数月或数年的生活,那么他自然希望其中的大部分可以提供收入;他将只保留一小部分用作直接消费,维持他的生活直到这种收入开始带来。于是,他的全部资财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他希望能为他取得这种收入的,称为资本。另一部分是为他提供直接消费的,由三部分组成:一、原为这一目的而保留的那部分资财;二、逐渐得来的收入,不论来源如何;三、用以上两项之一在前几年购得但至今尚未完全消费的东西,如存积的被服、家具等。这三种东西的一种、两种或全部,构成人们普通积存的资财以供自己直接消费。


有两种不同的方法可以采用资本为使用者提供收入或利润。


第一,资本可用来生产、制造或购买货物,然后将其出售以获取利润。这样使用的资本,在货物保留在手或处于同一状态时,不能给使用者提供任何收入或利润。商人的货物在未卖出并换得货币之前,不能给他提供收入或利润;货币在未重新换成货物以前,也不能给他提供任何收入或利润。商人的资本不断以一种形态用出而以另一种形态收进;而且只有通过这种流通或连续交换,才能为他提供利润。因此,这样的资本可称为流动资本。


第二,资本可用来改良土地、购买机器和生产工具或不改变主人或不再进一步流通而可提供利润的东西。这样的资本可称为固定资本。


不同行业使用的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的比例是大不相同的。

例如,商人的资本全是流动资本。他无须使用机器或生产工具,除非把他的商店或货仓也看作生产工具。


每个工匠师傅或制造业者的资本,一部分须以生产工具的形式固定。这部分在有些人那里很小,而在另一些人那里很大。裁缝师傅除了一包针外,不需要其他的生产工具。鞋匠师傅的生产工具更值钱些,虽然资本不多。与鞋匠相比,织匠的生产工具就贵得多了。但是,这类工匠的资本,绝大部分是流动资本,以工人工资或原料价格的形式,会通过商品的价格带着利润偿还他。

其他制品就需要更多的固定资本了。例如,一个大铁工厂,要设置熔铁炉、锻冶厂、截铁厂,非有大笔费用不可。在煤矿和其他矿山,排水和其他用途所需机器的费用更高。


就农场主而言,用于购买农具的那部分资本就是固定资本,而用于维持工人与支付工资的那部分资本则是流动资本。他通过保留前者和放弃后者而获取利润。他的耕畜就像他的耕种用具一样是固定资本;耕畜的维持费就像雇工的维持费一样是流动资本。农场主通过保有耕畜,放弃它们的维持费而获取利润。购入并养肥以便出售而非以劳动为目的的牲畜,其价格和饲养费都是流动资本。农场主靠出卖这些牲畜以取得利润。在饲养牲畜的国家,购入一群羊或一群牛的目的并非代耕或贩卖,而是为了得到它们的毛、奶或羔羊或牛犊,买入的羊或牛就是固定资本。利润是通过付出它取得的,这种流动资本随它自己的利润以及牲畜的全部价格(毛、奶和幼畜的价格)的利润一同回到他的手中。种子的全部价值也可称为固定资本。种子虽往返于土地与谷仓之间,但未更换主人,所以不能适当地称为流动资本。农场主获取的利润,不是靠出售种子,而是靠种子增殖。


一个国家或一个社会的总资财,即是其全部居民或成员的总资财,所以,自然分作这三个部分,各有各的功能或作用。


第一部分是留作用于目前消费的,其特性是不提供收入或利润。它由食物、衣服、家具等组成,是已经由消费者购买,但尚未完全消费掉的资财。一个国家在任何时候的全部住宅也是第一部分资财的一种。投在房屋上的资财,如该屋是由其所有者自住,那么,从那时起,即失去资本的作用,也不再给它的所有人提供任何收入。住宅不能对居住者的收入作出贡献;虽然住宅像衣服和家具一样无疑对居住者很有用,但只构成其支出的一部分,而不构成其收入的一部分。将房屋出租可以获得租金,但房屋本身不能生产任何东西,所以承租人仍须从劳动、资本或土地上所得的收入来支付租金。因此,尽管房屋能为它的主人提供收入,因而起到了资本的作用,但不能给公众提供收入,不能起到资本的作用,它丝毫不能增加全体人民的收入。衣服和家具有时也能提供收入,从而对某些个人起到资本的作用。在化装舞会流行的国家,就有人以出租化装衣服一晚为业。家具商人常常按月或按年出租家具;殡仪馆往往按日或按星期出租殡仪用具。还有许多人出租设备齐全的房屋收取租金,不仅因为使用房屋,而且因为使用家具。但是,由此得来的收入,最后总是从其他收入来源去取得。在个人或社会的所有各种留作直接消费的资财中,用于房屋的资财是消费的最慢的。衣服可以穿几年,家具可使用五十年或一百年,但建筑坚固,保护完好的房屋却可使用几百年。不过,尽管它们的总消费时期较长,但它们仍然实际上是留作直接消费的资财,像衣服和家具一样。


在社会总资财的三个部分中,第二部分就是固定资本。其特性是不必经过流通或更换主人,就能提供收入或利润。它主要由以下几个部分组成:

第一是一切有用的机器和生产工具能便利和简化劳动。


第二是一切有利润可图的建筑物,如商店、货栈、工场、农屋、农舍连同它们的所有必要建筑物;畜舍、谷仓等,不仅给出租房屋的主人提供收入,而且是占有它并为它支付租金的人获取收入的手段。这些建筑物和住宅大不相同。它们可以看作一种生产工具。


第三是土地的改良。在清理、排水、圈围、施肥等最适于耕种的状态方面所做的有利可图的资财支出。经过改良的农场好像有用的机器,可以便利和简化劳动,使等量的流动资本能提供更多的收入。改良的农场和这些机器同样有利并更为持久,往往不需要其他修理。只要最好地使用农场主的资本去耕种。


第四是社会所有居民或成员学到的有用才能。学习这种才能需要接受教育,进行研究或做学徒,所花费用不少。这样花去的资本,好像已经实现并且固定在学习者的身上。这些才能是他个人财产的一部分,也是他所在的社会财产的一部分。工人熟练程度的提高同样可以看作便利和简化劳动的机器和生产工具,尽管要花费一定费用,但这种费用可以得到偿还,并带来利润。


社会总资产自然分成的三部分中的第三部分,也就是最后一部分,是流动资本。其特性是,只有通过流通或更换主人,才能提供收入。它也由以下四项组成:


第一是货币。只有通过货币,其他三项才能流通并分配给真正的消费者。

第二是屠夫、畜牧人、农场主、谷物商、酿酒人等手中持有的食物。他们出售这种食物以获取利润。

第三是生产者、制造者、布商、绸缎商、木材商、木匠和细木匠、砖瓦匠等人手中的衣服、家具或房屋等材料。不论这些材料是否是纯粹的天然原料或半加工的材料,只要未曾制成衣服、家具或房屋,仍然掌握在上述那些人手中。

第四和最后是已经制成但仍在制造者或商人手中,未曾卖给或分配给真正消费者的物品,例如锻冶店、木器店、金店、宝石店、瓷器店里经常看到的制成品。这样,流动资本包含商人手里掌握的食物、原料和各种制成品以及它们流通并将它们分配给最后使用或消费它们的人手中所需的货币。


在这四项中,食物、原料和制成品——通常在一年内,或在一年左右,会从流动资本变成固定资本或留作直接消费的资财。


固定资本都是由流动资本变成的,而且需要由流动资本来不断支持。全部有用的机器和生产工具最初都出自流动资本。流动资本提供建造机器的原料,提供维持建造机器的工人的费用。机器制成以后,又常需有流动资本来修理。


不通过流动资本,任何固定资本都不能提供任何收入。制造所用的材料以及工人维持生存所需的食物均出自流动资本。没有流动资本,即使最有用的机器和生产工具,也不能生产任何东西。无论土地如何改良,如果没有流动资本去维持耕作和收获的工人,是不能提供任何收入的。


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的唯一目的和目标就是维持并增加用作直接消费的资财。人民的衣食住读依赖这种资财。人民的富裕或贫穷取决于这两种资本所能提供的用作直接消费的资财是丰饶还是不足。


为了补充社会上固定资本和供直接消费的资财,需要不断从流动资本中抽出十分庞大的一部分,所以流动资本需要不断补充。没有这种补充,流动资本就不复存在。这种补充有三个主要来源:土地的产物、矿山的产品以及渔业产品。这三个资源不断提供食物和原料补充,其中一部分随后被加工制成成品,另一部分补充从流动资本不断抽出的食物、原料和制成品。还需从矿山采取所需要的维持和补充用来作为货币的金属。因为,货币虽在普通的经营过程中不像其他三项那样必须从流通中抽出,以便置于社会总资本的其他两个部分中,但也像其他东西一样,必然难免被磨损,有时遗失和运往国外,须不断加以补充,虽然数量很小。


土地、矿山和渔业都需要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来经营;其产品不仅能够偿还投入的资本,而且还能偿还社会一切其他资本,并带来利润。于是,农场主每年给制造业者补充他在前一年消费的食物和使用的原料,制造业者向农场主补充他在同一时期内使用和消耗的制成品。这是每年在两类人中进行的真实交易,尽管不是用制成品和天然产物进行的直接交易,因为很少有这样的交易发生;农场主向他出售自己生产的谷物、牲畜、亚麻和羊毛,并从他那里购买自己需要的衣服、家具以及生产工具。购买谷物、牲畜、亚麻、羊毛的人,不见得就是卖衣服、家具、工具的人。所以,农场主用自己的天然产物换取货币,然后用货币去随意购买他所需要的制成品。经营渔业和矿业的资本甚至可以用土地补充(至少是部分的)。从水里捕鱼是土地的产品;从地里采矿是地面上的产物。


在自然丰富程度相等时,土地、矿山和渔场的产量就会和经营它们的资本数量与资金用法是否恰当成比例。在资本数量相等且使用方法同样适当时,它们的产量就和自然丰富程度成比例。


在每个比较安定的国家,任何有常识的人都将竭力使用他自己能支配的资财以获取目前的享乐或未来的利润。如果用来获取目前的享乐,那就是留作直接消费的资财。如果用来追求未来利润,那它就必须保留它或放弃它。保留的是固定资本,放弃的是流动资本。在较安全的地方,一个人如果不把他所能支配的一切资财——不管是自有的还是向他人借的——用于这些用途之一,那他一定是发疯了。


然而,在那些不幸的国家,由于人们常畏惧有权有势者的暴虐,他们往往把自己的大部分资财藏匿起来,以便在遇到他们认为经常会遭受的灾难威胁时,随时把它带到安全地方。据说,在土耳其和印度,我相信在亚洲其他各国,这都是普通的做法。在封建暴虐时代,我们的祖先似乎也是这样做的。在那时,发掘的宝物被视为欧洲最大君主不可忽视的一项收入。凡埋藏地下且无从证明属于谁的物品,一律视为国王所有,而不是发现者或土地所有者的,除非所有者的特许状中有明文规定。在当时,金银矿的地位也完全相同,除非特许状中有明文规定,否则土地的让与权中从不包含金银矿。但铅、铜、锡、煤等除外,因为它们被认为是不重要的东西。




留言者信息

随缘人 留言于: 2019-7-24 9:06:00

随缘人



主题: 2019年7月24日(周三)将进行新股申购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神马电力:申购代码:732530,申购价格:5.94元/股,申购上限:1.20万股。


留言者信息

小小溪 留言于: 2019-7-23 21:13:00

小小溪



主题: 早茶新闻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商务部解读稳外贸政策措施:继续降低进口关税总水平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2019-07-23/doc-ihytcerm5712689.shtml


工信部:制造业外迁规模以中低端为主 总体可控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gncj/2019-07-23/doc-ihytcerm5604195.shtml


A股首次尝试盘后交易 科创板首日换手低于当年创业板
https://finance.sina.com.cn/roll/2019-07-23/doc-ihytcerm5531127.shtml


中证协发首次公开发行股票配售限制名单 共139个对象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y/2019-07-23/doc-ihytcitm4096010.shtml


留言者信息

老三 留言于: 2019-7-23 11:24:00

老三



主题: 中午30分:《国富论》(22)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中午30分:《国富论》(22)





         完全由于白银价值降低造成的货物的货币价格上升会同等影响所有各种货物,使其货币价值普遍上升三分之一、四分之一或五分之一,按照白银的价值比以前降低三分之一、四分之一或五分之一。但是,粮食价格的上升——这已经成为一个议论纷纷的话题——并不会同样影响所有各种食物。就本世纪的平均情况来看,人们公认,即使那些以银价上升来说明谷价上升的人也承认,谷价上升率比其他食品价格的上升率小得多。由此可知,后者价格的上升,绝不能完全归因于银价下降,我们必须考虑其他原因。以上所提出的原因,也许已充分说明,为什么这些食品价格涨得比谷物大,而无须求助于银价下降的假设。


仅就谷物的价格而言,在本世纪前六十四年间,在最近的特别严重的歉收年份之前,其价格较上世纪最后六十四年略低。这一事实表明,不但有温莎市场的价格表,而且还有苏格兰所有各郡的公定谷价表,以及麦桑斯先生和杜普雷·得·圣莫尔先生十分勤勉地搜集到几个法国市场的账簿。在自然难以确证的时间事件上,证据比所能预期的更加充分。


至于最近十年或十二年的谷物高昂,可以由年成不好来充分证明,不必假设银价有任何下跌。

可见,关于银价正在不断下跌的意见似乎没有任何健全的观察作基础,无论是根据谷物的价格,还是根据其他事物的价格。


或许有人说:同量白银现时所能购得的某种食品量,即使按照上面的叙述,也远较上世纪所能购得的该种食品量少。他们还说,确定这个变化究竟是由于该货物价值的上涨,还是由于银价的下跌,即使确定了,也不过是确定一种徒然的无益的区别,对一个只携带一定量白银去做买卖或只有一定量货币收入的人没有任何帮助。我当然不敢说,知道这个区别就能以较低廉的价格购到货物,但这种知识绝不能因此说没有任何用处。


它很容易证明一个国家的繁荣状态,这就可能对公众有些益处。如果某些事物的价格的上升完全是由于白银价值的下降的话,那就是由于这样一种情况;从它只能得出美洲银矿的产量丰富的结论。尽管有了这种情况,一个国家的真实财富,即土地和劳动的年产物,就会像在葡萄牙、波兰那样日渐减少;或者像欧洲其他大部分地方那样正在逐渐上升。但是,这些食品价格的上升,若是由于生产该食品的土地的真实价值的增加,即该土地产出力的增长,或由于土地的改良和良好耕作的缘故,由于土地更适于谷物生产,那我们就可以坚决地断定,该国是在繁荣进步。土地乃是一切大国的国家财富中最大的,最重要的,最持久的部分。这种区别,对于此最大,最重要,最持久部分的价值是否增加,即能提供决定性的证据,那无疑是对公众有益的,至少能给予公众一些满足。


这种区分在规定某些下级雇员的报酬时,对公众可能有些益处。若某种食品价格的上升是由于银价的下降,则他们的货币报酬(如果以前不是太大的话),肯定应该按照下降的比例予以增加。否则,他们的真实报酬显然会成比例地减少。但是,如果食物价格的上升是由于生产它们的土地价值的上升的话,即由于土地肥沃程度的提高,那么,究竟应当按什么比例来提高他们的货币报酬,甚至究竟该不该增加,就难以判断了。改良及耕作的扩张,既然一定会使一切动物食物与谷物对比的价格或多或少地提高,也一定会使一切植物性食物和谷物对比的价格或多或少地下降。它必能使动物性食物价格上涨,国家生产此类食物的大部分土地,既然已改良而适于谷物的生产,也必定能为地主和农场主提供谷田的地租和利润。它降低植物性食物的价格,因为通过提高土地的肥力,提高土地的丰产程度。农业的改良也会引进许多比谷物需要的土地少且劳动量更低的植物性食物,它们在市场上的价格比较低。这就是马铃薯和玉蜀黍或所谓印度谷物最重要的改良,是欧洲农业或欧洲本身从它的商业和航运的巨大扩张得来的。此外,在原始农业状态下,许多植物性食物仅限于菜园中用锄头生产。在农业改良状态下,引进了犁在普通田地里种植芜菁、胡萝卜、卷心菜等。因此,在改良推进的过程中,如果某种食物的真实价格必然上升,那么,另一种食物的真实价格必然下降。要判定一种食物的涨价在什么程度上由另一种食物的跌价来抵消,那是很难的问题。当鲜肉价格一旦涨到极点(或许除猪肉外,每种鲜肉在一个多世纪之前的英格兰的大部分地方就已经达到了这种高度),此后其他各种动物性食物价格的上涨,对一般下层阶级人民的状况不会产生太大影响。英格兰大部分穷人的状况,不会受到家禽、鱼类、野禽、鹿肉价格的上升的太多困扰,因为他们可以从马铃薯价格的下降得到一定的补偿。


在当前的歉收年份,谷价昂贵无疑会困扰穷人。但在一般丰收年份,当谷物处于其普通价格或平均价格时,任何其他天然产物价格的自然上升对他们不会产生多大影响。由于食盐、肥皂、皮革、麦芽、麦酒等制造品价格因课税而发生的人为的上涨,也许会让他们遭受更大的痛苦。


改良推进对制造品真实价格的影响


但是,改良的自然影响是逐渐降低几乎一切制造品的真实价格。一切制造品的真实价格几乎毫无例外地都会降低。由于更好的机械,更高的熟练程度,更恰当的分工与工作分配,改良的种种自然效应大大减少了任何一项具体工作所需的劳动量;虽然社会的繁荣使劳动的真实价值提高很多,但劳动量的大大减少通常足以抵消劳动价格中可能的最大上升而有剩余。


诚然,有少数制造品,从改良获得的一切好处还不足以弥补其原料的真实价格的上升。在一般木匠和细工木匠的工作中,在精细家具制作的粗活中,木匠的真实价格因土地改良而必然增加,会抵消从最好的机器最高的熟练程度以及最恰当分工和工资分配得到的全部好处而有剩余。


但是,在所有其他原料的真实价格没有上升或上升有限的情况下,制造品的真实价格下降很多。

在本世纪和上世纪中,物价下降最显著的要算那些以粗金属为原料的制造品了。上世纪中叶需二十镑才能买到的一块走得较好的手表,现在恐怕用二十先令就可买到。刀匠和锁匠的制成品,所有用粗金属制成的玩具以及通称为伯明翰产品和谢菲尔德产品的价格均已大大下降,尽管其下降程度不如手表那么大,但是,这已经使欧洲其他地方的工人感到惊讶了。他们在许多场合承认,即使他们用双倍甚至三倍的价格,也不能生产出同样优良的产品。也许以粗金属为材料的制造业,比一切其他制造业都更适宜于进行分工,更能使用改良程度更大的机器。


在同一时期,毛织业制造品的价格没有那样显著的下降。反之,有人认为,上等呢绒的价格在最近二十五年或三十年间,与其品质相比,略微上涨了一些。据说,这是因为原料价格的大幅上涨,这种原料全部是西班牙羊毛。完全由英格兰羊毛制成的约克郡呢绒的价格,就其品质而言,在现时已下降了很多。但是,品质的好坏是一个大有争议的问题。所以,我把所有这类信息看作很不确实的。在毛织业中,现时的劳动分工同一个世纪前没有什么差别,使用的机械也差不多。但它们任何细微的改良,都可能降低毛织品的价格。


但是,如果我们把这种制造品的现时价格与其在十五世纪末叶的价格比较,则其价格下降就显得十分明显。当时劳动分工或许不及现时精细,使用的机器也不及现时完备。


1487年,即亨利七世第四年颁布的法令规定:“上等花红呢或其他上等花呢一码,其零售价不得超过十六先令,违反者每码课罚金四十先令。”可见,当时十六先令的含银量与现时二十四先令的含银量相等,当时被看作一码上等呢绒的合理价格;由于这是一部提倡节约的法令,这类呢绒的售价在此之前或许要贵一些。现今一几尼可看作这类织物的最高价格。现今呢绒的质量很可能要好得多,即使假定品质相等,上等呢绒的货币价格自十五世纪末叶以来已经明显下降,而它的真实价格则下降更多。六先令八便士在当时及此后很长时间算是一每夸特小麦的平均价格。因此,十六先令就是二夸特三蒲式耳多小麦的价格。现时小麦按每夸特二十八先令计算的话,一码上等呢绒的真实价格在当时至少等于现时货币三镑六先令六便士。购买人所放弃的劳动和生活资料的数量一定和三镑六先令六便士现今所能支配的劳动量和生活资料相等。


尽管粗呢的真实价格也下降很多,但不及上等呢绒的下降幅度。

1463年,即爱德华四世第三年颁布的法令规定:“凡农业雇工、普通劳动者、住在城市或乡镇以外的所有工匠的雇工,都不允许在他们的衣服中使用或穿着每码二先令以上的呢绒。”当时二先令,约含有今币四先令同量的白银。但是,现在每码值四先令的约克郡呢,恐怕比当时最苦雇工穿用的粗呢在质量上好得多。可见,这些人所穿衣物的货币价格,就其品质而言,现在亦比当时便宜。其真实价格比当时更便宜了。每蒲式耳小麦的价格为十便士,当时看作适中和合理的价格。所以,二先令,就是当时约二蒲式耳二配克小麦的合理价格。按每蒲式耳合三先令六便士计算,现在二蒲式耳二配克的小麦值八先令九便士。当时贫困雇工,每购一码粗呢,所须舍弃的购买力相当于今日八先令九便士所能购得的生活资料数量。但是,这部提倡节约的法令限制穷人的奢侈与浪费。因此,他们的衣服普遍比现在昂贵。


该法令又禁止同一等级的人穿每双价格超过十四便士(约等于今币二十便士)的长袜。当时的十四便士约等于一蒲式耳二配克小麦的价格,以每蒲式耳三先令六便士计算,现在一蒲式耳二配克的小麦要卖五先令三便士。在现在看来,一双长袜的价值为五先令三便士,对最穷最低级雇工是贵到极点的价格。然而,当时的下级雇工一定为这双长袜支付等于这一数目的价格。


在爱德华四世时代,欧洲任何地区或许不知道如何编制长袜。当时所穿的长袜都是由普通呢绒制成的,这也许就是长袜昂贵的原因之一。在英格兰,最先穿袜的人据说是伊丽莎白女王。她的长袜是西班牙大使奉赠的。


古时粗细毛织业使用的机器远不及今日的完备。这类机器曾经过三次重大改良,此外还有多次较小的改进,其次数和重要性都难以确定。三次重大改良如下:第一,用纺条纺锤代替纺轮,同量劳动可以完成两倍以上的工作量。第二,若干巧妙机械的使用在更大程度上便利和简化了绒线和毛线的卷绕或经纬线在装入织机前得到适当的安排;这种操作在这类机器发明之前,一定是极其烦琐和困难的。第三,使用漂布机浆洗呢绒,代替以往在水中践踏的方法。在十六世纪初期,英格兰还不知道有水车和风车;据我所知,阿尔卑斯山以北的欧洲各国也不知道。所以,它们在早些时候被引进意大利。


这些情况也许可在一定程度上向我们说明,为什么粗呢和细呢的真实价格在古代要比现在昂贵得多。当时,需要花费更多的劳动才能将这类货物运入市场。因此,上市后,必须购买或交换更大量劳动的价格。


在英格兰,古时的粗呢制造业的运作方法或许与现在在工艺和制造上还处于幼稚阶段的任何国家一样。它大概是一种家庭制造业,其工作的各部分差不多都是由私人家庭的毎个成员偶尔完成的;但他们通常只在没有其他工作可做时才做这种工作,因为这种工作并不是他们获取大部分生活资料的来源。劳动者采用这种方式完成的物品,上面已经指出,比起作为他们生活资料的主要或唯一来源的制品来,其市价要低得多。反之,精毛织品当时不是在英格兰制造的,而是在富裕的商业国弗兰德制造的。那时候,该地制造这类毛织品的人,大概也像现在一样,从这类工作中获取其全部或大部分生活资料。此外,它当时是一种外国制成品,至少需向国王缴纳一种古老的关税,即吨税和磅税。的确,这些税大概不会很重。当时欧洲的政策不在于设高关税限制外国制品进口,而是要鼓励这种进口,使税率尽可能低,以便商人能给达官显贵提供他们所需的而本国劳动不能提供的便利品和奢侈品。


这些情况也许可在某种程度上向我们说明,粗呢的真实价格与细呢的真实价格相比,为何过去比现在低得多。



                        【本章结论】



      我将用下面的话结束这冗长的一章:所有社会状况的改良都直接或间接提高土地的真实地租,即增加地主的真实财富,使地主对他人的劳动或劳动产品有更大的购买力。


改良及耕作的扩大,可直接抬高土地的真实地租。地主在产品中的份额,必然随全部生产物的增加而增加。


在土地的天然产物中,有一部分真实价格的上升,最初是土地改良和耕作扩大的结果,接着,又是促进土地改良和耕作扩大的原因。例如,牲畜价格的上升会直接而且以更大的比例提高土地的地租。地主份额的真实价值,换言之,他支配他人劳动的真实能力,会随土地产品的真实价值的提高而增大,而他在全部生产物中所占的份额也会随之增大。这种生产物,在其真实价值升高以后,并不需要使用比以前多的劳动量来取得它。因此,在土地全部生产物中,只须以一小部分来弥补雇用劳动的资本及支付普通的利润。所以,它的大部分必然归地主所有。


劳动生产力的提高都会直接降低制造品的真实价格,进而间接提高土地的真实地租。地主通常用他自己消费不了的天然产物或剩余天然产物的价格(二者是一回事)去交换制造品。凡降低制造品真实价格的事情,均会提高天然产物的真实价格。因为,同量的天然产物等于更多的制造品。于是,地主便能购买更多他所需要的便利品、装饰品和奢侈品。


社会真实财富的增加以及社会所雇用的有用劳动量的增加,都有间接提高土地的真实地租。这种劳动量有一定部分必然属于土地。有更多的人和牲畜从事耕作,土地产品将随投资的增加而增加,而地税又随生产物的增加而增加。


而相反的情况,即对耕作及改良的忽视,土地的天然产物任何一部分真实价格的下降,由于制造技术退步和产业衰落而发生的制造品真实价格的上升,以及社会真实财富的减少等,都会降低土地的真实地租,减少地主的真实财富,使地主对于他人的劳动或劳动产品的购买力变小。


每个国家的土地和劳动的全部年产物或这种年产物的全部价格(二者是一回事),自然分成土地地租、劳动工资和资本利润三部分。这三部分构成三个阶级人民的收入,即靠地租为生、以工资为生和以利润为生的人的收入。这是构成每个文明社会的三大主要和基本的阶级。一切其他阶级的收入,归根结底,都来自这三大阶级的收入。

由此可见,这三大阶级中第一个阶级的利益和社会的一般利益密切相关,不可分割。凡是促进或妨碍一种利益的事情,也必将促进或妨碍另一种利益。当公众商讨与商业和政治有关的规定时,土地所有人为本阶级的利益打算,是不可能起到误导作用的,至少是在他们对本阶级利益具有相当认识的时候是如此。的确,他们往往缺乏这种基本认识。他们在上述三阶级中是唯一这样的一个阶级:他们的收入既不用自己劳动,也不用自己操心,仿佛自行来到他们的手中,不靠自己任何计划与打算。这一阶级所处的安乐稳定地位,使他们自然变得懒惰,进而使他们变得无知,而且不会用脑筋去思考。而要预测和理解任何公共规定的效果,思考是必不可少的。


第二阶级即靠工资过活的阶级的利益,也同样与社会利益密切相关。如前所述,劳动工资最高的时候,就是对劳动的需求不断增加或所雇劳动量逐年显著增加的时候。当社会的真实财富处于停滞状态时,劳动者的工资很快就会下降到他仅够赡养家庭或延续劳动者种族的地步。当社会衰退时,其工资甚至会降低到这一限度以下。土地所有人阶级在社会繁荣时的所得或许比劳动者阶级更多,但没有一个阶级比劳动者阶级在社会衰落时所经历的痛苦更大。但是,劳动者的利益虽与社会利益密切相关,但他们没有了解这种社会利益的能力,更没有能力理解本身利益与社会利益的关系。他们的处境不能让他们有接受各方必要消息的时间,即使有时间,他们的教育和习惯也不能使他们对任何消息作出适当的判断。因此,在公共讨论时,他们的声音很少被人听到或较少受人重视,除非在某些特殊场合。他们的大声疾呼受到其雇主们的鼓励、激发和支持,不是为了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而是为了达到雇主自己的目的。


雇主们即靠利润为生的人构成第三个阶级。推动社会大部分有用劳动的,正是为追求利润而使用的资本。资本使用者的规划和设计支配和指导着劳动者的一切最重要劳动活动,而利润则是这一切规划和设计提出的目标。可是,利润率不像地租和工资那样,随社会的繁荣而上升以及随社会的衰落而下降。反之,它在富国自然低,在穷国自然高,而它总在正迅速走向没落的国家最高。因此,第三个阶级的利益与社会一般利益的关系和其他两个阶级的利益不同。在这一阶级中,商人和制造业者通常是运用资本最大的两个阶层。因为他们最富裕,所以最受人们的重视。他们在整个人生中从事规划与设计,因此通常比大部分乡绅具有更敏锐的理解力。但是,因为他们通常考虑的是他们自己特殊事业的利益,而不是社会一般利益,所以他们的判断,既是基于最大公平作出的(这种判断并不是在每个场合都是公正的),也是取决于前者利益的考虑,而很少取决于社会一般利益的考虑。他们比乡绅高明,与其说是由于他们更理解公共利益,倒不如说是他们更理解自身的特殊利益。由于这种更好的认识,他们往往利用乡绅的慷慨大度,说服其放弃自己的利益和公共利益,这是根据一个非常简单但又诚挚的信念,即他们的利益(而不是乡绅的利益)就是公共利益。然而,不论在商业或制造业的哪个部门,商人的利益在某些方面往往和公众利益不同,甚至是相抵触的。商人的利益总是要扩张市场,缩小竞争的范围。扩大市场通常与公共利益是一致的,但缩小竞争范围总是违背公共利益的,让商人的利润提高到自然水平之上,进而为了他们自己的好处向其余的同胞课征一种荒谬的税。因此,这一阶级所建议的任何新商业法规,都应当十分小心地加以考察。非小心翼翼地抱着怀疑态度作了长期的仔细检查以后,决不应随便采用。因为他们这班人的利益,从来不和公众利益完全一致。一般地说,他们的利益在于欺骗公众,甚至在于压迫公众。事实上,公众也常为他们所欺骗所压迫。





留言者信息

小小溪 留言于: 2019-7-22 19:59:00

小小溪



主题: 早茶新闻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科创板鸣锣开市 资本市场进入崭新时代
http://finance.sina.com.cn/zt_d/kcbks/


2019《财富》世界500强榜单公布
http://finance.sina.com.cn/zt_d/sjwbq/


知名机构对A股的观点: 为何没关注这些牛股?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relnews/hk/2019-07-22/doc-ihytcerm5285807.shtml



分页 [1][2][3][4][5][6][7][8][9][10] [上一页] [下一页]   [发新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