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金量子论坛 → 留言板

帐号:   密码: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公告:
     [发新贴] 按回帖排序 分页 [1][2][3][4][5][6][7][8][9][10] [上一页] [下一页] [发新贴]
留言者信息

正一 留言于: 2019-10-16 11:26:00

正一



主题: 中午30分 国富论 (77)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特定营业利润税



                   有些国家,对于资本利润,课有特别税,这资本有时是用在特殊商业部门的,有时是用在农业上的。


                  在英格兰,对于小贩商人及行商所课的税,对于出租马车及轿子所课的税,以及酒店主为得到麦酒、火酒零售执照所纳的税,都属于前一类税。在最近战争中,曾经提议对店铺方面课同类的税。战争发动起来了,有人说战争保护了本国商业,由此获利的商人,自应担负战争费用。



                   不过,对于特殊商业部门资本所课的税,最终都不是由商人(他在一切场合,必须有合理的利润,并且,在商业自由竞争的地方,他的所得也很少能超过这一合理利润)负担,而是由消费者负担。消费者必然要在买东西的价格上,支付商人垫付的税额。而在大多数场合,商人还会把价格提高若干。



                  当这种税与商人的营业成比例时,最终总是由消费者付出,于商人无所谓压迫。但当它不是与商人营业成比例,而同样课于一切商人时,虽最终亦是出自消费者,却对大商人有利,对小商人多少形成一些压迫。对于每辆出租的马车,一周课税五先令,对于每乘出租轿子,一周课税十先令,在这种税是由轿子的所有人分别垫付的范围内,那就恰恰和他们各自的营业范围成比例。照这样税法,它既不有利于大商人,也不压迫小商人。领麦酒贩卖执照所纳的税,每年二十先令;领火酒贩卖执照所纳的税,每年四十先令;领葡萄酒贩卖执照所纳的税,每年八十先令,这种税制,对于零卖酒店,通通一律看待,大营业者必然要获得若干利益,小营业者必然要受到若干压迫。前者要在货物价格上取得其垫付税款,一定比后者容易。不过,因为这税率轻微,虽不公平,亦不太重要,并且,在许多人看来,小麦酒店到处林立,予以小小房租,亦无不当。课于店铺的税,本来打算大小店铺多寡一律,而实际上也只得如此,无其他办法。这种税要想相当正确地按各店铺的营业范围比例课征,那除了采用自由国家人民绝难忍受的调查外,再也无法进行。这种税如课得很重,将成为小商人的重大压迫,并使全部零售业归于大商人手中。小商人的竞争既不存在,大商人即将享受营业上的垄断。如其他独占者相同,他们立即会联合起来,把利润大大抬高到纳税所需的限度以上。这样一来,店铺税的最后支付,就不是由店铺主担当,而是由消费者担当;消费者且还要为店主的利润,再付一大笔钱。因此之故,就把这种税的设计,抛在一边,而代以1759年所设的补助税。



                 当一种税加在特定商业部门的利润上时,商人们都会留意,使上市的货物量,不至于太超过他们能卖得足够偿还所垫付的税的价格的数量。他们有的由营业上撤回一部分资本,使市场上的供给,较之前减少,于是货物的价格上涨,那种税最后的支付,就落在消费者身上了。但是,当一种税课在农业资本利润上时,农民如果由那种用途撤回一部分资本,一定没有利益可言。农民占有一定量的土地,对土地支付地租,要求土地耕作适宜,那么一定的资本是必要的。如果他把这必要的资本撤回一部分,他更不会有能力支付地租或赋税。为了要付税,他的利益,决不是在于减少农作物产量,也决不是在于减少市上农作物供给量。因此,这种税决不会使他抬高其产物的价格,把税转嫁给消费者,以补偿所付的税。不过,农民也如一切其他营业者一样,须得有合理的利润,否则他就会放弃他这种职业。在他有了这种负担以后,他只有对地主少付地租,才能得到合理的利润。他必须缴纳的赋税愈多,假如这种税课在租约未满期以前,那就无疑会使农民陷于困难,甚或陷于破产。可是,重订租约时,这赋税就一定要转嫁于地主。



               北美南部各州及西印度群岛,有所谓人头税,即对每个黑奴所课的税。恰当地说,这税就是加在农业资本利润上的一种赋税。因为耕作者大部分都是农民兼地主,所以这种税的最后支付,就由他们以地主的资格负担了。



               对于农业使用的农奴,每人课以若干的税,以前全欧洲似乎都曾执行过,迄今俄罗斯帝国仍有这种税。也许是因为这个缘故吧,人们对于各种人头税,常视为奴隶的象征。但是,对于纳税者,一切的税,不仅不是奴隶的象征,反而是自由的象征。一个人纳了税,虽然表示他隶属于政府,但他既有若干纳税的财产,他本身就不是主人的财产了。加在奴隶身上的人头税和加在自由人身上的人头税是截然不同的。后者是由被征税的人自行支付,前者则是由其他不同阶级的人支付。后者完全是任意抽征的,或完全是不公平的,而在大多数场合,既是任意抽征又是不公平的。至于前者,在若干方面,虽是不公平的,因为不同的奴隶有不同的价值,但无论就哪方面来说都不是任意抽征的。主人知道他的奴隶人数,就必然知道他应当纳多少税。不过,这种不同的税,因为使用同一名称,所以常被人视为同一性质。



               荷兰对于男女仆役所课的税,不是加在资本上的,而是加在开支上的,因此,就有类似加在消费品上的一种消费税。英国最近对于每个男仆课税二十一先令,与荷兰的仆役税相同。此税的负担,以中等阶级为最重。每年收入百镑者,或要雇用一个男仆,每年收入万镑者,却不会雇用五十个男仆。至于贫民,那是不会受影响的。



              课在特定营业上的资本的利润税,绝不会影响货币利息。一个人放债,绝不会对资本用于有税用途的人,收取低于向资本用于无税用途的人所收的利息。一国政府,如企图按比较正确的比例,对各种用途的资本的收入一律课税,那在许多场合,这税就会落在货币利息上。法兰西的二十分之一即二十便士取一的税,与英格兰所谓土地税相同,同样以土地、房屋及资本的收入为对象。其对资本所课的税,虽不怎样严峻,但与英格兰土地税课在资本方面的比较,却要正确多了。在许多场合,它完全落在货币利息上面。在法兰西,人们往往把钱投资于所谓年金契约,这就是一种永久年金,债务者若能偿还原借金额,即可随时偿却,但债权者却除了特殊情况,不能赎回。这种二十取一的税,虽对这一切年金课征,但似乎没有提高这年金率。



第一项和第二项的附录



                 加在土地、房屋、资财上的资本价值的税



                 当财产为同一个人所拥有时,对于这财产所课的税,无论如何恒久,其用意绝不是减少或取去其财产的任何部分的资本价值,而只是取去该财产的收入的一部分。但当财产易主,由死者转到生者或由一个生者转到另一个生者时,就往往对这财产课以这种性质的税,使得必然要取去资本价值的某一部分。



               由死者传给生者的一切财产,以及由生者过渡到另一个生者的不动产如土地、房屋,其转移在性质上,总是公开的,众所周知的,不能长久隐瞒的,所以对这种情况是可以直接征税的。至于生者彼此间在借贷关系上发生的资本或动产的转移,却常是秘密的,并可以长久保密。对于这秘密转移,直接征税不容易做到,所以采用两种间接方法:第一,规定债务契券,必须写在曾付一定额印花税的用纸或羊皮纸上,否则不发生效力;第二,规定此类相互接受行为,必须在一个公开或秘密的簿册上登记,并征收一定的注册税,否则同样不发生效力。对于容易直接课税的财产转移,即对各种财产由死者转移给生者的有关证件,及对不动产由一个生者转移给另一个生者的有关证件,也常常征上述印花税和注册税。


                 罗马古代由奥古斯都设定的二十便士取一的遗产税,即是对财产由死者转移给生者所课的税。关于此税,迪昂·卡西阿斯曾有详细的记述。据他所说,这种税,虽课于因死亡而发生的一切继承、遗赠和赠与行为,但受惠者如是最亲的亲属或穷人,则概予豁免。



                荷兰对于继承所课的税,与此为同一种类。凡旁系继承,则依亲疏的程度,对其继承的全部价值课以百分之五乃至百分之三十的税。对旁系的遗赠,亦同此税法。夫妻遗赠,不论夫赠给妻或妻赠给夫,都取税十五分之一。直系继承,前辈对后辈的悲惨继承,则仅收取二十分之一。直接继承,如是长辈传与后辈的继承,不收税。父亲之死,对其生前同住的子女,很少有增加其收入,而且往往会大大减少其收入。父亲死了,他的劳动力,他在世所享有的官职,或某些终身年金,都要损失去的,如果再由课税取去其一部分遗产而加重这一损失,那就未免近于残酷和压迫。但对于罗马法所谓解放过了的子女,苏格兰法上所谓分过家了的子女,即已经分有财产,成有家室,不仰仗父亲,而另有独立财源的子女,情况则或有不同。父亲的财产留下一分,他们的财产就会实际增加一分。所以,对这财产所课的继承税,不会比一切其他类似的税,惹起更多的不便。



                 封建法使得死者遗给生者和生者让给生者的土地转移,通通有税。在以前,欧洲各国均把此税收作为其国王主要收入之一。



                 直接封臣的继承人,在继承采邑时,必须付一定税额,大概为一年的地租。假若继承人尚未成年,在他未成年期间,此采邑的全部地租都归国王,国王除扶养此未成年者及交付寡妇应得的部分的亡夫遗产(如果这采邑有应享遗产的寡妇)外,没有任何负担。继承人成年时,他还得对国王支付一种交待税,此税大概也等于一年的地租。就目前而论,未成年如为长期,往往可以解除大地产上的一切债项,而恢复其家族已往的繁荣。但在当时,不能有此结果。那时普遍的结果,不是债务的解除,而是土地的荒芜。


                根据封建法,采邑保有者,如果不得到领主的同意,就不能转让地产,领主在给予同意时大抵要索取一笔金钱。起初,这笔钱的数额是随意指定的,后来,许多国家都把这项规定为土地价格中的一定部分。有的国家,其他封建惯例虽然大部分废止了,但土地让渡税却依然存在着,并且作为统治者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在伯尔尼联邦,这种税的税率极高:土地为贵族保有的,占其价格六分之一;为平民保有的,占其价格十分之



                  一。在卢塞恩联邦,土地变卖税,只限于一定地区,并不普遍。但是,一个人如果为了迁居异地而变卖土地,则需对卖价抽税十分之一。此外,在其他许多国家,有的对一切土地的变卖课税,有的则对依一定保地条件而保有的土地的变卖课税,这些税都或多或少构成统治者的一项重要收入。



                 上述交易可以印花税形式或注册税形式,间接对其课税,而此等税,可与转移物的价值成比例,也可不与转移物的价值成比例。



                 英国的印花税,不是按照转移的财产的价值(最高金额的借据,只须贴十八便士或三十便士的印花),而是按照契据的性质规定其税额的。最重的印花税,为每张纸或羊皮纸贴六镑印花。这种高税,大抵以国王敕许证书及某些法律手续为对象,不管转移物的价值是多少。英国对于契约或文件的注册不收税,只有管理此册据官吏的手续费罢了。此手续费亦很少超过对该管理者的劳动的合理报酬的数额。至于统治者,并未由此取得分文。



留言者信息

随缘人 留言于: 2019-10-16 9:21:00

随缘人



主题: 2019年10月16日(周三)将进行新股申购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豪尔赛:    申购代码:002963,申购价格:23.66元/股,申购上限:1.50万股。

祥鑫科技:申购代码:002965,申购价格:19.89元/股,申购上限:1.50万股。

申联生物:申购代码:787098,申购价格: 8.80元/股,申购上限:0.95万股。

海尔生物:申购代码:787139,申购价格:15.53元/股,申购上限:2.25万股。



留言者信息

小小溪 留言于: 2019-10-15 22:13:00

小小溪



主题: 早茶新闻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国务院修改外资保险公司和外资银行管理条例
http://finance.sina.com.cn/zt_d/waizibank/


央行:9月M2同比增8.4% 新增人民币贷款1.69万亿元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gncj/2019-10-15/doc-iicezuev2356044.shtml


9月CPI同比涨3.0%环比涨0.9% 猪肉价格同比涨69.3%
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hgjj/2019-10-15/doc-iicezzrr2291668.shtml


A股三季报揭幕 养殖板块进入高盈利周期
https://finance.sina.com.cn/roll/2019-10-15/doc-iicezuev2222215.shtml



留言者信息

正一 留言于: 2019-10-15 11:10:00

正一



主题: 中午30分 国富论 (76)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第二项:利润税——股票资本收入上的赋税



                  由资本所产生的收入或利润,自会分成两个部分:其一为支付利息,属于资本所有者;其二为支付利息以后的剩余。



                 后一部分利润显然是不能直接课税的对象。那是投资的报酬,并且,在大多数场合,这项报酬是非常微薄的。资本使用者必得有这项报酬,否则,从其本身利益打算,他是不会再做下去的。因此,假如他要按全利润的比例,直接受课税负担,他就不得不提高其利润率,或把这负担转嫁到货币利息上面去,即是少付利息。假若他按照税的比例而抬高其利润率,那么,全税虽或由他垫支,结果还是按照他的投资方法,而由以下两种人民之一付出。假若把他用作农业资本栽种土地,他就只能由保留较大一部分土地生产物或较大一部分土地生产物的价值,而抬高其利润率。他要想这样做得通,唯有扣除地租,这样,此税最后的支付,就落到地主身上了。假若把他用作商业资本或制造业资本,他就只能由抬高货物价格而提高其利润率。在这一场合,此税最后的支付,就要完全落到消费者身上。假若他没有抬高利润率,他就不得不把全税转嫁到利润中分归货币利息的那部分上去。他对于所借资本,只能提供较少利息,那税的全部,就最终由货币利息担当。在他不能以某一方法减轻他自己的负担时,他就只有采用其他方法来补救。



                乍看起来,货币的利息,就好像和土地地租一样,是能够直接课税的对象。正如土地地租一样,货币利息,是完全除了投资危险与困难的报酬后所剩下的纯收入。地租税不能抬高地租,因为偿还农业家资本及其合理利润后所剩下的纯收入,决不能在税后大于税前。同此理由,货币利息税,也不能抬高利息率,因为一国的资本量或货币量,与土地量相同,税前税后,都是一样的。本书第一篇说过:普通利润率,到处都是受可供使用的资本量对于使用的资本量的比例的支配,换言之,到处都是受可供使用的资本量对于必须使用资本来进行的营业量的比例的支配。但资本使用量,或使用资本进行的营业量,决不会因任何利息税而有所增减。如果可供使用的资本不变,那么,普通利润率就必然要保持原状不变。但是,报偿投资者的危险和困难所必要的利润部分,也同样会保持原状不变,因为投资的危险和困难并无改变。因此,残余部分,即属于资本所有者,作为货币利息的部分,也必然要保持原状不变。所以,乍看起来,货币利息就好像和土地地租一样,是能够直接课税的对象。



                然而与地租比较,货币利息是不宜于直接课税的,这有两种的情由。



                第一,个人所有土地的数量与价值不可能是秘密,而且常能准确地确定。但是,一个人所拥有的资本金额,却几乎常是秘密的,很难准确地确定。此外,资本额容易随时发生变动。在一年之中,常常是一月、一日,也常有增减。对于各私人情况的调查,即为求适当课税而调查监视个人的财产变动,乃是非常使人生气的,是任何人都不能忍受的事情。



               第二,土地是不动产,而资本则容易移动。土地所有者,必然是其地产所在国的一个公民。资本所有者则不然,他可以说是一个世界公民,他不一定属于任何一个国家。一国如果为了要课以重税,而多方调查其财产,他就会放弃这个国家,并且会把资本移往任何其他国家,只要那里比较能随意经营事业,或者比较能安逸地享有财富。他移动资本,这资本此前在该国所经营的一切产业,就会随之停止。耕作土地的是资本,使用劳动的是资本。一国税收如有驱逐国内资本的倾向,那么,资本被驱逐出去多少,统治者及社会两方面的收入源泉就要损失多少。资本向外移动,不但资本利润,就是土地地租和劳动工资,亦必因而缩减。



               因此,要对资本收入课税的国家,历来都不采用严厉的调查方法,而往往不得已,以非常宽大的,因而多少有点儿随便的估算方法。采用这种课税方法,其极度的不公平不确定,只可用极低的税率才能抵偿。因为照此做的结果,每个人都会觉得,自己所交的税已远较其实际收入为低,那么邻人所交的税虽比他低一些,他也就没有什么想不通的了。



              英格兰所谓土地税,原来是打算和对资本所课的税采用同一的税率。当土地税率为每镑课四先令,即相当于推定的地租的五分之一时,对于资本,也打算课其推定的利息的五分之一。当现行土地税初行的时候,法定利息率为百分之六,因此,每百镑资本应该课税二十四先令,即六镑的五分之一。自从法定利息率缩减为百分之五,每百镑资本应该只课二十先令。这所谓土地税征收的金额,乃由乡村及主要市镇分摊,其中一大部分是由乡村负担。市镇方面负担的部分,大半是课自房屋,其对市镇上的资本或营业(因为对于投在土地上的资本不打算课税)征税的部分,远在资本或营业的实际价值以下。因此,不论原始估定的税额怎么不公平,以轻微缘故,终没有引起何等纷扰。今日由于全国都比较繁荣,在许多地方,土地、房屋及资本的价值,已增高很多了,然而各教区、各地区对于这一切的课税,却依旧是继续使用那最初估定的税额,所以在现在看来,那种不公平,更无甚关系。加之,各地区的税率久无变动,这样一来,这种税的不确定性,就其课在个人的资本来说,已大大减少了,同时,也变得更不重要了。假若英格兰大部分土地,没有依其实际价值的一半估定税额,那么,英格兰大部分资本,就恐怕没有依其实际价值五十分之一估定税额。在若干市镇中,如威斯敏斯特,全部土地税都是课在房屋上,资本和营业全不征税。但伦敦不是如此。



               无论哪个国家,都会谨慎地回避详查私人情况这类事情的。



               在汉堡,每个居民,对其所有一切财产,都得对政府纳千分之二点五的税。由于汉堡人民的财产主要为资本,所以,这项税实可视为一种资本税。个人缴纳国库的税额,得由自己估定,每年在地方长官面前,把一定数额的货币,缴入国家金库,并宣誓那是他所有财产总额的千分之二点五,但无须宣布其财产额,也不受任何检查。这种税的缴纳,一般是非常忠实的。因为在一个小小的共和国中,那里的人民,都完全信赖长官,都确信赋税是维持国家所必需,并且都相信,所交的税将忠实地为维持国家而使用,这种凭良心的自发的纳税办法,有时是会行得通的,不限于汉堡人民。



               瑞士翁德沃尔德联邦常有暴风及洪水的灾害,所以常有筹集临时费的必要。遇此场合,人民就聚在一起,非常坦白地宣布其财产额数,然后依此课税。在久里奇,根据法律,每有紧急需要,法律即命令各个人应依其收入比例纳税,对于该收入数额,人人负有发誓宣布的义务。据说,当地行政当局,从来没猜疑其同胞市民欺骗他们。在巴西尔,政府的主要收入,都出自出口货物的小额关税。一切市民,都应当宣誓要每三个月缴付按法律应纳的一定税款。一切商人,甚至一切旅店主人,都须亲自登记其在领土内外所卖的货物,每到三个月末尾,就把计算单——在该单下端算出税额——送呈国库官吏。绝没有人疑虑国库收入会因此受到损失。



              对于各市民,加以公开宣誓其财产额的义务,在瑞士各联邦中,似乎不算是一件痛苦的事。但在汉堡,那就是了不得的痛苦了。从事冒险性贸易的商人,无时不害怕要公开其财产实况。据他料想,这十之八九要使他的信用破坏、企业惨败。至于从未从事此类冒险事业的质朴节约的人民,却不会感到他们有隐蔽其财产实情的必要。



              荷兰在故奥伦治公爵就总督职后不久,对于全市人民的财产,课以百分之二或所谓五十便士取一的税。各市民自行估计其财产,以及完税的方法,全与汉堡相同。据一般推想,他们纳税也很诚实。当时人民,对于刚由全面暴动而树立的新政府抱有很大好感,而且这种税,是为了救济国家急需而设的,只征收一次。实在说,要是永久征下去,那就未免太重了。荷兰当时的市场利息率很少超过百分之三,如今对一般资本最高的纯收入,课以百分之二的赋税,即每镑征去十三先令四便士了。人民为担此重税,而不侵蚀其资本的恐怕不多吧。当国家万分危急之秋,人民基于爱国热忱,可能大大努力一下,放弃其一部分资本。但他们决不能长久这样做下去。假设长此做下去,这种税不久便会毁坏人民,使他们完全无力支持国家。



               英格兰依土地税法案所课的资本税,虽与资本额成比例,但并不打算减少或分去资本的任何部分,而只打算按照土地地租税的比例,收与货币利息相等的税。所以,当地租税是每镑四先令时,货币利息税,亦是每镑四先令。汉堡所课的税,以及翁德沃尔德和久里奇所课更轻微的税,也同样打算以资本的利息或纯收入为对象,而不是以资本为对象。至于荷兰,其课税对象则为资本。





留言者信息

小小溪 留言于: 2019-10-14 23:13:00

小小溪



主题: 早茶新闻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2019年经济学诺奖揭晓 扶贫研究三学者获奖
http://finance.sina.com.cn/zt_d/2019nobel/


三季报披露开闸:预计六行业靓股多 养殖类公司亮眼
https://finance.sina.com.cn/roll/2019-10-14/doc-iicezuev1966487.shtml


券商9月经营数据:6成净利过亿 机构称板块有上涨空间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hyyj/2019-10-14/doc-iicezuev2188535.shtml


备战“双11” 快递业涨价暗流涌动
https://finance.sina.com.cn/chanjing/cyxw/2019-10-14/doc-iicezzrr2007673.shtml



留言者信息

正一 留言于: 2019-10-14 11:11:00

正一



主题: 中午30分 国富论 (75)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对房租所征的税,如由住户付出,且与各房屋的全部租金成比例,那就至少在相当长时期内不会影响建筑物租金。建筑业者如得不到合理利润,他就会不得已抛弃这一行业,这样一来,不用多久,建筑物的需求提高,他的利润便会恢复原状,而与其他行业的利润保持同一水准。这种税,也不会全然落在地皮租金上。它往往会这样自行区分为两部分,一部分由住户担当,另一部分由地皮所有人支出。



              比方,假定有一个人,断定他每年能出六十镑的房租,又假定,加在房租上由住户支出的房租税为每磅四先令,或全租金的五分之一,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六十镑租金的住宅,就要花费他七十二镑,其中有十二镑,超过了他能担负的额数。这样一来,他将愿意住差一点儿的,或租金为五十镑一年的房屋,这五十镑,再加上必须支付的房租税十镑,恰恰为他断定每年所能负担的六十镑的数额。为了付房租税,他得放弃房租贵十镑的房屋所能提供的另外便利的一部分。我说他得放弃这另外便利的一部分,因为他很少得放弃其全部。有了房租税,他会以五十磅租得一所无税时五十磅所租不到的较好的房屋。因为这种税既把他这个竞争者排除去,对于年租六十镑的房屋,竞争自必减少,对于年租五十镑的房屋,竞争亦必同样减少,以此类推,除了租金减到无可再减,而且会在一定时间因此增加其竞争的房屋外,对于其他一切房屋,竞争都会同样减少,其结果是一切竞争减少的房屋的租金都必会有多少下落。可是,因为减少的任何部分,至少在相当长时期内,不会影响建筑物租金,所以,其全部就必然要落在地皮租金上。因此,房租税最后的支付,一部分落在因为分担此税而不得不放弃其一部分便利的住户头上,另一部分落在因为分担此税而不得不放弃其一部分收入的地皮所有者头上。至于他们两者间,究竟以何等比例分担这最后支付,那也许是不容易断定的。大约在不同情况下,这种分配会极不一样;而且,随着这些不同情况,住户及地皮所有者,会因此税而受到极不相同的影响。



              地租所有者由于此税所可能受到的不平等,完全是由于上述分担上偶然发生的不平等;但住户由于此税所可能受到的不平等,就除了分担上的原因以外,还有其他原因。房租对于全部生活费的比例,随财产的大小程度而不同。大约,财产最多,这种比例最大;财产逐渐减少,这种比例亦逐渐减低;直到财产最少时,这种比例最小。生活必需品是穷人支出的大部分。他们常有获得食物的困难,所以他们收入的大部分,都是花费在食物上。富者则不然。他们主要的收入,大都为生活上的奢侈品及虚饰品而花费掉;而豪华的居室,又最能陈饰他的奢侈品,显示他的虚荣。因此,房租税的负担,一般是以富者为最重。这种不平等,也许不算不合理。富者不但应该按照收入比例为国家提供费用,而且应该多贡献一些,难道可以说这是不合理的吗?



              房租在有些方面,虽与土地地租相似,但在一个方面,却与土地地租完全不同。土地地租的支付,是因为使用了一种有生产力的东西,支付地租的土地,自己产生这种地租。至于房租的付给,却因为使用了一种没有生产力的东西。房屋乃至房屋所占的地皮,都不会生产什么。所以,支付房租的人,必须由其他与房屋绝不相关的收入来源中提取所需的款。只要房租税是落在住户身上,它的来源必与房租本身的来源相同,而必由他们的收入来支付,不管这收入是来自劳动工资、资本利润或土地地租。只要房租税是由住户负担,它就是这样一种税,即不是单独加在哪种收入来源上,而是无区别地加在上述一切收入来源之上,在一切方面都与任何消费品税有同一的性质。就一般而论,恐怕没有哪种费用或消费,比房租更能反映一个人费用的奢俭。对这种特殊消费对象按比例征税,也许所得收入,会较今日欧洲任何其他税收为多。不过,房租税如定得太高,大部分人会竭力避免,以较小房屋为满足,而把大部分费用移转于其他方面。



              采用与确定普通地租所必须采用的方法,对确定房租就容易做到十分正确的地步。无人居住的房屋,自当免税。如果对它征税,那税就要全部落在房屋所有者身上,使他为不给他提供收入也不给他提供便利的东西完税。假设所有者自己居住,其应纳税额,不应当以其建筑费为准,而应按房屋如果要是租给别人所能得到的租金为准。假若依其建筑所费为准,那每镑三先令或四先令的税,再加上其他项税捐,就几乎会把全国的富户大家全部毁掉,并且,我相信,其他一切文明国如果都这样做,也都会得到同一结果。不论是谁,只要他留心考察本国若干富户大家的城中住宅及乡下别墅,他就会发现,如按这些地宅的原始建筑费百分之六点五或百分之七计算,他们的房租,就将近要等于他们地产所收的全部净租。他们所建造的宏壮华丽的住宅,虽积数代的经营,但与其原费相比,却仅有极少的交换价值。



               与房租比较,地租是更妥当的征税对象。对地租征税,是不会抬高房租的。那种税将全由地皮所有者负担。地皮所有者总是以独占者自居,对于地皮的使用,尽可能地要求最大的租金。其所得租金是多是少,取决于竞相争用地皮的人是贫是富,换言之,取决于他们能够出多少来满足其对一块地皮的爱好。在一切国家,争用地皮的有钱人,以在首都为最多,所以首都的地皮常能得到最高的租金。不过,竞争者的财富不会因地皮税而有所增加,所以他们对于使用地皮,亦不愿出更多的租。地皮税是由住户垫支,或是由地皮所有者垫支,无关紧要。住户所必须付纳的税愈多,所愿付的地皮租就愈少。所以地皮税的最后支付,完全要落在地皮所有者身上。无人居住的房屋当然不应该收地皮税。



               在许多场合,地皮租及其他普通土地地租,同为所有者不用亲自劳神费力便可享得的收入。因此,把他这种收入提出一部分充当国家费用,这对于任何产业,都不会有妨害。与未征税以前相比,地皮征税以后,社会土地劳动的年产物,即人民大众的真实财富与收入是不会变样的。这样看来,地皮租及其他普通土地地租,就是最宜于负担特定税收的收入了。



               单在这方面,地皮租甚至比普通土地地租更适合作为特定税的对象。因为在许多场合,普通土地地租至少是部分归因于地主的关注和经营。地租税过重,足以构成一种妨害。地皮租则不然。地皮租就其超过普通土地地租的数目来说,完全是由于统治者的良好治理。它由于保护了全体人民或若干特殊居民的产业,使这些居民能对其房屋所占地皮,支付大大超过其实际价值的租金,或者说,使这些居民能对地皮所有者所偿付的比使用地皮可能遭受的损失更多。对于国家良好治理而存在的资源,课以特别的税,或使其纳税多于其他大部分收入资源以支援国家的费用,那是再合理不过的。



               欧洲各国虽然大都对房租课税,但就我所知,没有一国把地皮租视为另一项税收的对象。税法设计者,对于确定房租中什么部分应归地皮租、什么部分应归建筑物租,也许曾感到几分困难。然而要把它们彼此区分,毕竟不是什么困难。



                在英国,有所谓年土地税,照这种税法,房租税的税率应该是和地租税的税率相同。各不同教区和行政区,征收此税所定的评价,两者的税率常为一样。那在原来已是极不公平,现今依然如此。就全国大体来说,此税课在房租上的,依然比课在地租上的要轻一些。仅有少数几个地区,税率原来很高,而房租又稍稍低落,据说,每镑三先令或四先令的土地税,与实际房租的比例相等。无人居住的房屋,法律虽规定要纳税,而在大多数地区,估税吏特准免除了。这种免除,有时引起某些特定房屋的税率的小变动,但全地区的税率总是一样。房屋建筑修理,租金有增加,房租税却无增加,这就使特定房屋的税率,发生更大的变动。



                在荷兰领土内,所有房屋,不管实际房租多少,也不管有人住着还是空着,一律按其价值,课税百分之二点五。对于无人居住的房屋,即所有者不能由此取得收入的房屋,也勒令纳税,尤其是纳那么重的税,未免苛刻。荷兰的市场利息率,普通不过百分之三,对于房屋的整个价值,课百分之二点五的重税,那在大多数场合,就要达到建筑物租金三分之一以上,或达到全部租金三分之一以上。不过,据以征税的评估,虽极不平等,但大都在房屋的实际价值以下。当房屋再建、增修或扩大时,就要重新评价,其房租税即以此新评价为准。



                英国各时代房屋税的设计者,似乎都有这个想法,即要相当正确地确定各房屋的实际房租是非常困难的。因此,他们规定房屋税时,就根据一些比较明显的事实,即他们认定在大多数场合对房租保有相当比例的事实。



                最初,有所谓炉捐,每炉取两先令。为要确定一房屋中究竟有几个炉,收税吏有挨家挨户调查的必要。这种讨厌的调查,使这种税成为一般人讨厌的对象。所以,革命后不久,即被视为奴隶制度的标志而废除了。



                 第二种是对于每住屋课以两先令的税。房屋有十扇窗,增课四先令,有二十窗乃至二十窗以上,增课八先令。此税后来大有改变。凡有窗二十乃至三十以下的房屋,课十先令;有窗三十乃至三十以上的房屋,课二十先令。窗数大抵能从外面计算,无论如何,总不必侵入各私人的内室。因此,关于这种税的调查,就没有炉捐那样惹人讨厌了。往后,此税又经废止,而代以窗税。窗税设立后,亦曾有几次变更和增加。到今日(1775年1月)实行的窗税是英格兰每屋三先令,苏格兰每屋一先令以外,另对每个窗户课税。税率是逐渐上升的,在英格兰,由对不到七窗的房屋所课最低两便士的税,升至对有二十五窗乃至二十五窗以上的房屋所课最高两先令的税。



                这各种税惹人反对的地方,主要在于不公平。而其中最坏的,就是它们加在贫民身上的,往往比加在富者身上的,反而要重些。乡间市镇上十镑租金的房屋,有时比伦敦五百镑租金房屋的窗户还要多。不论前者的住户怎么穷而后者的住户怎么富,但窗税既经规定下来,前者就得负担较多的国家费用。因此,这类税就直接违反前述四原则的第一原则了。不过,对于其他三原则,倒还不见得怎样违背。



                窗税乃至其他一切房屋税的自然趋势是减低房租。很显然,一个人纳税愈多,他所能负担的房租就愈少。不过据我所知,英国自窗税施行以来,据统计所有市镇乡村的房屋租金,都多少提高了一些。这是因为各地房屋需求的增加,使房租提高的程度超过了窗税使其减低的程度。这一事实可以证明,国家繁荣程度已经增大,居民收入已经增多。假设没有窗税,房租也许是会提得更高的。



留言者信息

随缘人 留言于: 2019-10-14 9:30:00

随缘人



主题: 2019年10月14日(周一)将进行新股申购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渝农商行:申购代码:780077,申购价格:7.36元/股,申购上限:40.70万股。



留言者信息

小小溪 留言于: 2019-10-13 20:58:00

小小溪



主题: 早茶新闻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周小川:有些人充满热情做普惠金融 却不顾风险管理
https://finance.sina.com.cn/money/bank/bank_hydt/2019-10-12/doc-iicezzrr1699781.shtml


澳门证交所真要来?方案已上报中央
http://finance.sina.com.cn/zt_d/amzjs/


10天5家美国券商宣布免费 国内券商会否跟进?
https://finance.sina.com.cn/stock/quanshang/qsyj/2019-10-12/doc-iicezuev1575299.shtml


车市"寒冬"下"金九银十"已过半 市场"严寒"依旧
https://finance.sina.com.cn/roll/2019-10-12/doc-iicezuev1582895.shtml



留言者信息

周密 留言于: 2019-10-11 15:09:00

周密



主题: ——+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600704 物产中大 卖出 5.680 * 3000

勿仿


留言者信息

春草 留言于: 2019-10-11 14:33:00

春草



主题: 平安银行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平安银行,一路上行,又刷下跌以来新高



米粒: (2019-10-11 22:30:00) ——

14块时我把它换成交行。

结果交行跌了五个点。





留言者信息

正一 留言于: 2019-10-11 11:26:00

正一



主题: 中午30分 国富论 (74)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上述那种管理制度,一方面也许可以免除由于不确定性而给纳税者带来的压迫与不便;另一方面,在土地的一般经营上,也许又可由此引进一种对全国土地的一般改良及良好耕作的计划或政策。

土地税随地租的变动而变动,其征收费用,无疑较额定税要多。因为,在这种制度下,不得不在各地多设登记机构,而当地主决定自耕其土地时,就需重新评定该地的地租,而两者都要增加费用。不过,这一切费用,大抵都很轻微,远比征收其他赋税的支出要低,而后者和土地税所提供的收入相比又是相当小的。



                 对可变土地税提出反对的最重要的理由是,它可能会阻碍耕地改良。因为,如果统治者不分摊改良的费用,那么地主就不太愿意从事土地的改良。然而,就是这种阻碍,也许能有办法免除。要是在地主进行改良土地之前,允许其会同收税官吏,依照双方共同选择的邻近地主及农夫各若干人的公平裁定,确定土地的实际价值,然后在一定年限内,依此评价征税,使其改良所费能完全得到赔偿,这样他就没有什么不愿改良土地了。这种赋税的主要利益之一,在于使统治者为自身收入的增加,而留心土地的改良。所以,为赔偿地主而规定的上述期限,只应求达到赔偿目的,不应定得太长;如地主享受这利益的时间太长,那就恐怕会大大阻碍统治者的这种注意了。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与其把那期限定得太短,却不如定得略长一些。因为,促进统治者留意农事的刺激虽再大,也不能弥补哪怕是最小的阻碍地主改良土地的动机。统治者的注意,至多只能在极一般的极广泛的考虑上,看怎样做才有利于全国大部分土地的改良。至于地主的注意,则是在具体地详细地考虑,看怎样才能最有利地利用他的每寸土地。总之,统治者应在其权力所及范围内,以种种手段鼓励地主及农夫关注农事,就是说,使他们两者能依自己的判断及自己的方法,追寻自己的利益;让他们能最安全地享受劳动的报酬;并且,在领土内设置最便利最安全的水陆交通设施,使他们所有的生产物有最广泛的市场,同时可以自由无阻地输往其他各国。



                  假若这种管理制度,能使土地税不但无碍于土地的改良,而且对土地改良有所促进,那么土地税除了无可避免的纳税义务以外,就不会叫地主感到任何的不便。

社会状态无论怎样变动,农业无论怎样进步或退步,银价无论怎样变动,铸币标准无论怎样变动,这样一种赋税就算不加任何注意就能自然地很容易地与实际情况相适应。而且在这些变动下,都会显得公平合理。所以。最适当的办法,不是把它定为一种按某种评估来征收的土地税,而是把它定为一种不变的规定,或所谓国家的基本法。



                   有的国家,不采用简单明了的土地租约登记法,而不惜多费劳动力,实行全国土地丈量。它们这样做,也许因为怕出租人和承租人会伙同隐蔽租约的实际情况,以骗取公家收入。所谓土地丈量册,似乎就是这种非常准确的丈量的结果。



                  在以前普鲁士国王的领土内,征收土地税,都以实际丈量及评价为准,随时丈量,随时变更。依当时的评价,对普通土地所有者,征收其收入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二十五的税,对教士们征收其收入百分之四十至百分之四十五的税。西里西亚土地的丈量及评价,是依现任国王的命令施行,据说非常精确。按这一评价,属于布勒斯洛主教的土地,征其地租百分之二十五;新旧两教教士的其他收入,则取其百分之五十。条顿骑士团采邑及马尔达骑士团采邑,均收百分之四十。贵族保有地,为百分之三十八点三三,平民保有地,则为百分之三十五点三三。



                   按照一般丈量及评价而定的土地税,其开始虽很公平,但实行不多久,就必定变为不公平。为防止这一弊端,政府要不断地耐心地注意国内各农场的状态及其产物的一切变动。普鲁士政府、波希米亚政府、沙廷尼阿政府以及米兰公国政府,实际上都曾非常注意。不过,这种注意很不适于政府的性质,所以很难持久,即使能长久注意下去,久而久之,不但对纳税者无所助益,而且会引起更多的不便。



                   据说,在1666年,芒托本税区所征收的税赋,是以极精确的丈量及评价为准的。但到了1727年,这税却变得极为不公平了。为矫正这种弊病,政府没有其他办法,只得对全区征收了一万二千利弗的附加税。这项附加税,虽按规定要加在一切依照旧的估定税额征收贡税的地区,但事实上只加在实际上纳税过少的地方,用以补贴实际上纳税过多的地方。比如现在有两个地区,一个地区按实际情况应征税九百利弗,另一个地区应征税一千一百利弗。而按旧的估定税额,两者均征税一千利弗。在征收附加税后,两者的税额,都定为一千一百利弗。但要纳附加税的,只限于此前纳税少的地区;此前纳税多的地区,则由此附加税给予救济。所以后者所交纳的不过是九百利弗。附加税既完全用以救济旧估定税额上所生的不公平,所以,对政府毫无得失可言。不过,这种救济方法的运用完全是凭税区行政长官的裁夺,所以,在很大程度上是独断专行的。



不与地租成比例而与土地生产物成比例的赋税



                  土地生产物的赋税,实际就是土地地租的赋税。这一赋税,起先虽由农民垫支,结果仍由地主付出。当生产物的一定部分作为赋税付出时,农民必尽其所能计算这一部分逐年的大体价值究竟有多少,于是从他既经同意付给地主的租额中,扣除相当的数目。向教会缴纳的什一税,就是这类赋税。农民交出年产物,而不预先估算其逐年大抵价值,那是不可能的。



                  什一税及其他一切类似土地税,表面看似乎十分公平,其实极不公平。在不同情况下,一定部分的生产物,实际上等于不相同部分的地租。极肥沃的土地,往往产有极丰富的生产物;那生产物只需一半,就够偿还农耕资本及其普通利润,另一半,或者另一半的价值,在无什一税的场合,是足够提供地主的地租的。但是,租地者如把生产物之十分之一付了什一税,他就必须要求减少地租五分之一,否则,他的资本及利润,就有一部分没有着落。在这种情况下,地主的地租,就不会是全生产物的一半,而只有十分之四了。至于贫瘠土地,其产量有时是那么少,而费用又那么大,以致农家资本及其普通利润的偿还,需用去全生产物的五分之四。在此情况下,即使不收什一税,地主所得地租,也不能超过全生产物的五分之一。如果农民又把生产物的十分之一付了什一税,他就要从地租减除相等的数额,这样,地主所得,就要减到只相当于全生产物的十分之一了。在肥沃土地上,什一税往往不过每镑五分之一或四先令的税,而在较贫瘠土地上,什一税有时要等于每镑二分之一或十先令的税。



                  什一税是加在地租上的极不公平的赋税,因此对于地主改良土地及农夫耕种土地,常常是一大妨碍。教会不支出任何费用,却要分享如此大的利润。这样一来,地主就不会进行那些最重要的花费最大的的各种改良;农民也不肯种植那最有价值大抵也就是最多费用的谷物。欧洲自什一税实施以来,栽培茜草的国家只有荷兰联邦,因为那里是长老教会国家,没有这种恶税,并享有生产这种有用染料的垄断权。最近英格兰亦开始栽培茜草了,这就因为法律规定种茜草地每亩只征抽五先令,以代替什一税。



                 亚洲有许多国家,正如欧洲大部分地方的教会一样,其主要收入,都依靠征收土地税,这种土地税不与土地地租成比例而与土地生产物成比例。中国帝王的主要收入,由帝国一切土地生产物的十分之一构成。不过,这所谓十分之一是从宽估计的,据说许多地方还没有超过普通生产物的三十分之一。印度未经东印度公司统治以前,孟加拉回教政府所征土地税,据说约为土地生产物的五分之一。古代埃及的土地税,据说也为五分之一。



房租税



                 房租可以区分为两个部分:其一,或可称为建筑物租金;其二,通常称为地皮租金。



                 建筑物租金,是建筑房屋所花费资本的利息或利润。为使建筑业与其他行业立于同一水准,这种建筑物租金,就必须:第一,足够支给建筑业者一种利息,相当于他把资本对确实抵押品贷出所能得到的利息;第二,足够他不断修理房屋,换句话说就是他在一定年限内能收回其建筑房屋所费的资本。因此,各地的建筑物租金,或建筑资本的普通利润,就常受货币的普通利息的支配。在市场利率为百分之四的地方,建筑物的租金,如除去地皮租金后,尚能提供相当于全部建筑费用的百分之六或百分之六点五的收入,那建筑者的利润就算是足够了。在市场利率为百分之五的地方,就也许要提供相当于全部建筑费的百分之七或百分之七点五的建筑者利润,才算是足够的。利润既与利息成比例,如果建筑业的利润,在任何时候超过上述比率过多,则其他行业上的资本,将会有很多移用到建筑业上来,直至这方面的利润降到它正当的水平为止。反之,如果建筑业的利润,在任何时候低于该比率过多,则这方面的资本立即会移用到其他行业上,直至建筑业利润再抬高到原来的水平为止。



                全部房租中,凡超过合理利润的部分,自然归作地皮租金。在地皮所有人与房屋所有人是两个不同的人的情况下,这部分大抵要全数付与前者。这种剩余租金,是住户为房屋所提供的某种真实或想象的利益而付给的代价。在离大都市遥远和可供选择建筑房屋很多的地方,那里的地皮租金,就几乎等于零,或比那地皮用于农业的场合所得不会更多。大都市附近的郊外别墅,其地皮租金有时就昂贵得多。至于特别便利,或周围风景佳美的位置,不待说,那是更加昂贵。在一国首都,尤其是在对房屋有最大需要的特别地段内(不问这需要是为了营业,为了游乐,或只为虚荣和时尚),地皮租金大都是最高的。



留言者信息

小小学生 留言于: 2019-10-11 5:57:00

小小学生



主题: 辽宁成大

论坛编辑查看   发送短信   回复留言


现超级乌龙?辽宁成大、中国中车披露的中华保险业绩存6亿差额。同花顺。


分页 [1][2][3][4][5][6][7][8][9][10] [上一页] [下一页]   [发新贴]