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金量子论坛 → 留言板

帐号:   密码: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公告:
     [发新贴] 按回帖排序 分页 [1][2][3][4][5][6][7][8][9][10] [上一页] [下一页] [发新贴]
留言者信息

小小溪 留言于: 2019-10-10 22:26:00

小小溪



主题: 早茶新闻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四家中国车企被曝申请破产 猎豹、力帆回应:子虚乌有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s/2019-10-10/doc-iicezuev1238178.shtml


百富榜:19位富豪财富达千亿级 上榜人数连续两年下滑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gncj/2019-10-10/doc-iicezzrr1176037.shtml


创业板注册制改革提速 易会满:推进深圳资本市场改革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y/2019-10-10/doc-iicezuev1216862.shtml


首份三季报营收净利双降 这31家业绩或可关注(名单)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s/2019-10-10/doc-iicezzrr1154860.shtml



留言者信息

米粒 留言于: 2019-10-10 14:20:00

米粒



主题: 讨论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为什么有些公司的PE会这么低呢?

业绩好象看下来也一直比较稳定,就是达到了一般优秀比如说600704 ,600694,,600755, 600761

可是PE却和银行股看齐





春草: (2019-10-10 15:08:00) ——

业绩增长不是很强




米粒: (2019-10-10 18:17:00) ——

我前几天看到一组关于纳斯达克指数的文章

没保存却搜不到了

大意是投资纳斯达克板块百分之九十五的股票会亏损

但是过去十几年纳斯达克指数涨了十几倍

也就是说极少数公司涨幅非常可观

不过大多数的公司是不行的

这像不像大树前辈说的买不到龙头的个股就买它的指数基金




春草: (2019-10-10 20:20:00) ——

以后,中小投资者的方向,指数基金




春草: (2019-10-10 20:36:00) ——

科技etf 515000




找到白马: (2019-10-11 0:02:00) ——

中国的高科技公司都在香港美国🇺🇸





留言者信息

正一 留言于: 2019-10-10 11:13:00

正一



主题: 中午30分 国富论 (73)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第二节 论赋税



               本书第一章说过,个人的私人收入,最终来源于三方面,即地租、利润与工资。每种赋税,归根结底,必定是由这三种之一或三种共同支付的。因此,我将尽可能论述以下各点:第一,打算加于地租的税;第二,打算加于利润的税;第三,打算加于工资的税;第四,打算无差别地加于这三项收入的税。由于分别考究此四种赋税,本章第二节要分为四项,其中有三项还得细分为若干小项。我们在后面可以看到,某些开始虽是打算加于某项资源或收入上的赋税,结果却不是由它们来支付,所以非详细讨论不可。



                在讨论各特殊赋税之前,需列举关于一般赋税的四种原则作为前提。这四种原则如下:



                一、每个国家的国民,都必须尽可能地按照各自能力的大小,即按照各自在国家保护下享得的收入的比例,缴纳赋税以维持政府。一个大国的人需缴纳的政府费用,正如一个大地产的公共租地者需按照各自在该地产上所受利益的比例,提供它的管理费用一样。所谓赋税的平等或不平等,就看对于这种原则是尊重还是忽视。必须注意,任何赋税,如果结果仅由地租、利润、工资三者之一负担,其他二者不受影响,那必然是不平等的。关于这种不平等,我就在此稍微提一下,不拟多讲,以后,我只讨论某种特别赋税是怎样不平等的以及它所影响的某种私人收入方面。



                 二、各国民应当缴纳的赋税,必须是确定的,不得随意变更。缴税的日期、方式及数额,都应当让一切纳税者及其他的人了解得十分清楚明白。如若不然,每个纳税人就多少不免为税吏的权力所左右;税吏会借故加重赋税,或者利用加重赋税来恐吓和索贿。赋税如不确定,即使是不专横不腐化的税吏,也会由此变得专横与腐化,何况他们这类人本来就是不得人心的。据一切国家的经验,确定人民应纳的税额,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相信,赋税即使收得不平等,其害民尚小,但税额如果不确定,其害民甚大。


                三、各种赋税完纳的日期及完纳的方法,应当考虑纳税者的最大便利。房租税和地租税,应在缴纳房租和地租的同时征收,因为这一时期对纳税者最为便利,或者说,他在这一时期最容易拿出钱来。至于对奢侈品一类的消费物品的赋税,最终是要出在消费者身上的。征收的方法,一般都对他极其便利。当他购物时,缴纳少许。每购一次,缴纳一次。购与不购,是他的自由;如果他对这种征税方式感到有困难的话,那只有责备自己了。



                四、一切赋税的征收,需设法使人民所付出的,尽可能等于国家所收入的。如人民所付出的,多于国家所收入的,那是由于以下四种弊端:第一,征收赋税可能使用了大批官吏,这些官吏不但要耗去大部分税收作为薪俸,而且在收税以外还勒索人民,增加人民的负担。第二,它可能妨碍了人民的勤劳,使人民对那些会给许多人提供生计和职业的事业裹足不前,并使本来可利用以举办上述事业的资源,由于要缴纳税款而缩减乃至消灭。第三,对于不幸的逃税未遂者所使用的充公及其他惩罚办法,往往使其倾家荡产,从而社会便失去由使用这部分资本所能获得的利益。不适当的赋税,是逃税的一大诱因。而逃税的惩罚,又势必随着诱因的加强而相应地加重。这样的法律,开始是造成逃税的诱因,然后又用严刑征收逃税,并常常按照诱惑的大小而确定刑罚的轻重,给人民设陷阱,完全违反普通正义原则。第四,税吏的频繁到访及令人讨厌的稽查,常使纳税者遭受极不必要的麻烦、困恼与压迫。这种烦扰严格地讲,虽不是什么金钱上的损失,但无疑是一种损失,因为人人都愿意设法来摆脱这种烦扰。总之,赋税之所以往往困扰人民而又无补于国家收入,总不外乎这四种原因。



               上述原则,道理明显,效用昭著,国家在制定税法时,多少都留意到了,都使尽浑身解数,尽可能地保持税收公平。纳税日期及方法,务求确定并便利于纳税者。此外它们都竭力使人民在正常纳税以外,不再受其他勒索。但下面对于各时代各国家的主要赋税的评述,将表明各国在这方面的努力,并未得到同样的成功。



第一项:出租税和地租税



                    加在土地地租上的赋税,其一,可按照某种标准对各地区评定地租的额度,评定之后就不作改变;其二,税额随土地实际地租的变动而变动,随情况的变化而增减。



                    比如英国,就是采用前一种方法。英国各地区的土地税,是根据一个恒定不变的标准评定的。这种固定的税,在设立之初,虽说平等,但因各地方耕作上勤惰不齐的缘故,久而久之,必然会流于不平等。英格兰由威廉及玛利第四年法令规定的各州区各教区的土地税,甚至在设定之初,就是极不公平的。因此,这种赋税,就违反上述四原则的第一原则了,所幸它对于其他三条原则,却完全符合。它是十分明确的。纳税的时间就是交租的时间,所以对纳税者是很便利的。虽然在一切场合,地主都是真正纳税者。但税款通常是由佃农垫付的,不过地主在收取地租时,必把它扣还佃农。此外,与其他收入相等的税收比较,这种税征收时使用的官吏是很少的。各地区的税额不随地租增加而增加,所以地主由改良土地而多生出的利润,统治者并不分享。固然,这些改良有时会成为同一地区的其他地主破产的原因,但加重某特定地产租税负担的程度,极其有限,不足以阻碍土地的改良及其正常的生产。由于没有减产的趋势,也就不会有抬高物价的趋势,不会妨害人民的勤劳。地主除了要缴纳赋税外,不会有其他不便。



                     英国的地主无疑是由这土地税的恒久不变而得到了利益,但这利益的产生,和赋税本身性质无关,而由若干外部情况决定。



                     英国自从评定土地税以来,各地地租业大为繁荣,一切土地地租无不继续增加,而鲜有跌落,因此,按现时地租计算应付的税额,和按旧时评定实付的税额之间,就生出了一个差额,所有的地主,几乎都按这一差额而得了利益。假使情形与此相反,地租因耕作衰退而逐渐低落,那一切地主就几乎都得不到这一差额了。按英国革命以后的情势,土地税的恒久性,有利于地主而不利于统治者;假若情势与此相反,说不定就有利于统治者,而不利于地主了。



                     赋税既然以货币征收,土地价值的评估,自然以货币形式表现。自作了此评价以来,银价就十分固定,在重量上和品质上,铸币的法定标准都没有变更。假若像在美洲银矿发现之前两个世纪那样,银价显著上升,则此评价的恒久性将使地主吃大亏。假如像在美洲银矿发现之后一个世纪那样,银价显著跌落,则此评价的恒久性会使统治者的收入大大减少。此外,如货币法定标准变动,同一银量,或被降低为较小的名义价格,或被提高为较大的名义价格,例如,一盎司银,原可铸五先令二便士,现在不照这办法,而用以铸二先令七便士或十先令四便士,那么,在前一种情况下吃亏的是纳税的地主,在后一种情况下吃亏的是收税的统治者。



                     因此,在与当时实际情况差不多的情形下,这种评价的恒久性,就不免要使纳税者或国家感到极大的不便。然而,只要时间过长,这种情况就必定会发生。各帝国虽与一切其他人为的事物相同,总有走上末路的一天,但它们却总图谋永生。所以帝国的任何制度,被认为应与帝国本身同样永久,都不但要在某种情况下是方便的,而且在所有情况下都应该是方便的。换言之,制度不应求其适合于过渡的一时的或偶然的情况,而应求其适合于那些必然的而因此是不变的情况。



                     法国有一些自称为经济学家的学者,他们认为,土地税应随地租的变动而变动,或依耕作状况的进退步而有所升降。这才是最公平的税。他们主张,一切赋税最终总是落在土地地租上。因此,应该平等地根据最后支付的地租来收税。一切赋税应该尽可能平等地落在支付它们的最后租金上,这无疑是对的。但是,他们这种极微妙的学说,无非立足于形而上的议论上,我不欲过多地与他们辩论。我们只要看以下的论述就可十分明了:何种赋税,最终出自地租;何种赋税,最终出自其他资源。



                     在威尼斯境内,一切租给农家的可耕土地,都征收约地租十分之一的税。租约要在公家登记册上登记,这登记册由各地区的税吏保管。倘若土地所有者自耕其地,其地租即由官吏公平估定,然后减去税额五分之一。因此,土地所有者对这种土地所纳的赋税,就不是估定的地租的百分之十,而是百分之八了。



                     与英国的土地税比较,这种土地税的确公平得多。但却不是那么确定。税额的评估常常可能给地主带来很大的烦恼,在征收上可能要耗费大得多的费用。

或许可以设计这样一种管理制度,既能在很大程度上防止上述的不确定性,又能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上述费用。



                     比如,责令地主及佃农两方,必须同在公家登记册上登记租约。假若一方有隐匿或伪报,即处以相当的罚金,并将罚金一部分给予告发及证实此情况的人,这样,双方伙同骗取公家收入的弊端,可得到有效的防止。而一切租约的条件,就不难由这登记册得知了。



                    有些地主,对于租约的重订,不增地租,只要求若干续租金。在大多数情况下,这是败家子儿的做法,他们为贪取眼前的现金而舍去价值大得多的将来收入。不用说,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行为都是有损于地主自己的,但也时常损害佃农,而在任何情况下,这都是对国家有害的。因为,佃农常会因此费去很大部分的资本,从而大大减低其耕作土地的能力,使他感到提供续租金而付较低的地租,反比增付较高的地租更加困难。况且土地税为国家最重要的一部分收入,因此,凡降低佃农的耕作能力从而损害土地税收入的事情,都对国家有害。总之,要求续租金,是一种有害的行为。假若对于这种续租金征收比普通地租重得多的赋税,该行为或可受到阻止,所有有关各方,如地主、佃农、统治者乃至全社会,均将受益匪浅。



留言者信息

随缘人 留言于: 2019-10-10 9:43:00

随缘人



主题: 2019年10月10日(周四)将进行新股申购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米奥兰特:申购代码:300795,申购价格:14.27元/股,申购上限:1.00万股。



留言者信息

小小溪 留言于: 2019-10-9 22:38:00

小小溪



主题: 早茶新闻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外交部:中方“不可靠实体清单”将于近期发布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gncj/2019-10-09/doc-iicezzrr0941870.shtml


科创板投价报告得规范 至少采用两种估值法
https://finance.sina.com.cn/roll/2019-10-09/doc-iicezuev0880053.shtml


创业板注册制改革提速 企业、投行提前备战
https://finance.sina.com.cn/roll/2019-10-09/doc-iicezuev0876603.shtml


美股逼近8月低点 机构坚定看多A股底气何在?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marketresearch/2019-10-09/doc-iicezuev0951746.shtml



留言者信息

正一 留言于: 2019-10-9 11:13:00

正一



主题: 中午30分 国富论 (72)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汉堡市有一种公家当铺,人民把实物交与当铺,当铺即贷款于人民,利息是百分之六。这些当铺——或称为“郎巴德”——向国家提供了十五万克朗的收入,以每克朗四先令六便士计,约合三万三千七百五十英镑。



                宾夕法尼亚政府是不曾积蓄任何财富的,但它发明了一种对人民的贷款方法,即不交货币,只交与货币相等的信用证券,以双倍价值的土地做担保,并需付若干利息。此证券规定十五年偿还,在偿还以前,可以像银行支票一样在市面上流通,而且由议会法律宣布为本州民间的法定支付货币。宾夕法尼亚政府是节俭而有秩序的,它每年的开支费用不过四千五百镑,它由这种贷款方法筹到的收入足以维持政府的开支。不过,实行这种方法的功效如何,需视下面三种情形而定:第一,对于金银货币以外的其他交易媒介有多少需要,换言之,对于必须以金钱向外国购买的消费品,有多少需要;第二,采用此策略的政府,信用如何;第三,信用证券的全部价值,决不可超过在没有这证券的情况下流通界所需金银币的全部价值,所以这种方法是否使用得适度,亦与其成功与否大有关系。在美洲其他几处殖民地,曾一度也使用过这种方法,但由于滥用无度,结局往往是弊大于利。



                 只有确实的,稳定的,恒久的收入,才能够维持政府的安全与尊严。资本及信用不具备这些性质,决不可把它当作政府的主要收入资源。所以,一切已经越过游牧阶段的大国政府,基本不会通过这种源泉来获取大部分的公共收入。



                  土地是一种比较稳定和恒久的资源。所以一切越过了游牧阶段的大国的收入都是以国有土地地租为主要源泉。古代希腊及意大利各共和国就是如此。它们国家大部分必要费用的开支,在很长时间内取自国有土地的产物或地租。而以前欧洲各国统治者大部分的收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是来自王室土地的地租。在近代,战争和备战这两件事体,占了一切大国必要费用的大部分。但是在希腊及意大利古代各共和国,每个市民都是兵士,服役也好,准备服役也好,费用都是自备的,国家无需支出很多的费用。所以,一项数额不大的地租,就足够开支政府一切必要的费用了。



                  在欧洲古代的君主国中,大多数人民因当时风俗习惯,对于战争都有充分准备。一旦参加战争,依照封建的租地条件,他们自己支付自己的费用,或由领主出资维持,统治者无需增加新的负担。政府其他费用,大都非常有限。司法行政一项,不但毫无所费,而且是收入的来源,这是我们前面说过的。乡下人民于每年收获前后,各提供三日劳动;国内商业上认为必要的一切桥梁、大道及其他土木工程,有这项劳动,就足够营造和维持了。当时统治者的主要费用,似乎就是他自身家庭及宫廷的维持费。他宫廷的官吏,即国家的大官。财政大臣是为统治者收地租的,内务大臣是为他的家庭掌管支出的。治安大臣和警卫大臣管理统治者的马厩。统治者所居的宫室,通常是城郭形式的建筑,与他的其他堡垒基本无异。这堡垒的看守者,就可以被看作是卫戍总督。统治者平时必须出费维持的武官,就只限于这些人。在这种情况下,一项大的地租,通常就可开支政府一切必要的费用了。



                  在现代的欧洲文明各国中,全国所有土地,即使管理得有如全部属一个人所有,全部土地所能够提供的地租,恐怕决不会达到各国平时向人民征收的普通收入那么多。例如,英国平常的收入,包括其用作开支必要经营费,支付公债利息,及清偿一部分公债等用途的,每年达一千万镑以上。然而所收土地税,以每镑征四先令计,尚不及二百万镑。这所谓土地税,按照设想,不仅包括由一切土地地租征取的五分之一,而且包括对一切房租,一切资本利息征取的五分之一,免纳此税的资本,只放贷于国家的及用于耕作的部分。这土地税,很大部分是取自房租及资本利息。例如,以每镑征四先令计,伦敦市的土地税,计达十三万三千三百九十九镑六先令七便士;威斯敏斯特市,六万三千零九十二镑一先令六便士;沃特赫尔及圣詹姆斯两宫殿,三万零七百五十四镑六先令三便士。这土地税的一定部分,按照同样规定向王国内大小城市征收的,而几乎全部出自房租及商业资本和借贷资本的利息。总之,英国值五抽一的土地税,既然不到二百万镑,则全部地租、房租、资本(贷给政府及用于耕作的资本除外)的利息收入总额,当然不超过一千万镑,也就是说,不超过英国在平时向人民征收的收入额。英国为征收土地税对各种收入所作的估计,虽说在几个州和几个区,该估计额和实际价值很接近。但就全国平均起来,无疑是和实际价值相差太远。有许多人估计,单单土地地租一项,即不计房租及资本利息,每年总额当有两千万镑。他们这种估计,是非常随便的,我认为估得过高。但是,假若在目前耕作状态下,英国全部土地所提供的地租,未超过两千万镑,那么,土地如果由一人全部所有,而且置于他的代办人、代理人的怠慢、浪费和专横的管理之下,那全地租额,莫说两千万镑的二分之一,恐怕连四分之一也提供不出来。英国今日王室领地所提供的地租,恐怕还不到这个情况下所能提供的数额的四分之一。如果王室领地更加扩大,则其经营方法必定更加恶劣。



                   人民由土地获取的收入,不与土地地租成比例,而与土地生产物成比例。除播种的种子外,一国全部土地年生产物,都是由人民每年消费或者用以交换他们所需的其他物品。凡使土地生产物增加到其本来可能增加到的原因,无论是什么,它使人民收入因而减少的程度,总大于它使地主收入减少的程度。英国土地地租,即生产物中属于地主的部分,差不多没有一个地方达到生产物三分之一以上。假使在某种耕作状态下,一年只提供一千万镑地租的土地,如在另一种耕作状态下,一年可提供两千万镑地租,又假使在这两种场合,地租都是相当于生产物的三分之一,那么,地主收入因土地被阻滞在前一耕作状态下所受的损失,只不过一千万镑,而人民收入因此所受的损失要达三千万镑;未计入的,不过播种的种子罢了。一国土地生产物既减少三千万镑,其人口就也要按照这三千万镑减去种子价值后的余额,按照所养各阶级人民的生活方式和费用方式所能维持的人数减少下来。



                 在欧洲现代文明国家中,以国有土地地租为公家大部分收入的情况已不复存在了。但统治者拥有广大领地的情况,仍是一切大君主国共有的现象。王室领地大抵都是林地,可是有时在林地走几英里也不一定能找到一棵树木。这种土地的保留,既使国家产物减少,又使国家人口减少。假使各国统治者将私有领地都卖了,所得的货币必很可观。可以之清偿国债,收回担保品,由此所得的收入,较之该地在任何时候给统治者提供的收入恐怕都要多得多。在土地改良,耕种得极好,且其出售时能产生丰厚地租的国家,土地的售价以三十倍年租为准。既未经改良耕植,地租又低的王室领地,其售价当可望相当于四十倍年租,五十倍年租或者六十倍年租。统治者以此大价格,赎回国债担保品,就立即可以享受此担保品所提供的收入。而在数年之内,还会享有其他收入。因为,王室领地一旦变为个人财产,用不了几年,即会好好地改良,好好地耕植。生产物由此增加了,人口亦必随着增加,因为人民的收入和消费必因此增大。人民收入和消费增大,统治者从关税及国产税得到的收入势必随着增加。



                 任何文明国家的统治者,由其领地获取的收入,看似对人民个人无损,但实际上社会所支付的代价,比统治者所享有的其他任何同等收入都来得多。所以,为社会全体利益计,不如拍卖王室领地,从而分配给人民,而统治者一向由其领地享有的收入,则由人民提供其他同等收入来代替。



               土地用作公园、林地及散步场所,其目的在供游乐与观赏,不仅不是收入的源泉,而且时常还需出资维护。我看,在大的文明国家中,只有这种土地可属于统治者。



                因此,公共资本和土地,即统治者或国家所特有的两项大收入源泉,既不宜用以支付也不够支付一个文明大国的必要费用,那么,这些费用的大部分,就必须取自各种税收,换言之,人民须拿出自己一部分私人的收入,构成君主和国家的公共收入。



留言者信息

随缘人 留言于: 2019-10-9 9:32:00

随缘人



主题: 2019年10月9日(周三)将进行新股申购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交建股份:申购代码:732815,申购价格:5.14元/股,申购上限:1.40万股 。



留言者信息

小小溪 留言于: 2019-10-8 21:17:00

小小溪



主题: 早茶新闻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常会 审议通过优化营商环境条例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gncj/2019-10-08/doc-iicezuev0814248.shtml


央行:9月对金融机构开展中期借贷便利操作共2000亿元
https://finance.sina.com.cn/roll/2019-10-08/doc-iicezzrr0823054.shtml


两部门:10月起明确生活性服务业增值税加计抵减15%
https://finance.sina.com.cn/roll/2019-10-08/doc-iicezzrr0789583.shtml


科创板投价报告迎规范文件 券商应加强内容质量控制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kechuangban/2019-10-08/doc-iicezzrr0720537.shtml


三大运营商5G预约用户数超900万 商用落地进入倒计时
https://finance.sina.com.cn/roll/2019-10-08/doc-iicezuev0638087.shtml



留言者信息

正一 留言于: 2019-10-8 11:16:00

正一



主题: 中午30分 国富论 (71)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第四节 论维持统治者尊严的费用



                    一国统治者,除了履行种种职责所必要的费用以外,为维持其尊严,也需有一定的费用。这费用的大小,随社会发达时期的不同而不同,随政体形态的不同而不同。



在富裕而发达的社会中,各阶层人民的房屋、家具、食品、服装以及车马用具,都由质朴而转向奢华,在这种情况下很难要求统治者抵制这种风尚。因此,在这些方面,统治者所费也必日益加多。因为不是这样,就不能维持他的尊严。



                   就尊严来说,专制君主对于他的臣民,比共和国元首对于其同胞市民,更要高不可攀,所以为了维持这较高的尊严,势必要较大的费用。我们自然能聊到,国王的宫廷肯定比总督或市长的官邸更加富丽堂皇。



【结论】



                   防御社会的和维持统治者尊严的费用,都是由社会的共同利益来支出的。因此,照正当道理,这两者应当来自全社会一般的收入,而社会各个人的贡献,又需尽可能与他们各自能力相称。

司法行政的费用,亦无疑是由全社会的一般利益而支出的。这种费用,由全社会一般的利益来开支,并无不当。不过,国家之所以有支出此项费用的必要,乃是因为社会有些人的不公正行为,使得他人非向法院寻求救济和保护不可;而最直接从这项开支受益的,又是那些由法院恢复其权利或保护其权利的人。因此,司法行政费用,如按照特殊情形,由他们双方或其中一方支付,即由法院手续费开支,最为妥当。除非罪犯自身无财产资金支付此手续费,否则,这项费用是无需由社会全体负担的。



                  为了当地利益所做的地方费用或各州的费用(例如为特定城市或特定地区支出的治安费),当由地方收入或各州收入开支,而不应由社会一般收入开支。为了社会局部的利益而增加社会全体的负担,那是不公平的。



                 维持良好的道路及交通设施,无疑是有利于社会全体的,所以,其费用由全社会的一般收入开支,并无不妥。不过,最直接享受这些利益的人,乃是往来各处转运货物的商人,以及购用那种货物的消费者。所以,英国的道路通行税,欧洲其他各国所谓路桥费,完全由这两种人负担;这样一来,社会一般人的负担就要减轻许多了。



                 一个国家的教育设施及宗教设施,无疑是对社会有益的,其费用由社会的一般收入开支并无不妥。可是,这费用如由那些直接受到教育利益或宗教利益的人来支付,或者由自以为有受到教育利益或宗教利益的必要的人自发地出资支付,恐怕是同样妥当,说不定还有某些好处。



                凡有利于全社会的各种设施或土木工程,如不能全由那些最直接的受益人来维持,或不全是由他们维持,那么,在大多数情况下,不足之数,就必须由全社会一般的收入来弥补。因此,社会的一般收入,除开支国防费及统治者的花费外,还需补充许多特别收入部门的不足。这一般收入或公共收入的源泉,我将在下一章详细说明。




第二章 论社会一般收入或国库收入的源泉



                  国家每年支出的费用,不但有国防费和统治者的花费,而且有国家宪法未规定由何等特定收入来开支的其他必要花费。这些费用的开支有两个来源:第一,只属于统治者或国家,而与人民收入无关的资源;第二,人民的收入。


第一节 只属于统治者或国家的收入来源



               只属于统治者或国家的收入源泉,由资本及土地构成。

统治者通过其资本取得收入的方式和其他人一样,有两种情况:一是亲自经营这些资产;二是把它贷与他人。他的收入在前者为利润,在后者为利息。



               鞑靼或阿拉伯酋长的收入全为利润,他们自身是本集团或本部族中的主要牧畜者,他们自己监督牲畜的管理,由牛羊奶及牲畜的繁殖获取收入。不过,以利润为王国收入的主要部分,只是最早期最原始政治状态下的事情。



              小共和国的收入,有大部分是得自商业经营上的利润。据说,汉堡共和国的大部分收入,就是来自国营酒库及国营药店。统治者有时间从事酒、药的买卖,那个国家当然不会很大。国家银行的利润,常是更大国家的收入源泉。不但汉堡是如此,威尼斯及阿姆斯特丹亦是如此。许多人认为,就连英国这样大的一个帝国,也不容忽视这种收入。英格兰银行的股息为百分之五点五,资本为一千零七十八万镑,每年除去营业费用剩下的纯利润是五十九万二千九百镑。有人主张政府用百分之三的利息,把这项资本借过来,自行经营,则每年可得二十六万九千五百镑的纯利润。经验表明,在像威尼斯及阿姆斯特丹那种贵族政治下井然有序,谨慎节约的政府,才适合这么干。像英国这样的政府,不论其优点如何,但并不善于理财。它在和平时期总是由于君主政治统治下的懒惰和疏忽造成浪费,在战争时期又常常因为民主政治统治下的毫无打算而造成浪费。把这种事业让它来经营管理,它是否能胜任,至少是一个很大的疑问。



                邮政局本来就是一种商业。政府事先垫款设置各地邮局,并购买或租赁必要的车辆马匹,这种垫款不久即由邮费偿还,而且可有很大的利润。我相信,由政府经营的各种商业中,成功的恐怕只有这种行业。这上面投下的资本不是很多,而其业务又不具有什么秘密。资本的回收,不但是肯定的,而且是快速的。



                但各国统治者往往从事许多其他商业,他们同普通人一样,为改善其财产状态,也常常不惜冒险涉足普通商业部门,但成功的不多。一种业务,一旦让统治者经营,就往往免不了造成浪费,这就是他们不可能成功了。统治者的代理人,往往以为主人有无尽的财富,货物以何种价格买来,以何种价格售去,运费是多少,他们都不放在心上,不去精打细算。他们往往过着与统治者一样的奢华生活,并且,有时即使是浪费了,仍能以适当方法捏造账目,而积聚起像统治者那样大的财产。据马基雅弗利说:麦迪西的洛伦素,并不是无能的统治者,但他的代理人替他经营商业就是如此。由于他的代理人浪费而负的债务,使得弗洛伦斯共和国不得不为他偿还了好多次。于是,他放弃了他的家族所从事的商业经营。在后半生,他把剩下的财产及可由他自由支配的国家收入用在更适合于自己地位的事业及用途上。



                 商人的性格与统治者的性格是极不相同的。假若东印度公司的商人性格,使它成为极坏的统治者,那么统治者的性格,似乎也使它成了极坏的商人。当该公司专以商人资格经商时,它是成功的,而且能在赢得的利润中支给各股东相当的红利。但自从它成为当地的统治者以来,虽据说有三百万镑以上的收入,却仍需要政府的援助来避免破产。在以前,该公司在印度的人员都视自己为商人的伙计;而现在,他们却视自己为统治者的钦差。



                 国家收入的若干部分,往往得自货币的利息和资本的利润。假若国家积蓄了一笔财富,它可把这笔财富的一部分贷于外国或本国的臣民。伯尔尼联邦就把一部分财宝贷给外国,即把它投资于欧洲各债务国,主要是英国、法国,由此获得了很大的收入。这种收入的安全性,第一要看那种债务的安全性如何,管理此债的政府信用如何;第二要看与债务国继续保持和平的可能性的大小。如果爆发战争,债务国方面最初采取的敌对行为,恐怕就是没收债权国的公债。据我所知,以货币贷于外国就是伯尔尼联邦特有的政策。



留言者信息

随缘人 留言于: 2019-10-8 9:34:00

随缘人



主题: 2019年10月8日(周二)将进行新股申购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佳禾智能:申购代码:300793,申购价格:13.43/股,申购上限:1.60万股 。



留言者信息

小小溪 留言于: 2019-10-7 22:49:00

小小溪



主题: 早茶新闻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国庆假期家庭消费持续升温 消费结构性优化升级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2019-10-07/doc-iicezzrr0489122.shtml


国庆假期全球市场表现以及财经要闻回顾(附后市策略)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t/2019-10-07/doc-iicezzrr0533195.shtml


十大机构看后市:可能会很快止跌 A股10月反弹概率大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marketresearch/2019-10-07/doc-iicezuev0583324.shtml



留言者信息

春草 留言于: 2019-10-7 21:28:00

春草



主题: 银行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今天在同花顺看到这样一条消息:财经-新京报网手机版

“多家银行股权被拍卖 降价、打折屡见不鲜”

大家怎么看。



米粒: (2019-10-7 21:58:00) ——

地方性的小银行很正常

我们这里的地方性行去年前年这种股权拍卖很多






分页 [1][2][3][4][5][6][7][8][9][10] [上一页] [下一页]   [发新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